当前位置: 6165.com > 古典文学 > 正文

封神演义: 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

时间:2019-11-03 16:45来源:古典文学
宫 三叩玄关礼大仙,贝宫珠阙自天然;翔鸾对舞瑶阶下,驯鹿呦鸣碧槛前。无限干戈从此肇,许多诛戮自今先;周家旺气承新命,又有西方正觉缘。 话说龙吉公主被火灵圣母一剑,砍


  三叩玄关礼大仙,贝宫珠阙自天然;翔鸾对舞瑶阶下,驯鹿呦鸣碧槛前。无限干戈从此肇,许多诛戮自今先;周家旺气承新命,又有西方正觉缘。
  话说龙吉公主被火灵圣母一剑,砍伤胸膛,大叫一声,拨转马望西北逃走:火灵圣母追赶有六七十里方回。这一阵洪锦折兵一万有馀,胡升大喜,迎接火灵圣母进关。却说龙吉公主,乃蕊宫仙子;今坠凡尘,也不免遭此一剑之厄。夫妻带伤而逃,至六七十里,方才收集败残人马,立住营寨;忙取丹药敷搽,一时即愈,忙作文书申姜元帅请救兵。且说差官赍文书至子牙大营,子牙正坐,忽报:“洪锦遣官辕门等令。”子牙令人来。差官进营叩头,呈上文书,子牙展开:
  “奉命东征佳梦关副将洪锦顿首百拜,奉书谨启大元帅麾下:末将以樗栎之才,谬膺任重, 惧恐有不能以克负荷,有伤元帅之明。自分兵抵关之日

姜子牙三路分兵

诗曰:

丞相兴兵列战车,虎贲将士实堪夸。诸侯鼓舞皆忘我,黎庶歌讴尽弃家。

剑戟森罗飞瑞彩,旌旗掩映舞朝霞。须知天意归仁圣,纵有征诛若浪沙。

话说准提道人上岭,大呼曰:“请孔宣答话!”少时,孔宣出营,见一道人来得蹊跷。怎见得,有偈为证,偈曰:

身披道服,手执树枝。八德池边常演道,七宝林下说三乘。顶上常悬舍利子,掌中能写没文经。飘然真道客,秀丽实奇哉。炼就西方居胜境,修成永寿脱尘埃。莲花成体无穷妙,西方首领大仙来。

话说孔宣见准提道人,问曰:“那道者通个名来!”道人曰:“我贫道与你有缘,特来同你享西方极乐世界,演讲三乘大法,无罣无碍,成就正果,完此金刚不坏之体,岂不美哉!何苦与此杀劫中寻生活耶?”孔宣大笑曰:“一派乱言,又来惑吾!”道人曰:“你听我道。我见你有歌为证,歌曰:

功满行完宜沐浴,炼成本性合天真。天开于子方成道,九戒三皈始自新。脱却羽毛归极乐,超出凡笼养百神。洗尘涤垢全无染,返本还元不坏身。”

孔宣听罢大怒,把刀望道人顶上劈来。准提道人把七宝妙树一刷,把孔宣的大杆刀刷在一边。孔宣忙取金鞭在手,复望准提道人打来。道人又把七宝妙树刷来,把孔宣的鞭又刷在一边去了。孔宣止存两只空手,心上着急,忙将当中红光一撒,把准提道人撒去。燃灯看红光撒去了准提道人,不觉大惊。只见孔宣撒去了准提道人,只是睁着眼,张着嘴,须臾间,顶上盔,身上袍甲,纷纷粉碎,连马压在地下,只听得孔宣五色光里一声雷响,现出一尊圣像来,十八只手,二十四首,执定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如持神杵、宝锉、金铃、金弓、银戟、旛旗等件。准提道人作偈曰:“

宝焰金光映日明,西方妙法最微精。千千璎珞无穷妙,万万祥光逐次生。加持神杵人罕见,七宝杯中岂易行。今番同赴莲台会,此日方知大道成。”

