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状元黄公度的故事

时间:2019-11-01 19:10来源:诗词歌赋
该词写作的最大特点,是整篇以喻体出现,借题发挥,写的是家中情事,抒发的却是政治上的失意。此外,极善于捕捉反映人物气质神态的举止,在动中写人,便使人物栩栩传神。(韩

  该词写作的最大特点,是整篇以喻体出现,借题发挥,写的是家中情事,抒发的却是政治上的失意。此外,极善于捕捉反映人物气质神态的举止,在动中写人,便使人物栩栩传神。(韩秋白)

这时的黄公度表面上写的是女子的伤离之情,其实是他在预想中的罢官之后的思想情绪。分别时令人多么的悲伤,泪尽继之以血,流下的竟是血泪。这说明罢官对他来说打击将是沉重的,使他报国无门,壮志难酬,并留下无限的痛苦。自己多想托人带一封书信给皇帝,提出自己的意见。但那些能传信的人,为了自己的前程而不肯捎带。上书不行,断了向皇帝申诉表白的希望,那该怎么办呢?只有默默地靠在栏杆上,而“独立长天暮”。

菩萨蛮

只有在这时候,醉态朦胧,醉眼惺忪,再看侍女们的翩翩舞姿,袭人的娇娆,才同往常一样。但只可惜那种“壮图”得逞的往日早已不复存在了。

  黄公度  

黄公度是南宋邑人中一位赫赫有名的状元。他在官宦生涯里,流传着一则令人捧腹大笑的故事,在吾莆鲜为人知。我们先从他的一首《青玉案》词中,读到他在那时的思想情愫。词曰:

6165.com,  下阕继续刻画人物及心态。所不同的是着意于人物性格的另一个表象。“嗔人归不早,故把金杯恼”是说:侍儿内心嗔怪思念之人迟迟归来,因娇羞不愿启齿,却从将珍贵的金杯掷弃一旁的细微动作流露出来。这不仅写尽了少女含娇带嗔的神态,而且“嗔人归不早”之句,还有更深层的寓意:应该在发现奸佞弄权、忠良不保的征兆时,便挂冠辞归,也不致受一再贬斥、直到免官之辱。作者将埋藏心底的憾事,通过侍儿迁怒金杯的娇嗔、令人爱怜的动作,轻轻松松地写了出来,不露痕迹,堪称词家中之大手笔。尾句“醉看舞时腰,还如旧日娇”是写:离家日久,多时未见倩倩、盼盼的舞姿,今朝一边畅饮接风美酒,醉眼观看筵前侍儿翩翩起舞,发现她们轻盈的体态、婀娜的倩影,仍然如离家前一样的娇美。这一生活画面的描写反映了以酒浇愁的作者,迫使自己从罢官失意的不平衡的心态下解脱出来的愿望。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祸福是互转、相对的,“还如旧日娇”的旧日,便是指未入仕途时家居的宁静生活。尝够了宦海中升降浮沉的苦滋味之后,再回到这宁静自娱的生活中来,未始不是一种福分。

黄公度原有两个侍女,一个名叫倩倩,另一个叫盼盼。她们都是“兰质蕙心”,聪明伶俐,善解人意,而且“体轻飞燕,歌欺樊素,压尽芳菲”。黄公度常年在外地做官,难免时时牵挂。现在罢归抵家,久别重逢,本应喜不自胜,而自己仕途坎坷,辗转沉浮,即使回家了,也是“还家少欢趣”愁怀难遣。在这首《菩萨蛮》词中,他恰恰是借叙写的两个侍女重逢之际的音容情态,抒发了自己政治失意的悲愁。词人写道,他遭罢黜,家人深深地为他担忧,就连世事未谙的侍女也时时为之牵念,“眉尖早识愁滋味”。这反映出权奸当道“一时忠臣良将,诛锄略尽”。词人看到侍女如此,不忍她们的羞涩窘迫,便打破尴尬的沉默,开口试问:“忆人否?”这一问,引而不发,反以“点头”作答。“嗔人归不早,故把金杯恼”,以词人的假意形象写侍女思忆主人的满腹幽情无处诉说,借故问金杯发泄的往事,把侍女对他的思念之情,真切地写了出来。

  该词写于作者为奸相秦桧所不容,被加以罪名罢官归田之后,此时的心情自不与金榜题名、进士及第、壮志初展时相比,一腔不平满怀失意无法化解,他便通过家中侍儿对主人的深情依恋的形象描绘,对胸中愁苦加以排遣,十分巧妙。据《知稼翁词》集后注记载:“(黄)公家中有二侍儿,曰倩倩、曰盼盼,在五羊(今广州)时尝出以侑觞,洪丞相适景伯为赋《眼儿媚》词,其中有“体轻飞燕,歌欺樊素,压尽芳菲。花前一盼嫣然媚”之句,写尽了侍儿之美。

眉尖早识愁滋味,娇羞未解论心事。试问忆人不?无言但点头。嗔人归不早,故把金杯恼。醉看舞时腰,还如旧日娇。

  眉尖早识愁滋味,娇羞未解论心事。试问忆人不?无言但点头。嗔人归不早,故把金杯恼。醉看舞时腰,还如旧日娇。

黄公度自泉州奉召来到临安,一路上思前想后,心中非常不安。来到临安,仅在秘书省作了一个小官,位卑禄薄。这对他已是十分不公,殊不知奸相秦桧早已打定了坏主意,决心非要罢了黄公度的官,现在给他这一官职,只不过是暂时掩人耳目而已。不久,秦桧的阴谋便开始实施了。侍御史汪勃果秉承秦桧的意思,弹劾黄公度,说他“欲为赵鼎游说,讥切时政。”原来黄公度在泉州做官时,曾写信给秦桧用以“居言路”的李文会说“虽莫陪宾客后尘,为大厦之贺,固将续史林野史,记朝阳之鸣”。触犯了权奸,于是被罢归抵家。就是在这个时候,黄公度写下了一首《菩萨蛮》词: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状元黄公度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