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1芭蕉生雨中

时间:2019-10-22 22:14来源:诗词歌赋
添字采桑子 添字采桑子芭蕉李清照 芭蕉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 李清照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窗

添字采桑子

添字采桑子芭蕉李清照

  芭蕉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

  李清照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开始喜欢上芭蕉时,还从未曾见过真正的芭蕉。

  这是李清照南渡之初的作品,借吟咏芭蕉抒发了怀恋故国、故土之幽情。上片描述芭蕉树的“形”与“情”。芭蕉树长在窗前,但却能够“阴满中庭”,这就间接地写出了它树干的高大,枝叶的繁茂,树冠的伸展四垂。接着,词人将描写范围缩小到芭蕉树的细部──蕉叶和蕉心。蕉心卷缩着,蕉叶舒展着,这一卷一舒,象是含情脉脉,相依相恋,情意无限深挚绵长。芭蕉有“余情”,自然是由于词人有情;词人将自己的情注入芭蕉的形象之中,创造了情景相生的艺术境界,极其形象地表现了她对中原故国、家乡故土的绵绵不断的思念和怀恋。

只见过美人蕉。

  下片写夜听雨打芭蕉声。由于“余情”是深远绵长的,所以词人直到夜晚卧床时仍处于苦苦的思念之中,使她越思越悲,越想越愁,辗转反侧,无法成眠。本已是枕上落满伤心泪,更加上三更时分窗外响起了雨声,雨点滴滴哒哒地敲打着芭蕉叶,声音是那样地单调,又是那样地凄凉。雨打在蕉叶上,如同滴落在词人的心上。在她那早已被思念煎熬,被痛苦浸透了的心中,又添上了一股酸涩的苦汁,催落了她更多的伤心之泪。三更的冷雨霖霪不止,词人的泪水更是倾泻如注;雨打芭蕉声是那样地凄凉,词人的啜泣声更加悲切。词人将“点滴霖霪”,组成迭句,不但从音韵上造成连绵悄长的效果,而且有力地烘托了悲凉凄绝的气氛。结句用“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煞住,看似平淡,实极深刻。从字面上看,“起来听”似乎纯系由于“北人不惯”,但这里的“北人”,实际上应解作“流离之人”、“沦落之人”,因此,这种“不惯”也就绝不只是水土气候上难以适应的不惯,而是一种飘零沦丧的异乡之感。深怀着这种飘泊沦亡感的词人起坐听雨,从这凄凉的雨声中她听到了些什么呢?她又想到了些什么呢?词的尾句就这样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想象余地,也留下了词人面垂两行思乡泪,坐听雨打芭蕉声的感人形象,收“言已尽而意无穷”之效。(侯健吕智敏)

每年春末夏初的时候,园林工人们会从暖房里把一棵棵美人蕉请出来栽种到公园里或道路两旁。至多一个月,就能见到盛放的花了。美人蕉并不高,大约有几十公分的样子,一蓬浓绿顶着一茎火红,着实热烈。

看着美人蕉,思念得却是芭蕉。尽管我只拥有它的影像从未睹过真容,但喜欢这事,本来就是说不清楚的,未必亲见,照样能够喜欢。

许多向往,不就是这样开始的么?

图片里的芭蕉,茎干秀挺,宽宽大大的几片绿叶随意舒展,窗下、门旁、廊前,甚至疏篱外、乱石堆边,便是只有一株,立时就是满眼生气。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1芭蕉生雨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