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 别后

时间:2019-11-10 12:25来源:诗词歌赋
哪!那不速的香吻, 没关心的柔词…… 啊!热情献来的一切的贽礼, 当时都大意地抛弃了, 于今却变化记忆的干粮, 来充这旅途的饥饿。 可是,有时同样的馈仪, 当时珍重地接待了

  哪!那不速的香吻,
  没关心的柔词……
  啊!热情献来的一切的贽礼,
  当时都大意地抛弃了,
  于今却变化记忆的干粮,
  来充这旅途的饥饿。
  可是,有时同样的馈仪,
  当时珍重地接待了,抚宠了;
  反在记忆之领土里,
  刻下了生憎惹厌的痕迹。
  啊!谁道不是变幻呢?
  顷刻之间,热情与冷淡,
  已经百度的乘除了。
  谁道不是矛盾呢?
  一般的香吻,一样的柔词,
  才冷僵了的骨髓,
  又烧焦了纤维。
  恶作剧的疟魔呀!
  到底是谁遣你来的?
  你在这一隙驹光之间,
  竟教我更迭地
  作了冰炭的化身!
  恶作剧的疟魔哟!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 别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