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古典文学 > 正文

诗经: 颂·【6165.com】周颂·闵予小子之什·酌

时间:2019-11-17 08:01来源:古典文学
於铄王师!遵养时晦。时纯熙矣,是用大介。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於皇武王!无竞维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题解

  於铄王师!遵养时晦。时纯熙矣,是用大介。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於皇武王!无竞维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

  [题解]

  [题解]

  歌颂武王伐商而有天下,建立丰功伟绩。为《大武》乐歌第五章。

  歌颂周武王消灭殷商的功业。为《大武》乐歌第二章。

  [注释]

  [注释]

  1、於(呜wū)、铄(朔shuò):《集传》:“於,叹辞。铄,盛。”

  1、於(呜wū)皇:《集传》:“於,叹辞。皇,大。”

  2、时晦:不利之时。《毛传》:“遵,率。养,取。晦,昧也。”《正义》:“率此师以取是晦昧之君,谓诛伐以定天下。”

  2、刘:杀;征伐。《毛传》:“刘,杀。”《郑笺》:“举兵伐殷而胜之,以止天下之暴虐而杀人者。”

  3、纯熙:明亮。《郑笺》:“纯,大。”《集传》:“熙,光。”《通释》:“《尔雅o释诂》:”介,善也。‘大介,即大善,大善,犹大祥也。“

  3、耆(纸zhǐ):致使;达到。《毛传》:“耆,致也。”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诗经: 颂·【6165.com】周颂·闵予小子之什·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