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从柚子发现的中国【6165.com】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看见柚子滚圆的金黄我看见中国秋天的脸庞摸到柚子浓厚的釉光我摸到中国春天的亮膛既使打开那实实的皮囊仿佛就是长城厚厚的城墙既使切出那层层的洁白仿佛就是天山飘落的雪团既

看见柚子滚圆的金黄我看见中国秋天的脸庞摸到柚子浓厚的釉光我摸到中国春天的亮膛既使打开那实实的皮囊仿佛就是长城厚厚的城墙既使切出那层层的洁白仿佛就是天山飘落的雪团既使掰下那薄薄的囊皮仿佛就是桂林挂着的纱窗既使剝出那密密的肉囊仿佛就是上海甜蜜的街巷.....只有那深处苦涩的柚核仿佛是农民工散聚在城乡悄悄地掩饰心里的苦涩从来蹲坐在那一声不吭呵,这小小的柚子穿越着时光也把中国穿越得血沸气壮一一渺小、软弱的躯壳也能抱团成钢铁的圆膀看到金黄的柚子我就看到中国浑身的芬芳一一既使伤口張出痛苦的大嘴也要吐出心里酿出的蜜团改于2019年9月27日凌晨两点第四稿文/赖剑刃

秋天,女儿爱吃柚子,几天前她就提醒她妈。今天回家,妻买回来一个大个的柚子,两元一斤。啊,柚子,南方的柚子!我仿佛见到久违的故人,心里涌出别样的滋味。
三年前,在南方,我跟柚子过从甚密。
6165.com,我在深圳关外找到一个栖身之所。流浪的心暂时安顿下来。但环境恶劣,工作也挺拗,跟人的心情一样。上班的地方临着机声隆隆的工厂和公路,上面还有24小时不间断起落的飞机。住处更糟,一边是国道,一边是立交桥。满世界一片轰鸣。整个感觉不眠。在那里,我把瞌睡弄丢了,没有了白天和黑夜。
工作压力很大,同事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操着各种不同的口音。交流的时候用普通话,但看不到普通话后面的真性*情。自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老板要求高,事务如山,如覆薄冰。连吃饭也没了滋味。机械地咀嚼,吞咽。吃饭纯粹为了生存。
与我合住一个单元房的是一位年轻人,从鄂西北山区走出来的打工仔。姓陈,黑而颀长,一双眼睛明亮而驯善,是我所遇到的最好的小伙子。他先来深圳,已经有多年的打工史,算是个老深圳了。我为能与他做邻居感到庆幸。好比鲁滨逊遇到星期五,我比鲁滨逊还有幸,小陈不仅热情善良,而且懂许多新鲜玩意,他的电脑玩得很溜,我刚开始学,连菜鸟的级别都不够,所以经常找他帮忙,他总是有求必应。不久,他用工资买了一台电脑,还配了低音炮。下班就钻进自己的卧室掰弄电脑。放得最多的是音乐。
我在单位搞管理,算是他的上级,他极尊重我,我也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我们一墙之隔,他把音响控制得很好,关上门,是两个世界,打开门,能隐约听到当时很流行的热门歌曲从小陈虚掩的门逢传出来。一首由小刚创作演唱的《黄昏》更是反反复复地播放,沉郁浪漫的旋律一波一波地撞击孤独寂寞的心弦。想进去坐坐,近距离感受一下音乐,又觉得冒昧唐突。正犹豫着进退维谷的时候,陈敲响了我的门——其实我的门也虚掩着——邀我到他的房里吃柚子。我如遇大赦,从自闭和寂寞的牢狱释放,原来眼前是一片美丽的友情天空。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有一种大得出奇的水果叫柚子。
柚子刚上市,很新鲜,我不知道怎么吃,陈就教我。柚子皮很厚,得用刀子剖开,剥除,现出里面的囊肉,牙状的柚子肉,细密而紧凑,像一个个晶莹的心瓣,又像深圳街头厂区密匝匝着同色*工装的打工仔。
试着吃了少许,感觉清甜爽口,不似苹果蜜桔的多汁腻人。陈见我吃得太斯文,就给我作示范。对柚子这样大方而又富态的水果,我实在有点羞于启齿。好在有陈的壮胆,我也就放下架子,手嘴并用,大快朵颐。
柚子真是水果中的尤物,它外拙内秀,能攻火解凉。他的囊肉细密有致,晶莹剔透,味道甜而不腻,与小刚朦胧忧伤的歌唱风格一致。听着音乐,吃着柚子,不知不觉间,工作的压力,想家的清愁,一一化解,在空中弥散。我们的两人世界开始出现了交集。
以后的日子,我们就轮流买柚子。露天夜市很近,新上市的柚子成堆出售,或者认个卖,大的三元,小的两元,我看见许多打工仔也爱吃这种廉价水果,不知道他们吃柚子的心情跟我是不是相同。
柚子有甜柚和苦柚之分,买到甜的,我们就共甘,买到苦的,我们就共苦。我们吃着柚子,打发了许多想家的夜晚。慢慢地,我也成了吃柚子的内行,能把柚子皮切剥成莲瓣,放在卧室里欣赏好久。
吃着柚子,流浪的生活也变得生动丰富起来。工作之余,我们结伴外出,他对周围的环境和设施挺熟悉,台风登陆的晚上,是他嘱咐我关好窗子,还陪我到农贸市场附近的电话超市打长途报平安。我们共用一把伞,虽然有限的空间不能抵挡风雨的侵袭,但两颗心干爽温暖。双休日我们去步行街买便宜时髦的手表,找实习的理发学徒免费理发。放大假我们就乘车到金威广场去吃狗肉火锅喝金威啤酒。有时也一同陪女班主任夜出走访,南方的夜空下留下我们快乐如风的身影。我们出双入对,像热恋中的情人一们。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除非睡觉,我们都将门打开,不必言明,相处默契。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俩好比柚子里靠得最近挨得最紧的两瓣囊肉,我们通体透明,心照不宣,用自己的体温相互取暖,以抵御外部世界的冷漠。
我们就这样走过了秋天,又走进冬天。小陈毕竟年轻,有许多的机会和选择,我已年届不惑,青春的赌资已所剩无几。为长远计,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无奈地回到了起点。离开时,陈是我唯一可以告别的人,也是我最难割舍的兄弟。分别后,我们曾经短信联系,互致问候。后来各忙各的,也就音信两绝,但心里的那份牵挂,却未曾稍减。
今天,我看到柚子,回味柚子绵甜爽口的味道,小刚的《黄昏》便风一样飘来,还有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不知道,现在是谁跟我的兄弟共吃一个柚子。(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从柚子发现的中国【6165.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