且说准提道人将孔宣用丝绦扣着他颈下,把加持宝杵放在他身上,口称:“道友,请现原形!”霎时间,现出一只目细冠红孔雀来。准提道人坐在孔雀身上,一步步走下岭,进了子牙大营。准提道人曰:“贫道不下来了。”欲别子牙。子牙曰:“老师大法无边。孔宣将吾许多门人诸将不知放于何地?”准提问孔宣曰:“道友今日已归正果,当还子牙众将门人。”孔雀应曰:“俱监在行营里。”准提道人对子牙说过,别了燃灯,把孔雀一扑,只见孔雀二翅飞腾,有五色祥云紫雾盘旋,径往西方去了。

且说子牙同韦护、陆压,领众将至孔宣行营,招降兵卒。众兵见无头领,俱愿投降。子牙许之,忙至后营,放众门人。诸将等出来,至本营拜谢子牙、燃灯毕。次日,崇黑虎等回崇城。燃灯、陆压俱各归山。杨戬仍催粮去讫。子牙传令:“催动人马。”大军过了金鸡岭,一路无词,兵至汜水关。探马报入。子牙传令安营,在关下札住大寨。怎见得:

营安胜地,寨背孤虚。南分朱雀北玄武,东按青龙西白虎。提更小校摇金铃,传箭儿郎擒战鼓。依山傍水结行营,暗伏强弓百步弩。

子牙升帐坐下,将正印佥哪咤为先行,把南宫适补后哨,住兵三日。

且说汜水关韩荣闻孔宣失机,周兵又至下关,与众将上城,看子牙人马着实整齐。但见得:

一团杀气,摆一川铁马兵戈;五彩纷纷,列千杆红旗赤帜。画戟森罗,轻飘豹尾描金五彩旛;兵戈凛冽,树立斩虎屠龙纯雪刃。密密钢锋,如列百万大小水晶盘;对对长枪,似排数千粗细冰淋尾。幽幽画角,犹如东海老龙吟;唧唧提铃,酷似檐前铁马响。长弓初吐月,短弩似飞凫。锦帐团营如密布,旗旛绣带似层云。道服儒巾,尽是玉虚门客;红袍玉带,都系走马先行。正是:子牙东进兵戈日,我武惟扬在此行。

韩荣看子牙大营,尽是大红旗,心下疑惑。韩荣下城,在银安殿与众将官修本,差官往朝歌告急;一边点将上城,设守城之法。

且说子牙在中军正坐,有先行官哪咤进前言曰:“兵至关下,宜当速战。师叔住兵不战,何也?”子牙曰:“不可。吾如今三路分兵:一路取佳梦关;一路取青龙关;佥二位总兵以取二关,非才德兼全、英雄一世者不足以当此任。吾知非黄将军、洪将军不可。”二将至前。子牙曰:“二位可拈一阄,分为左右。”二将应喏。子牙把二阄放在桌上,只见黄飞虎拈的是青龙关;洪锦拈的是佳梦关。二将各挂红簪花,每一路分兵十万。黄飞虎的先行是邓九公;黄明、周纪、龙环、吴谦、黄飞豹、黄飞彪、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太鸾、邓秀、赵升、孙焰红,择吉日祭旗,往青龙关去了。洪锦的先行是季康;南宫适、苏护、苏全忠、辛免、太颠、闳夭、祁恭、尹籍,分兵十万,往佳梦关去了。离了汜水关,一路上浩浩军威,人喊马嘶,三军踊跃,过了些重山重水,县府州衙,哨马报入中军:“前至佳梦关了。”洪锦传令安营。立了大寨。三军吶喊,洪锦升帐,众将参谒。洪锦曰:“兵行百里,不战自疲。俟次日谁先取关走一遭?”季康应声:“愿往。”洪锦许之。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封神演义: 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