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古典文学 > 正文

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 铁血网_历

时间:2019-12-01 06:25来源:古典文学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55军163师曾在3天5夜的时间里,4次攻打探某,最终歼灭顽敌,攻克了这个战略要地。在这个东线着名的攻坚战中,不仅步兵部队表现英勇,支援步兵作战的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55军163师曾在3天5夜的时间里,4次攻打探某,最终歼灭顽敌,攻克了这个战略要地。在这个东线着名的攻坚战中,不仅步兵部队表现英勇,支援步兵作战的55军坦克兵也大放异彩,涌现出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探某位于同登南侧约1千米,北面是平顶山鬼屯炮台和火车站,西面是339高地,西南是那敏西侧无名高地,东面是423高地。探某东侧有同登至谅山公路通过,西侧有同登至太原公路通过,西南侧有同登至谅山铁路通过,正是扼守交通要道的锁钥重地。探某附近有18个海拔280~300余米的土山,互相连接,山上茅草灌木丛生,多数土山上构筑有环形堑壕、交通壕等防御工事。另有两条简易公路贯穿于土山之间。探某阵地群及周围据点群是越军守卫同登的核心阵地,构成了一个工事坚固、火力密集、互相应援的环形防御体系。

战前,我军估计探某守军为越军第3师12团的1个加强连。但实际上,防守探某阵地群的是越军第3师12团4营、2团1营和第3师高炮营,共计2个步兵营和1个高炮营。越军凭借探某周围的18个高地严密设防,以85加农炮、37高射炮、无坐力炮、60迫击炮、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形成交叉火力,斜射、侧射、倒打,步步阻击。加上探某阵地群构筑了大量地堡、“A”字型掩蔽部和防炮洞,外围有堑壕、交通壕,形成了完整严密的防御阵地。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第55军奉命向同登发起攻击。从正面实施主攻的是该军163师,其中489团担任师右翼迂回突击部队。第55军坦克团奉命配属489团,支援步兵攻击前进。

2月17日晨,在炮火掩护下,我军越过边境,开始向预定目标发起攻击。坦克8连、9连刚驶出国境不远,先头坦克便陷入了越军设置的防坦克壕,将道路堵塞。步兵部队见此情形不等不靠,立即前出。8时许,489团第一梯队1营攻占386高地和402高地,在同登边境西北侧打开了突破口。与此同时,工兵协助坦克兵拉出了淤陷的坦克。坦克8连、9连立即引导489团的第二梯队3营攻击前进。

坦克9连的8辆62式坦克一马当先,在同登西北无名高地北侧抢占有利地形,以火力支援步兵进攻。489团3营主力在坦克火力支援下,迅速攻占了那门东北侧和东侧无名高地。这时坦克8连超越坦克9连战斗队形,该连12辆62式轻型坦克分成左、中、右三路纵队,分别由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8连连长王汉泉和指导员阎兰兴分别率领,引导步兵沿同登西北无名高地东、西两侧向探某攻击前进。

从中路突进的坦克8连3排长何关牛指挥807号战车一马当先,猛烈开火打爆了公路上迎面开来的一辆越军油罐车。随后,何关牛发现前方同登火车站有一列满载物资的火车刚刚发动,正徐徐驶出车站向谅山方向逃跑,遂将情况上报。连长王汉泉当即指挥全连各车集火向火车站射击,很快将这列火车打得起火爆炸。

489团3营8连紧随坦克8连之后,在公路两侧一路拔点。9时50分左右,当坦克8连中路坦克3排进至同登西侧无名高地时,越军从公路南侧339高地的坑道里推出2门85加农炮,向坦克直瞄猛射,当即击伤3辆坦克。

左路坦克2排进至鬼屯炮台东侧时,也遭到炮台上越军无坐力炮、高射机枪的射击。战不多时,全连先后已有7辆坦克陷沟、翻车和被敌反坦克火力击中,幸存的坦克乘员纷纷钻出战车,用步兵武器继续与敌人战斗。

右路坦克1排及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连长王汉泉的座车共5辆坦克,继续引导步兵沿同登西南无名高地西侧公路向探某攻击前进。各车不与公路两侧的越军散兵游勇纠缠,采取跃进射击战术,交替掩护,奋勇突进。后边的坦克2排、3排在指导员阎兰兴、3排长何关牛指挥下,不顾损伤顽强战斗,以猛烈火力压制339高地、鬼屯炮台、探某之敌的火力,掩护右路坦克向前突击。

