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秋,镰刀

时间:2019-11-17 11:08来源:诗词歌赋
6165.com,文/李秀琴因为写秋,特意从犄角旮旯里找出这把锈迹斑斑的镰刀印象里,66年到75年这把镰刀是铮亮的握着镰刀,就像一双小手握紧了一双大手66年到75年这双32岁的大手这双粉嫩

6165.com,文/李秀琴因为写秋,特意从犄角旮旯里找出这把锈迹斑斑的镰刀印象里,66年到75年这把镰刀是铮亮的握着镰刀,就像一双小手握紧了一双大手66年到75年这双32岁的大手这双粉嫩的跟葡萄一样水灵纤细的大手正在一点点变得干裂粗糙镰刀哗啦啦变换四季割黍子,掐谷子,起山药,撇玉米6分或者8分的工分是家的温馨是这双大手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秋天,嗷嗷待哺的娃们的口粮灌满一条条毛连口袋围绕着毛连口袋转啊转有我的小影子毛连口袋的背面有名字:母亲

     

         

6165.com 1

          地头放着一只被炭火熏黑了的水壶,散发着蒲公英的味道。

                                                               --------题记

            风轻轻的吹着。

          老屋的墙壁上挂着一把把磨得蹭亮的镰刀,院子里一位披着军绿薄衫的老人,脸上堆满了笑,嘴里小声嘀咕着“糊涂玛拉牙”(至今不知何意也许是一种淡泊的人生态度吧)这个有趣的小老头是我那可爱的爷爷,那双长满老茧的双手在往炉火里放柴,炉火上放着一只熏的发黑的水壶,水壶“滋,滋......”的唱着歌,冒起的白烟里散发着蒲公英的清香。这是老人为在田间忙碌的家人们煮茶水,茶水烧好后用抹布裹好壶柄,再用袋子装几只搪瓷碗,提起水壶便向田里走去。风撩动着那披在肩上的薄衫,晃着,晃着......来到地头,把每个搪瓷碗里都盛上黄澄澄的茶水。扯着嗓子喊道“歇会,都歇会”家人们便放下镰刀,把挂在脖子间的毛巾拿下来擦把汗,走向地头,端起凉度刚刚好的蒲公英水一饮而尽,再来一碗,放在地上。坐在那里开始讨论,谁的速度快,谁割的麦茬平整,谁放的麦穗堆大,“哈哈,嘻嘻.....”不远处地头的树荫下有一群孩子在玩耍,淘气点的爬在了树上,有的在玩石子,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路边传来“卖冰糕,不甜不要钱”这下孩子们乐了,吵着要吃冰糕。记忆里是六叔招呼来那个卖冰糕的,只见那人推着自行车,车后放着一个白木箱子,打开箱子,里面裹着一个用白棉布做成的小薄褥子,掀开褥子里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冰糕,真让人眼馋,那个卖冰糕的给我们递出几个,我们迫不及待的撕开包装纸,舔一口,美极了。坐在树荫下吃着冰糕那叫一个美,吃着冰糕六叔开始分配任务了“今天吃冰糕,明天下地拾麦穗”我们吃着冰糕满口答应着,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她们不舍得让我们下地受晒去。回头看到在地头顶着烈日割麦的家人们谁也没有吃冰糕,现在想想心里挺酸的,就这样一家子人忙绿着,忙绿着,终于把小麦割完了。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秋,镰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