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同在生活里艰难挣扎,又何苦互相为难?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文/李威闯红灯的骑车人面对呼啸而来的公交车,心说我是弱势,谅你敢碾我!谅你敢碾我!!对着骑车人轰大油门而去的公交司机念叨你违章,看我不碾死你!看我不碾死你!!他到底

文/李威闯红灯的骑车人面对呼啸而来的公交车,心说我是弱势,谅你敢碾我!谅你敢碾我!!对着骑车人轰大油门而去的公交司机念叨你违章,看我不碾死你!看我不碾死你!!他到底还是不敢碾死他最后关头,公交司机点了一脚刹车一车人集体趔趄,几乎跌倒骑车人紧急躲闪,也几乎摔倒两人都为逼得对方一定程度让步而得意又都在随后悻悻然的路上为自己最后时刻的软弱,恼恨不已神青赶读诗6165.com,不鱼死网破不算好汉,但又舍不得做好汉,何不到长城圆此大梦?

6165.com 1

晚上七点多出门上了一辆公交,打算看八点场的电影。
 
司机一路狂飙,不时急刹急停。公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一类的,也时不时发出语音,提示超速,注意驾驶安全之类的。坐车的人,尤其我这种靠窗站着的乘客,始终被刺激得忐忑不安。
 
开到闹市主干道时,脾气火爆的公车司机还跟一辆自行车,抽空上演了一出彰显车技和心情,骂骂咧咧的“速度与激情”。
 
快到红绿灯的时候,车身故意使劲一甩,逼停一辆骑在路上的自行车。自行车无路可走,车头窘迫地撞到隔离栏,骑车人只好紧急刹车,平衡好车身。
 
骑车者看上去是一个刚下工的民工,穿着脏旧混浊得颜色不清的T恤,车后面绑着一把挂着泥浆的铁锹。

6165.com 2

被逼停后他也觉得惊险,扶着车头,停下来喘了口气。他很近地立在车窗边。我都一度怀疑他的脚会不会被车轮碾过。
 
市中心各种明亮交错的光线,把他一张典型底层体力劳动者的脸映照得很清晰:老实巴交地皱着眉眼,那种常年太阳底下做工,眯眼已经形成习惯的表情。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同在生活里艰难挣扎,又何苦互相为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