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戴叔伦的《除夜宿石头驿》,写诗人除夕独宿驿

时间:2019-11-10 12:25来源:诗词歌赋
然而,前景又如何呢?“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一年伊始,万象更新,可是诗人的愁情苦状却不会改变。一个“又”字,写出诗人年年待岁,迎来的只能是越来越可怜的老境,一

  然而,前景又如何呢?“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一年伊始,万象更新,可是诗人的愁情苦状却不会改变。一个“又”字,写出诗人年年待岁,迎来的只能是越来越可怜的老境,一年不如一年的凄惨命运。这个结尾,给人以沉重的压抑感和不尽的凄苦况味。全诗写情切挚,寄慨深远,一意连绵,凄恻动人,自非一般无病呻吟者可比

本文乃“年灵慧谈娱乐”独家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此诗当作于诗人晚年任抚州(今属江西)刺史时期。这时他正寄寓石头驿(在今江西新建县赣江西岸),可能要取道长江东归故乡金坛(今属江苏)。“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起句突兀,却在情理之中。除夕之夜,万家团聚,自己却还是浮沉宦海,奔走旅途,孤零零地在驿馆中借宿。长夜枯坐,举目无亲,又有谁来问寒问暖。人无可亲,眼下就只有寒灯一盏,摇曳作伴。“谁相问”,用设问的语气,更能突出旅人凄苦不平之情。“寒灯”,点出岁暮天寒,更衬出诗人思家的孤苦冷落的心情。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旅馆谁相问? 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 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 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 明日又逢春。

①石头驿:在今湖北嘉鱼县西南。②寥落:落魄。

  长期飘泊,客中寂寞,又值除夕之夜,还独自滞迹在他乡逆旅,此情此景,更何以堪。这首诗就真切地抒写了诗人当时的际遇,蕴蓄着无穷的感慨和凄凉之情。

这是一首表现羁旅之愁的诗,当为诗人晚年任抚州刺史时期所作。除夕为一岁之尾,也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然而诗人却独宿驿馆,离家遥远而又不能与亲人团聚,其凄苦之情溢于言表。

除夜宿石头驿

图片 1

  一灯相对,自然会想起眼前的难堪处境:“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出句明点题中“除夜”,对句则吐露与亲人有万里相隔之感。清人沈德潜说此句“应是万里归来,宿于石头驿,未及到家也。不然,石城(“石头城”的简称)与金坛相距几何,而云万里乎?”(《唐诗别裁》)这固然是一种理解。但不能因石头驿与金坛相距不远,就不能用“万里”。只要诗人尚未到家,就会有一种远在天涯的感觉。“万里”,似不应指两地间的实际路程,而是就心理上的距离说的。这一联,摒弃谓语,只用两个名词,连同前面的定语“一年将尽”、“万里未归”,构成对仗,把悠远的时间性和广漠的空间感,对照并列在一起,自有一种暗中俯仰、百感苍茫的情思和意境,显示出诗人高超的艺术概括力,具有深沉的形象感染力。

这首诗作于除夕之夜的驿馆,由于不能与亲人团聚,遂与“除夕”从主观上拉开了心理距离。诗中没有写除夕之夜的美景,相反只表现自己的寂寞、孤独和愁绪。诗人有感而发,没有做作,全诗没有典故,语言平白如话,而又恰切地表达了诗的感情。诗风沉郁凄凉,颇能打动人心。

  这一晚,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就写出了这种沉思追忆和忆后重又回到现实时的自我嘲笑。“支离”,本指形体不全,这里指流离多病。据记载,戴叔伦任官期间,治绩斐然。晚年在抚州时曾被诬拿问,后得昭雪。诗人一生行事,抱有济时之志,而现在不但没能实现,反落得病骨支离,江湖飘泊,这怎能不感到可笑呢?这“笑”,含蕴着多少对不合理现实的愤慨不平,是含着辛酸眼泪的无可奈何的苦笑。

独自在异地他乡守岁,自然思前想后,故此颔联写道:“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寥落”,即落魄。“前事”应该指仕宦的一些情况。实际上戴叔伦是有才能的,他在湖南租庸幕时,上司评价他说:“博访群伦,揖对宾客,无如叔伦。”(钱易《南部新》庚卷引刘晏任吏部时《与张继书》)但为什么而“悲”呢?我们想无外乎是不善于逢迎罢了。大概是由于仕途坎坷,才“支离笑此身”。“支离”,破碎之意;“笑此身”,含有心甘情愿之意。看来诗人为了保持操守,我行我素了。

戴叔伦

除夜宿石头驿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图片 2

图片 3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戴叔伦的《除夜宿石头驿》,写诗人除夕独宿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