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唐诗鉴赏: 韩氏《题红叶》鉴赏

时间:2019-11-24 14:04来源:诗词歌赋
题红叶 韩氏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流水何太急, 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 好去到人间。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这首诗相传为唐宣宗时宫人韩氏所写。关于这首诗,有一

题红叶

6165.com 1

韩氏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流水何太急, 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 好去到人间。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这首诗相传为唐宣宗时宫人韩氏所写。关于这首诗,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据《云溪友议》记述,宣宗时,诗人卢渥到长安应举,偶然来到御沟旁,看见一片红叶,上面题有这首诗,就从水中取去,收藏在巾箱内。后来,他娶了一位被遣出宫的姓韩的宫女。一天,韩氏见到箱中的这片红叶,叹息道:“当时偶然题诗叶上,随水流去,想不到收葳在这里。”这就是有名的“红叶题诗”的故事。对此,《青琐高议》和《北梦琐言》(据《太平广记》引)也有记载,但在朝代、人名、情节上都有出入。

古时宫女的命运甚是悲惨,她们多在十岁左右挑选入宫,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每天都有各种繁杂的工作。遇上主子不如意时,就要受到申斥或鞭挞,有的被打死,有的不堪折磨而自杀,生死权就在主子的一句话中。《明朝典汇》上有这样一段记载:隆庆二年五月,江南讹传朝廷要命内臣到各省选宫女,于是民间一些女子纷纷急于婚配,很多是草率地结合,其恐慌情景可想而知。

  这一故事在辗转流传中,当然不免有被人添枝加叶之处,但也不会完全出于杜撰。从诗的内容看,很象宫人口吻。它写的是一个失去自由、失去幸福的人对自由、对幸福的向往。诗的前两句“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妙在只责问流水太急,诉说深宫太闲,并不明写怨情,而怨情自见。一个少女长期被幽闭在深宫之中,有时会有流年侯水、光阴易逝、青春虚度、红颜暗老之恨,有时也会有深宫无事、岁月难遣、闲愁似海、度日如年之苦。这两句诗,以流水之急与深宫之闲形成对比,就不着痕迹、若即若离地托出了这种看似矛盾而又交织为一的双重苦恨。诗的后两句“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运笔更委婉含蓄。它妙在曲折传意,托物寄情,不从正面写自己的处境和心情,不直说自己久与人间隔离和渴望回到人间,而用折射手法,从侧面下笔,只对一片随波而去的红叶致以殷勤的祝告。这里,题诗人对身受幽囚的愤懑、对自由生活的憧憬以及她的冲破樊笼的强烈意愿,尽在不言之中,可以不言而喻了。俞陛云在《诗境浅说续编》中评李白的《玉阶怨》说:“其写怨意,不在表面,而在空际。”这话也可以移作对这首《题红叶》诗的赞语。

白居易的《上阳白发人》深刻描述了一个宫女悲惨的一生,“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十六岁的妙龄少女,一朝入宫,几十年的光阴虚度,埋葬在暗无天日的深宫里。皇宫,实则是一个装饰精美的牢笼。

  除这首《题红叶》外,在唐代还流传有一个梧叶题诗的故事。据《云溪友议》、《本事诗》等书记述,天宝年间,一位洛阳宫苑中的宫女在梧叶上写了一首诗,随御沟流出,诗云:“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诗在民间遂得传播。诗人顾况得诗后曾和诗一首:“愁见莺啼柳絮飞,上阳宫女断肠时。君恩不闭东流水,叶上题诗寄与谁?”过了十几天,又在御沟流出的梧叶上见诗一首,诗云:“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这后一首诗在《全唐诗》中题作《又题洛苑梧叶上》,也不失为一首好诗。从诗的首句“一叶题诗出禁城”,可以想见题诗人目送叶去、心与俱远的情景。这片小小的梧叶,成了她的化身,既负荷着她的巨大的苦痛,又浮载着她的缥缈的希冀。句中的“出禁城”三字,与《题红叶》诗中的“到人间”三字一样,含有极其复杂的感情。这里,人生的要求、祝愿、遐想、幻梦是溶合在一起的。下句“谁人酬和独含情”,是进而游翔她的诗思。这位得不到爱情的少女,把她对爱情的想象随着梧叶也送出了禁城。她题诗的一片心意原是“寄与有情人”,但“寄与谁”,“谁人酬和”,这片梧叶出禁城后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呢?这些,纵然渺茫难知,也足以令她浮想翩翩,含情脉脉;可是,句中一个“独”字却又透露了她的现实处境之可哀。下面两句“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正是回到现实后的绝望和嗟叹。这时,随波荡漾的梧叶已经乘春而逝,而回顾自身,仍然在“年年不见春”的禁城之内。如果说诗的前半首是身在痛苦环境中产生的美好幻想;那么,这后半首就是走出幻想世界后感到的加倍痛苦了。总的看来,这首《又题》写得较实,较直,以真挚动人。但不如《题红叶》诗之空灵酝藉,言简意长,给人以更多的玩索余地。

像武则天那样被选进宫时,面对老母的哭泣,还能说出:“母亲不必难过,进宫未必是坏事,说不定女儿从此会有出息;见天子是件好事,该高兴才对!何况当今皇帝是个英明的君主”这样的话,毕竟少数。就连皇帝还耐不住深宫寂寞,千方百计要逃出宫去寻欢作乐。

  唐代出现了大量宫怨诗,但几乎全都出自宫外人手笔,至多只能做到设身处地,代抒怨情,有的还是借题发挥,另有寄托。这首《题红叶》诗以及另两首题梧叶诗之可贵,就在于让我们直接从宫人之口听到了宫人的心声。

6165.com,然而,它曾留下的那段红叶题诗,却也让人津津乐道了千年。就像是开在荆棘从中的花儿,虽然处处受着压迫,却不耽误人们欣赏它的美。

据《云溪友议》记载,唐宣宗年间,一位应举考子卢渥,在路过御沟时拾到了一枚红叶。御沟中漂流着凋落的红叶本属平常事,而这枚红叶却不同,上面题着一首小诗: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卢渥当时应该猜到是宫女所写,虽然诗并不明写怨情,但是对自由的渴望却跃然纸上。反复诵读,眼前似是浮现出一位女子,捡起地上的一片红叶,思绪良久,题上了自己的心声。在无人的时候,悄悄来到御沟旁,将载着惆怅的红叶抛入流水中。

或许,她盼望过能有人捡到这枚红叶吧!其实,这也仅仅只是寂寞的宫女,消遣时光的一种娱乐罢了。卢渥觉得此诗精巧,就收藏了它。

后来,宫中放出了部分宫女,其中有位韩氏。她是幸运的,如同当年那枚红叶,出了宫,宫外的空气,更加清晰。而且,她还嫁了人,有了个好的归宿。

这两人的缘分似是天定。

一日,韩氏再给卢渥收拾东西时,无意间见到了箱底压着一枚红叶。拿起一看,竟然是自己当年题诗的那枚。韩氏感叹道:“当日偶然题诗叶上,随水流去,想不到收藏在这里。”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二人唏嘘不已,从此更加恩爱。这是命运之神在描绘人间图景时,无意间掉落了彩笔,才创造了这个美丽的故事。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唐诗鉴赏: 韩氏《题红叶》鉴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