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古典文学 > 正文

《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如何解读,给我们什么启

时间:2019-11-17 08:01来源:古典文学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问:《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如何解读,给我们什么启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问:《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如何解读,给我们什么启示?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斲。夫代大匠斲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6165.com 1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是对强权统治者的愤怒斥责。不道之世,人们“狎其所居”,“厌其所生”,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谁还害怕统治者用死亡来威胁呢?如果天下有道,政治清明,世界太平,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美满,自然都重生畏死。在这样的社会里,倘若再出现兴兵作乱、危害人民利益的人,我就可以逮捕并依法杀死他。这样一来,谁还敢与人民作对呢?

《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内容如下:

  从“以奇用兵”来看,“为奇者”是指以非常手段聚众闹事或者从事军事政变、篡夺国家权力的人。在一个真正民主法治的国度里,“为奇者”则是违法背道、与人民为敌的人,所以,必须依法严惩。吾:最高统治者。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者矣。

  常有司杀者杀,

我来试着为大家解读,欢迎大家拍砖。

  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

这一章首先提出对暴力统治和权力镇压的一种批判。

  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假使民不畏死,那么你用死亡作为恐吓威胁的手段,又能怎样呢?假使人民常常害怕死亡,因而就借助暴力恐吓的手段来控制人民以驱使,做出这样使人惊奇的事的人,我一定要捉住他并杀了他。

  常:恒常、不变。司杀者:指代司法机关。大匠:在某一方面有造诣的人。这里,“大匠”和“斫”相连,说明大匠就是精通木工的木匠。老子称神圣的法律为“朴”,而朴的原意为“没有人为雕琢的大木头”,所以,这里的“大匠”是指精通法律的人。斫:用刀斧砍(木头)。

孰敢?老子在此发出一声巨大的反问。

  惩办“为奇者”,一定要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如果统治者取代了司法机关的职能,就是用手中的权力代替了神圣的法律,是权大于法。那些以权代法的人,很少有不伤及权力的。

谁敢做这样以暴制民的事呢,意思是谁要是觉得自己有控制他人生死的权力,那就太狂妄了。为什么呢?因为“常有司杀者杀”。什么意思呢?

  手:代表权力。统治者的权力如果超出了宪法所规定的职责范围,到处乱伸手,显神通,示尊贵,势必危及权力。

6165.com,谁是司杀者呢?

  为什么“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呢?这是因为,在一个真正民主法治的国家里,国家的立法权属于人民,人民要用法律来规定和限制统治者的权力。无视法律的统治者就是无视人民,这是人民所不允许的。

这就将问题引入深层次去了。世间万物万民的生死果真是权力统治者可以掌控的吗?其实并不是。万物所以生,是由于道的缘故,一切皆从道生,万物所以死,也是由于道的缘故,万物死归于道。所以执万民之生死者,是道,是天,是宇宙的太虚之气,万物得气则生,气散则死,这是自然的规则,人哪里有随意处置他人生死的权利呢!所以啊,那些以暴力来夺取非分的权力的人,其实是不明大道的狂愚之徒罢了。换句话说,明白大道的人,谁敢做这样狂妄的事呢。

  本章是老子三权分立的政治思想。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各自独立,是民主法治的重要保障,否则,统治者就会滥用职权,以权代法,将势必重新走上“以智治国”的道路。

可是就是有这样的狂徒,就要去做这样的事,要代替天道来执掌人的生死,以此谋取个人的种种私利,以干扰自然的平衡状态。这些违反天道以自为的狂徒就像是代替大匠来砍伐的人。所谓的“大匠”,当然不是一般的工匠,大匠就是大道,只有大道是真正执掌生死的那个力量,而人只是一个代表而已。

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就是人终究还是可以杀人,确实有这样的行为,那怎么能知道杀人的人的意志不正是道的意志呢?这里就要探讨道的意志究竟是什么了。既然一切从道生,道生一,一生二,二为阴阳,阴阳既有生的一面,也有死的一面,既有包容含藏的一面,也有杀伐决断的一面。这杀的力量本来也属于道,而世间万物都是道的傀儡而已,焉知杀的意志不从道出呢?所以就引出了最后一句话来作为解答。

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者矣。

你认为你可以代替道来执掌生死,那就要做好准备。因为天地间原有司杀的神,人民之中也自然有司杀之人,但是当你处在这样的位置上的时候,就要明白,这是最危险的一个位置。就像拿着最锋利的武器的人,一不留神就会伤到自己。同样的,执掌生死的人,如果不能仔细谨慎的考察人情,不能慈悲育物,那么你很容易就会处分过情。而当你对一个不当用死刑的人用了死刑,那么你的祸患也就埋在因果之中了,你必然将那暴力引向自身。

至此,关于暴力,老子已经全部说完了。道常无为,万物生灭不已,你要使用暴力,你自己就会成为暴力的牺牲品。而你行于仁慈,那么暴力其实根本不会伤害到你,也就是回到第一句,行于仁慈的人,心地广大而无畏,那么你岂能用暴力恐吓住他呢。

仁慈,是这一章没有说出的隐语。也是这一章的答案。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道德经》第七十四章如何解读,给我们什么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