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落红

时间:2019-11-17 11:09来源:诗词歌赋
一丝风过树枝轻颤下一阵彩色的雨曼舞着画出优美的弧线在地上成一瓣瓣浅笑安然谁在那里低眉时眼角还抛出无声的叹息为什么用你的心思描述一朵花或者季节的来去盛开是凋零的前奏

一丝风过树枝轻颤下一阵彩色的雨曼舞着画出优美的弧线在地上成一瓣瓣浅笑安然谁在那里低眉时眼角还抛出无声的叹息为什么用你的心思描述一朵花或者季节的来去盛开是凋零的前奏最初的姿势,粉红雪白或灿若云霞的紫,串串笑声缓下来的脚步,馋羡的目光都是生命里走过的风景风中,衣袂飘飘雨来沐浴一场畅快淋漓从太阳里滤出娇色尽情绽放,无悔地默默凋谢只听着季节的指令睡和醒不问,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归于泥土酝酿浅浅的芬芳汪海珍,女,笔名:海儿

又从梦中哭着醒来,自那一别,我的梦便没有甜过。

昨夜,我们又在梦中相遇。可是,你对我一点也不友好。你说你是六瓣,而我只有五瓣,任我如何修炼,你永远是雪,而我,永远只可能是梅。

尽管,经过千年的努力,我已驻二十四番花信之首。人们以冰枝嫩绿,疏影清雅,花色美秀,幽香宜人来将我形容。

但是,我在你眼里,依旧如此卑微,卑微到你将我丢在尘世中,任风雨飘摇。

曾经,你说过,我对你的痴情即使是一块石头也会被融化。你体谅我找不到你时四处张望成一朵倔强的云的姿势。如果不能出现在我所能触及的世界,你一定会给我一个消息,不让我再受到牵挂的煎熬。可是,现在,一个季节,整整一个季节。一个季节,足以让无数生命绽放,又有无数生命凋谢。而你的世界,一片寂静。

有风呼啸而来,冻得我瑟瑟发抖。可是,我不能紧缩颈脖,不能低头取暖。只为,怕一个不经意,便与你擦肩而过。

姗姗来迟的你一见到我便笑了。你笑那些凡夫俗子,竟然因我仰头用尽五瓣的爱四处搜寻你的身影。而给我冠以斗雪吐艳,凌寒留香,铁骨冰心,高风亮节,自强不息,坚忍不拔,不屈不绕,奋勇当先的美名。说什么,我愈是寒冷,愈是风欺雪压,花开得愈精神,愈秀气。说我有骨气,令任何一种花卉都望尘莫及。他们又哪知道,我的“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又哪是“敢”。千百年来的修炼,我就盼着这一刻,与你牵手相望。当你的双唇贴近我的脸颊,我浑身颤抖。为了这一刻,我等得太久太久。

你一直取笑我,为什么要将身体修炼成你的模样。你说,无论如何努力,我也终究只是五瓣的梅花,而你,永远是那个比我多一瓣的雪。为了这一瓣的差距,我永远只可能崇拜你。而你,永远是我世界的君主。

“虽然你贵为花魁,可是,你永远不可能有我的精彩。”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落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