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雨落秦皇岛6165.com

时间:2019-11-17 11:09来源:诗词歌赋
过秦皇岛时,雨还在下,车窗如同一张泪痕斑斑模糊的脸雨一直下,汹涌得要把自己淹没。我忘了,一夜间陡生的,茅草样的白发和浸入骨髓锯齿样的痛,那个冬天我差点,被绝望砍下

过秦皇岛时,雨还在下,车窗如同一张泪痕斑斑模糊的脸雨一直下,汹涌得要把自己淹没。我忘了,一夜间陡生的,茅草样的白发和浸入骨髓锯齿样的痛,那个冬天我差点,被绝望砍下头颅飘。缓缓地。伤口样,鲜艳借来无数个小雨点,当作梭巡的眼睛。凛然,空荡的街上,我把自己撕成小截小截的路迎风走着人间的小寒大寒,没有秩序作者简介 罗爱玉,女,70后

“巫房”始终在那。

踏破了这平静;

一声脚踏声,

带着愁怨的投下。

平覆了这水面;

一把油纸伞,

过了些许年,

只有旁边古老多少年的

承接了多少怨与愁。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雨落秦皇岛6165.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