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翻山越岭(叙事诗)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从两时辰睡意中 醒来一段记忆 由脑海浪花中飘出那可是知青岁月的真实情景似乎有点诗意 遂提笔翻山越岭 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知青的我随队上山修水利好不容易 有两天休息有

从两时辰睡意中 醒来一段记忆 由脑海浪花中飘出那可是知青岁月的真实情景似乎 有点诗意 遂提笔翻山越岭 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知青的我 随队上山修水利好不容易 有两天休息有股念头 不由自主冒出何不翻山越岭 赴荆州江陵聚会中学挚友建中 知青惊异于 当初的自己既无精确的地图 又无GPS仅凭鼻子底下有路之勇气 上路成行想必 血气方刚 加上感受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激励一路披荆斩棘解放鞋上留下痕迹登上山顶 坐岩石稍歇满目青山尽收眼底大有 一览众山小 之气宇数时辰 达江陵荆州古城 楚国国都郢过古城门 游博物馆惊叹于 西汉古尸之奇黄昏时分 终抵达 建中的知青点不巧 他已回武汉探亲其时 知青点只有一位女知青留守她细心安排 我用晚餐 后就寝知青点 一排平房 各住一端疲乏弥漫 建中床上 朦胧入梦清晨薄雾飘逸 朝阳渐升屋顶我操起一担水桶 挑水满缸后留言请转建中 遂与女知青挥手告别返程 又翻山越岭 山高水长 2019.9.8 于 加拿大 多伦多杨伟东 的 《知青 诗篇》

  何二宝出现在知青点通常的装束是,一身半新不旧的军装,军装的领口上缀钉了一条洁白的假领,棉帽的前檐处放了一只口罩,口罩自然是洁白的,折叠整齐地放在帽檐里,露出一截白边。这在当时,不论是城乡,都是很潮流的装扮了。何二宝这身打扮,人就显得很干练,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

  何二宝在李红梅的心里一点也不比这些从城里来的男知青差,况且,他们现在都在何二宝领导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何二宝和知青年龄上相差无几,因为何二宝的身份,于是,处处显得那么成熟。自从何二宝在众多女知青中发现了与众不同的李红梅后,他出现在知青点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北方的冬天,是农闲时节。农民们没有什么事可干,经常聚在生产队的火炕上,一边吸烟,一边进行政治学习。所谓的政治学习就是读报纸,或者读“毛选”。一个识文断字的人,领头从事这一切,其他人等,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一边吸自制的卷烟,一边打瞌睡。

  农民这样,知青点的知青们,自然也没什么事情好做,他们也就整日坐在火炕上,一边甩扑克,一边看着窗外的冰凌发呆。这时,何二宝就出现在知青点里。知青们忙把扑克藏了,拿出几天前的报纸,真真假假地读。何二宝不说什么,看看这个,望望那个,最后他的目光就和李红梅的目光相遇了,李红梅逃也似的避开了何二宝的目光,脸颊飞红了。知青念完一段,然后就征询地望望何二宝。何二宝就很支书地讲一些国内国外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报纸上说过的,知青们听了,并不觉得陌生,但还是很有兴趣地听着。

  何二宝讲着说着,他的目光就又和李红梅的目光碰到了一处,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那么愿意去望李红梅,每次他望到李红梅心里就像揣了一个兔子似的那么活蹦乱跳。他一望到李红梅他就走神,嘴里说的话也就词不达意起来,好在知青们并没有用心同何二宝说什么,词不达意也就不达意了。

  何二宝先是天高云淡、李白桃红地说会儿话,然后就背着手在知青点屋里屋外转一转,关心地询问一番知青点的生活状况。有一次,他还走进了女知青的宿舍,女知青的宿舍和男知青的宿舍只有一间灶房隔着。女知青的被褥比男知青叠得要整齐许多,炕上地下自然也干净许多,何二宝有一次竟然伸出手,把手插到其中一个被子底下摸了摸,他无意中把手伸进的那床被子,竟然就是李红梅的。李红梅先是红了脸,这一切,都没有逃过何二宝的目光。何二宝就掩饰什么似的说了:这炕不热嘛,晚上多烧些柴,千万不要冻着。

  众知青就点头或应答,他们心里都热乎乎的,以前,老支书在时,也来过他们知青点,可从来没有像何二宝这么关心过他们。他们望着眼前的何二宝,都觉得自己离回城的日子不会太远了,于是,不论男女一律都冲何二宝微笑着,说些支书受累和辛苦的话。

  这时,何二宝的表情是漠然的,直到现在,他仍对这些知青没什么好感,他自己也说不清,他一望到李红梅那双又黑又亮的目光便六神无主了,他内心里觉得,只有李红梅这样的人才配在城里生活。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翻山越岭(叙事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