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古典文学 > 正文

6165.com小姑奶奶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时间:2019-12-01 06:25来源:古典文学
故事梗概:村女姜腊月在自家院子磨刀嚯嚯引起爹娘的恐慌。之后她恼怒地拎着菜刀直奔男友赵亮的家,此举引起村民的警觉并报了警。院被打门开,她手中的刀鲜血滴落……原来是男

故事梗概:村女姜腊月在自家院子磨刀嚯嚯引起爹娘的恐慌。之后她恼怒地拎着菜刀直奔男友赵亮的家,此举引起村民的警觉并报了警。院被打门开,她手中的刀鲜血滴落……原来是男友赵亮不辞而别,她杀上门来只是为宰鸡泄愤。一场虚惊过后,腊月爹娘担心女儿想不开而引发意外,就安排她投奔在岩城当交通局副局长的族亲姜和平。姜和平与腊月没出五服的近亲,按辈份他应该称姜腊月为小姑奶奶。腊月本想让姜和平帮助找份合适的工作,但由于姜和平妻子——师专教师高雅茹怀孕在身,无法应付家务,于是,腊月便留在他们家做了保姆。腊月纯真透明、善良热心。在别人看来甚至热心过了头,有点“二”。她常常不按套路出牌,面对众多的突发事件,往往能以看似另类的、或是不靠谱的方式完美解决。在公交车上和与她男友同名的小偷赵亮大打出手,将其咬伤后送交派出所;还因热心救助病危老人而结识了纪委干部,为她日后帮助姜和平化解危机埋下伏笔;她歪打正着地救了轻生的邻居后,引发日后的多次机缘;因可惜音乐会高票价而将其偷偷低价卖掉,再将票款充入姜家的伙食费里;她在早点摊上偶遇无人赡养的老人,在老人放弃法律援助后,她便教唆老人的孙子实施苦肉计,最终让老人有了归宿;她以放鸽子的手段放跑了饭店门口的待杀之狗,因为没钱赔偿而甘愿留在饭店打短工,以弥补对方的损失;腊月受姜和平父亲之托,时刻关注并约束身为干部的姜和平,以免他犯错误。怀抱“尚方宝剑”的她便不拿自己当外人地融入了姜家的生活。为阻止姜和平频繁的外出应酬,防止他出轨犯生活错误,腊月趁其酒醉之时偷偷地给剃花了头发;不法商家趁姜和平不在家时对他行贿并录像为证,腊月背着姜家人独断专行地将钱送通过认识的纪委干部上交组织,巧妙地化解了不法商家对姜和平的陷害危机。她利用有限的线索寻找失踪的男友,并巧妙地混进传销团伙的驻地。被扣押后又能机智脱身,而且索回了男友被骗的钱财。虽然许诺对方不报警,但嫉恶如仇的她还是帮助警方捣毁了传销团伙。生活中的腊月伶牙俐齿、憨趣幽默,又生冷不忌。看似信口开河,实际是有备而出。她会厨艺,还能喝酒,可以与姜家人酒后称兄道弟,而平时又倚仗小姑奶奶辈份,舍人大名,直呼绰号。她不拿自己当外人,善以主人自居,往往擅作主张。为了姜家未来的孩子,她甚至将名人书法换成胖娃娃画像。对其所作所为,姜和平是既怵她,而又依赖她,常常被她搞得哭笑不得,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每次都是小姑奶奶主动权在握。对待外人外事的处理方式也是如此。腊月爱憎分明、愠火适中,对弈时往往妙语连珠、狡黠无穷,让人无法反击。腊月用北方村姑特有的野蛮魅力和狡猾的智慧化解了道道难题,不仅使身居官场的姜和平摆脱于恶人的陷害,也让自身获取了应有的爱情之果。返回乡下家中的腊月又在院子磨刀嚯嚯,她的爹娘又开始为她担忧。当然这种担忧是多余的——腊月这次磨刀是为宰杀自家的鸡,她要招待逃脱“虎口”的男友赵亮。“小姑奶奶”是北方众多纯真、善良、智慧女子的结合体。全剧立体地展现了一个淳朴、未受世俗沾染的农村少女形象,故事首尾呼应,情节起于波澜,但归于平静。处处有伏笔,令人欲罢不能。

