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更尕旦周||她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清晨我归途的路上,清纯秀丽的心上人。用她的魅力眼睛找寻我,就像前世情人今生来作伴。人海中不经意的回眸,对你心有独钟。只为你驻足,意中的美朵兰泽。爱纹刻在心间,用一

清晨我归途的路上,清纯秀丽的心上人。用她的魅力眼睛找寻我,就像前世情人今生来作伴。人海中不经意的回眸,对你心有独钟。只为你驻足,意中的美朵兰泽。爱纹刻在心间,用一行深情做注脚。执手一诺许终身,心爱的美朵兰泽。我心爱的,美朵兰泽,流水逝年,在我的心里面。竹马不弃青梅,珍爱的贡拉美朵。作者简介:更尕旦周,男,出生于青海省玉树州称多县,就读于青海柴达木职业职业技术学院,《青春文学社》特邀成员。喜爱文学。

林檎儿发现自己手上有那枚戒指,是在回到羽丘之后了。

那时,她和兰泽到了城堡门口,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伊栾。

他面带笑容,看着她有点费力地下了马,欢迎地说:“林檎儿,好久不见。身体可还无恙?我知道你受罪了,不容易啊,要当个好姐姐,得吃多少苦……”

“你这是什么意思?”兰泽走上来问。

“你还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吗?”伊栾很吃惊,“林檎儿的事我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不会吧?她去狄麟把你救了出来,然后没跟你解释一下事情的始末?”

他怎么会已经知道了狄麟的事呢?兰泽和林檎儿都觉得纳闷。

“是一只小鸟告诉我的。”一个声音从伊栾后面传来,从门洞里走出来的是年轻的魔法师霜沉,“然后我又转告了伊栾,你们不怪我多嘴多舌吧?”

他饶有深意地对林檎儿笑了笑。

她皱起了眉。

“开个玩笑而已。”霜沉换上友善诚恳的语气,“是我从路上听到的消息。我跟着杜埃大师去图虞参加魔法师大会,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些来自狄麟的旅人,是从他们的言谈中,我才听说了你的遭遇。我真的很为你难过,林檎儿,”他更加关切地说,“你是那么冰清玉洁的一个女孩子,这次却在新氏族惨遭蹂躏。这是我们整个旧氏族的奇耻大辱,你放心,我们是不会让你白白蒙羞的!”

他真的是要她放心吗?她怎么觉着他的话句句听着都扎耳朵呢。林檎儿并不熟悉这个霜沉,但他是伊栾的朋友,所以她不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多么真诚的同情。恰恰相反,虽然他说得慷慨殷切,她却觉得他十分可疑。他提到“小鸟”,还有他去过图虞──是在什么时候?左右不过她出事这几天吧。她想起了自己曾经盼望、却未曾得到的援助。她微微低下头,抿了抿嘴角。

“好啦,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林檎儿了,她经历了那样人神共愤的一晚,一定是身心俱损,需要赶快休息。”伊栾体谅地说,“林檎儿,我跟父亲都通报过了,他也知道了你的事,还给你安排了清静的房间。你回了城堡以后自会有人为你领路,你先去歇着、养一养,等好一些再说别的事吧。”

然后他点一点头,往前走去了。经过兰泽身边的时候,却又停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兰泽,你妈妈是我父亲最疼爱的妹妹,我本应也对你疼爱一些。可是这次的事,我实在不能不说你,你连自己的姐妹都保护不了,还怎么担当我们旧氏族的首领?发生了这么恶性的事件,我怕我们旧氏族的男孩都要跟着学坏了。那个云钟明倒像是给我们上了一课,是不是以后我们如果也盯上哪个女孩、她却不肯合作,我们也可以把她的兄弟绑了,然后胁迫她服从呢?”

“是啊,”霜沉跟上来说,“我也有个漂亮的妹妹在家里。我好害怕啊,以后我出门是不是都要多加小心了?”

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林檎儿攥紧了左手。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感到手上有东西。

是左手的无名指上,套着一个银色的小圈。

她见过这个小圈,它是云钟明拿给她的那个戒指。

她记得当时并没有接它。

是后来什么时候他给戴上去的吧。拜他所赐,她有好大一段记忆都是空白,可能就是在那段时间里。

她想把戒指摘掉。

但是摘不掉。

大家都没有见过戒指这种东西。安顿下来以后,负责照顾她的一个老婆婆说,也许往手上涂点油,或者是滑溜溜的皂荚水,就能把它取下来了。

但是涂什么也没用。它像长在她手上一样。

“不能再弄了,小心把手弄坏。”另一个老婆婆说,“先戴着算了,也挺漂亮的,当个首饰吧。看它的材质,说不定也很贵重呢。”

可是第三个老婆婆隐约想起来,她听人说过,在新氏族,戒指这种东西代表着“约束”和“从属”,一个女人属于一个男人,才会戴上他给她的戒指。

所以不管它多贵重,林檎儿都不想要它。因为,有什么能比自由更贵重呢?

在这之后,她就病了。很多天都昏睡着,什么都不知道。

在这期间,宁轩在议事厅里会见了旧氏族各部落赶来的首领。兰泽站在他的左侧,听着首领们激烈的言辞。他们都是同一个意思:应该向狄麟复仇。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更尕旦周||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