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文/大妞一笑一枚叶子,在光秃秃的枝丫上摇摆两只装满清风的袖管,站在秋风里鼓荡褐色的黄土如同烈日下老农裸露的脊背,漫山遍野一块,一块满地秸秆像极了阿婆干枯的手臂,青筋

文/大妞一笑一枚叶子,在光秃秃的枝丫上摇摆两只装满清风的袖管,站在秋风里鼓荡褐色的黄土如同烈日下老农裸露的脊背,漫山遍野一块,一块满地秸秆像极了阿婆干枯的手臂,青筋凸起一条,一条干枯的狗尾草点头哈腰,迎合着风蝴蝶匆匆忙忙,寻找那片丢失的花一只不知秋的蚂蚱,还在故弄玄虚的蹦金黄的菊满目深邃,不可测杂草淹没的路径,不止一条一些歧路,在风中若隐若现的诱惑若是一不小心两只装满清风的袖管就会立马空荡荡随了这个萧瑟的秋

6165.com 1

秋,天太凉了像一棵树
天太凉了像一把兵器
天太凉了像一次死亡
天太凉了像一条通体冰冷的河
游过一匹阳刚的马

秋,天空掉下五个海角
有人正在信封里
写一封信
信里还有人
写着回信
回信里也有人
日夜等待回信
像一个∞

秋,星系很淡
比水还淡
海上的人
以风建造房屋
踩着鱼
在海上学耶稣的走

秋,男人的嘴里
酿出了酒
凭着倾斜的语句
他摆正妻子婀娜的体态
6165.com,他拽住,所有鸟的飞

秋,春已开了一百吨花
夏已蒸了一百吨水
冬已锁了一百种路
秋,她只有一百个零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