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6165.com: 叫卖歌

时间:2019-11-10 12:25来源:诗词歌赋
朦胧的曲巷群鸦唤不醒, 东方天上只是一块黄来一块青。 这是谁催着少妇上梳妆?—— “白兰花!白兰花!” 声声落入玻璃窗。 桐阴摊在八尺的高墙的, “知了”停了,一阵饭香飘

  朦胧的曲巷群鸦唤不醒,
  东方天上只是一块黄来一块青。
  这是谁催着少妇上梳妆?——
  “白兰花!白兰花!”
  声声落入玻璃窗。
  桐阴摊在八尺的高墙的,
  “知了”停了,一阵饭香飘到书房里。
  忽把孩儿的午梦惊破了——
  “薄荷糖!薄荷糖!”
  小锣儿在墙角敲。
  市声像沸水在铜壶里响,
  半壁金丝是竹帘筛进的淡斜阳。
  这是谁遮断先生的读书声?——
  “老莲蓬!老莲蓬!”
  满担清香挑进门。
  黄昏要拥住金城去安,
  纷飞的蝙蝠仿佛是风吹落叶。
  这时谁将神秘载满老人心?——
  你听啦!你听啦!
  算命瞎子拉胡琴。
  (原载 1925 年 9 月 19 日《晨报副刊》第 48 期)

6165.com 1

浦桂男在新庄社区摆摊修棕绷。张健摄

“栀子花、白兰花!”“削刀——磨剪刀!”“箍——桶——哦!”……对于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来说,夏日里,这些吴侬软语的叫卖声是儿时最难忘的回忆。当记忆中的吆喝声在耳边响起,往事一下变得鲜活起来。

本期淘淘帮,记者顶着烈日走上街头,寻觅那些曾经熟悉的吆喝声,听一听吆喝人生活中的温情故事。

78岁阿婆图开心叫卖白兰花

夏季,街头叫卖的白兰花、栀子花是爱美姑娘们的最爱,买一朵佩戴在胸前,幽幽的香气能带来一天的好心情。而卖花的阿婆们,也成了一道街头风景。

在道前街的一家咖啡店门口,一位老阿婆坐在台阶上,衣着朴素,面前的盘子里放着白兰花、茉莉花。见到路过的人,她会轻轻问上一句“白兰花要 伐?”虽然没有大声的叫卖,花香却已经吸引了一大拨人。阿婆叫朱水娥,家住虎丘,今年已经78岁了。朱阿婆说,自己家几代人都种花,她也和花打了一辈子交道,如今村里种花的人少了,她却舍不得,从10年前开始出来卖花。每年5月到9月是白兰花的花期,朱阿婆总会挎着装满鲜花的篮子,出现在道前街一带。“每天早上5点起来摘花,然后坐公交车到闹市区,卖到下午3点左右回家。”阿婆说,卖花是小本生意,不图赚钱,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图个乐。

35年来他带着蝈蝈走“江湖”

地点:道前街与东美巷口

一到夏季,熟悉的蝈蝈叫声就会出现在苏州街头。一个个装着蝈蝈的竹笼子紧挨着,串连在竹竿子上,上百只蝈蝈鸣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叫出了夏天的热闹。

在东美巷口,一辆驮着上百个竹笼子的自行车停在路边,蝈蝈们叫得正欢。摊主叫赵海柱,今年56岁,来自河北,来苏州卖蝈蝈已经有35个年头了。每年6月初,赵海柱就会带上家乡的蝈蝈,乘火车来苏州,推着自行车在街头巷尾兜售,一待就是两三个月。

卖蝈蝈不需要叫卖,蝈蝈们嘹亮的叫声就是最好的吆喝。听到蝈蝈叫,很多路人围上来询问价格。“苏州人把蝈蝈称作‘叫哥哥’,喜欢在夏天养一只在家,只要每天喂它一点毛豆就行,听它叫得欢快,酷暑也变得有趣起来。”一位“老苏州”来买蝈蝈,一下就要了两只,说起养蝈蝈的经验,滔滔不绝。赵海柱说,以前村里起码有百八十人在全国各地兜售蝈蝈,如今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坚持,他是其中之一,“之所以每年来苏州卖蝈蝈,一是为生计,二是喜欢这座城市。”

小伙挑担卖莲蓬为生活奔忙

七月,莲蓬成熟的季节。在苏州街头,总能见到挑着担子的小商贩叫卖,论个卖莲蓬。路过的人忍不住会停下脚步,买上一把,一来图个新鲜,二来是回忆一下小时候的味道。这一抹绿色,让夏日里刺眼的阳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在养育巷的一处店铺门口,挑着担子卖莲蓬的小伙子,正坐在台阶上乘凉。担子上,一把一把捆扎好的莲蓬碧绿水灵,格外诱人。小伙子姓王,30岁出头,来自山东,十几年前来苏州谋生,专做走街串巷的生意。“夏天卖莲蓬,冬天卖烤地瓜,为了养家糊口,辛苦点不算什么。”小王说,老家也种荷花,但主要是为了卖莲藕,来了苏州后,他发现苏州人爱吃莲蓬,于是干上了卖莲蓬的买卖。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6165.com: 叫卖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