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 深夜的泪

时间:2019-11-24 14:04来源:诗词歌赋
生波停了掀簸; 深夜啊!—— 深默的寒潭! 澈虚的古镜! 行人啊! 回转头来, 照照你的颜容罢! 啊!这般憔悴…… 轻柔的泪, 温热的泪, 洗得净这仆仆的征尘? 无端地一滴滴流

  生波停了掀簸;
  深夜啊!——
  深默的寒潭!
  澈虚的古镜!
  行人啊!
  回转头来,
  照照你的颜容罢!
  啊!这般憔悴……
  轻柔的泪,
  温热的泪,
  洗得净这仆仆的征尘?
  无端地一滴滴流到唇边,
  想是要你尝尝他的滋味;
  这便是生活的滋味!
  枕儿啊!
  紧紧地贴着!
  请你也尝尝他的滋味。
  唉!若不是你,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这腐烂的骷髅,
  往那里靠啊!
  更鼓啊!
  一声声这般急切;
  便是生活的战鼓罢?
  唉!擂断了心弦,
  搅乱了生波……
  战也是死,
  逃也是死,
  降了我不甘心。
  生活啊!
  你可有个究竟?
  啊!宇宙的生命之酒,
  都将酌进上帝的金樽。
  不幸的浮沤!
  怎地偏酌漏了你呢?
  (原载 1922 年 4 月 4 日《清华周刊·双四节诗刊》,后收入《红烛》)

图片 1

一醉醒来春又残。野棠梨雨泪阑干。玉笙声里鸾空怨,罗幕香中燕未还。终易散,且长闲。莫教离恨损朱颜。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画鸭懒熏香。绣茵犹展旧鸳鸯。不似同衾愁易晓,空床。细剔银灯怨漏长。几夜月波凉。梦魂随月到兰房。残睡觉来人又远,难忘。便是无情也断肠。

《鹧鸪天》

《鹧鸪天》

《生查子》

图片 2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图片 3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 深夜的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