激战中,坦克3排的807号、808号、809号战车相继中弹受损。排长车807号车翻到了山沟里,808号车长兰景龙、809号车长占有能均负伤较重。被撞伤的3排长何关牛钻出坦克,拒绝了808号、809号车救护他们的要求,命令两车继续同敌人战斗。尔后他将负重伤的驾驶员邹德兴包扎后藏到一条深草小沟里,又带领炮长鲍衍勋、二炮手雷恩礼徒步用步兵武器打击敌人。3个人英勇战斗,最后均壮烈牺牲。坦克3排后由身中50多块弹片的809号车长占有能接替指挥,坚持战斗。808号车长兰景龙右眼和脸部负伤昏倒在车内。当他苏醒后,一把扯掉包扎布,戴上工作帽就投入战斗。808号车所处地形不利,火炮和并列机枪打不到敌人。二炮手李佩贤毅然打开炮塔门,露出上身用高射机枪向敌猛烈扫射。全排奋勇拼搏,直到奉命撤出战场。

上午10时左右,坦克8连右路5辆坦克冲到了339高地东侧公路交叉口。由于冲击速度过快,步兵没有跟上来。前方有一座木桥,先头的801号战车正准备过桥,发现桥对面有一辆吉普车驶过来,后面还跟着两辆卡车,一辆上面满载着30多名越军工兵,另一辆装有地雷等装备。吉普车驶到桥头停下了,从车上跳下来一个越军军官,走到距离801号车约20米左右处站住,指手画脚,要求坦克给他让路。突然间,这名敌军官突然发现了眼前坦克上的红五星标志,当即吓得转身就跑。801号车炮长陈伟文操纵并列机枪猛烈开火,当场将这名敌军官击毙,接着又连发4炮,将两辆卡车全部打得起火爆炸,车上的越军顿时血肉横飞。还有些跳下车来的敌人转身向四处奔逃,又被陈伟文用机枪追着猛扫,死伤惨重。

消灭这股敌人后,坦克通过小桥继续向前冲击。10时20分左右,在801号战车引导下,8连5辆坦克比预定时间提前半小时冲进探某,展开战斗队形猛烈开火射击,打得越军乱成一团,极大震撼了同登之敌的防御。越军急忙组织探某阵地群、339高地、鬼屯炮台等几处火力夹击坦克8连。由于没有步兵协同跟上,坦克8连5辆坦克孤军奋战,先后都被敌弹击中,带队指挥的坦克3营营长胡扬发、1排长朱司贞和803车车长韦忠初、炮长黄进飞、二炮手张宜汉等人壮烈牺牲。经过半个多小时激战,坦克8连虽击毁敌火力点、兵器一批,但自己也有2辆坦克被击毁,其余3辆坦克带伤撤回了同登西北无名高地北侧。

在这次支援步兵穿插探某的战斗中,坦克8连提前半小时插到指定位置,打得英勇顽强,先后击毁敌火车1列、汽车6辆、火炮10门、火箭筒5具、火力点14个,歼敌百余名,割裂了越军的防御,为主力歼敌做出了贡献。

综合考虑了战场态势后,2月17日15时10分,163师师长边贵祥命令已完成预定进攻任务的487团协助489团从东侧向探某进行突击。487团团长邓忠华命令2营加强军坦克团7连,向探某攻击前进,协同489团歼灭探某之敌。

坦克7连当天清晨出国境不久,12辆62式坦克就全部陷入稻田、河沟和停在陡坡上。经过紧急拖救,救出了4辆坦克。当天17时,坦克7连连长李德贵率领这4辆坦克赶到指定位置,随即搭载487团2营步兵,沿班列及其以北公路一线,从东侧和东南方向对探某发起攻击。

487团2营沿公路边的山头拔点推进,每攻下一个阵地,越军就组织炮火猛轰,然后步兵发起反冲击,双方在各个高地上反复争夺。坦克7连掩护步兵交替跃进,步兵攻击山头时,坦克沿公路向前直冲,沿路击毁越军火力点、汽车、摩托车、炮兵阵地。连长李德贵身先士卒,指挥3辆坦克集火压制越军炮兵,自己率领710号坦克高速冲进那敏西北侧越军炮兵阵地,冲撞碾压,先后撞毁37高炮2门、高射机枪2挺、汽车5辆,彻底捣毁了越军炮兵阵地。

19时35分,487团又增派1营3连从玻保向探某北侧无名高地发起攻击,与2营形成对探某东、南、北的三面攻击,战斗非常激烈残酷。由于天黑,2营步兵和坦克7连失去了协同。打到18日凌晨,2营和1营3连只夺取了探某北面2个无名高地和东面、南面的4个无名高地。鉴于部队减员很大,18日凌晨1时47分,163师师指命令487团停止对探某的攻击。

2月19日17时40分,在经过10分钟炮火准备后,487团2营加强团100迫击炮连和无坐力炮2门,在坦克7连4辆坦克支援下,向探某阵地群发起第二次攻击。坦克7连连长李德贵奉命率领710号、705号、702号、709号4辆坦克前出,支援步兵6连从探某东北侧的1、2号高地突破,沿3、4、5、6、7、8号高地由东向西进攻。因710号坦克电台信号不佳,李德贵连长带710号全体乘员换乘了705号坦克。

编辑:古典文学 本文来源:铁甲雄风:对越战场上的攻坚作战 – 铁血网_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