小时候曾听本家的一位老人说过这样一件事:老奶奶年青时有一次在外边干完活回家在家门口遇上个邻居,说话说得投机不免多说了几句,转身再想进家门时不料院门被闩住了(想必是我老爷爷嫌她干完活后不马上回家收拾家务却在街上扯闲篇,一气之下就悄悄地把门闩上不让她进来了)。她见推不开门就轻轻拍门并喊人开门,过了一会儿却没人应声,就只好在门口悄然垂手恭立。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大老奶奶在外边串门回来了,她走到门前轻轻唤了一声“老汉子快拿开门”,门应声而开,老奶奶就像个小丫环似地紧跟在大老奶奶身后敏捷地闪进了家门。(这让我不由地联想到了一种常见的场景,却不忍去说)。

老奶奶和爷爷的之间的情感因为有大老奶奶的存在而变得复杂起来:爷爷觉得他的亲娘还远不如他的嫡母(他喊娘娘)对他亲,亲娘虽然生了他却什么都不舍得给他还老是让他干这干那,而娘娘却很大方有好东西都留给他还很心疼他不让他干活。老奶奶也觉得她虽然生下了爷爷,但爷爷却成了别人的儿子,甚至是高她一等的小主人少东家。这就是从前一个妇女身为妾室的悲哀!

老奶奶任劳任怨委曲求全却依然受尽了别人(丈夫,正房,外人,甚自己亲生的儿子)的白眼,她心里的苦根本无法排解,无从倾诉(连自己亲生的骨肉都不理解她),也不敢对外人言语(非但毫无用处还会引火烧身)。

她终生都是十分勤劳的,进朱家大门之前受的苦且不说,进朱家之后名为妾实为婢同样也是历尽艰辛。嫁给老爷爷时她不过25岁,而当时老爷爷和大老奶奶都已年过四十,上世纪三十年代那时四十多岁的人就已然老迈了,据爷爷说他刚记事时我老爷爷不过才四十五六岁却已然老态龙钟脚步蹒跚了,大老奶奶年岁更长又是小脚更是不堪劳作。更何身为主父主母他们也不愿躬耕稼穑,因而平日的农活都落在老奶奶一个弱女子身上(农忙时是要临时雇人帮工的,但家里没有长工),她要拖着一双小脚像男人一样在田间地头不断穿梭耕种收获,因为老爷爷要带爷爷在家打理杂货铺(裕兴和号)的生意,还要不时挑了货郎担子赶集上店。当然后来家境没落(前期已经让老爷爷挥霍得差不多光剩皮壳架子了)无奈之下爷爷也早早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他后来常说“我8岁就扶犁耕种,十三四就背着全套犁耙家什牵着牲口上坡下地”。以当时的家境家里起码有十亩八亩的地,能下地干活的除了爷爷这个半大孩子,就只有老奶奶和我二姑奶奶(长爷爷七八岁)小姑奶奶(和爷爷孪生),我二爷爷我我爷爷小10岁就更不用提了。

插上几句说一下我老爷爷这个特殊家庭子女的情况:他与原配马氏(我大老奶奶)育有一女(我大姑奶奶)一子(我大爷爷,少亡无嗣);他的妾室王氏(我老奶奶)嫁入时带来原在杜家所育一女(我二姑奶奶),后来又为他生下一对孪生儿女(我爷爷和我小姑奶奶),最后又生下一子(我二爷爷)。这名义上的三子三女(其中包括一个继女)之间关系可谓复杂:前两个是原配所生(俗称“前窝”),后三个是妾室所生(俗称“后窝”),中间还有个带来的(俗称“拖油瓶”),他们之间有的同父异母,有的同母异父,也有的毫无血缘关系,却又有孪生姐弟。年龄则相差达36岁,我大姑奶奶和我老奶奶同岁且生日更靠前,小时候见大姑奶奶来走娘家和老奶奶同住见她满头白发比我老奶奶更显苍老。

其中老奶奶为老爷爷生下的三个子女都各自仅育有一子:我小姑奶奶有一子五女,我爷爷一子四女,我二爷爷一子六女。从前的人们都信奉多子多福都祈求人丁兴旺,同族老太太们因为公事(生死嫁娶)聚到一起赴宴坐席时总要互相攀比扒问有多少儿孙,每逢这样的场合老奶奶都会连声哀叹“俺那命苦啊,没点福啊,拉巴些儿女也都些独根子草啊!”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6165.com小姑奶奶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