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6165.com: 闻一多先生的书桌

时间:2019-11-24 14:04来源:诗词歌赋
忽然一切的静物都讲话了, 忽然间书桌是怨声腾沸: 墨盒呻吟道“我渴得要死!” 字典喊雨水渍湿了他的背; 信笺忙叫道弯痛了他的腰; 钢笔说烟灰闭塞了他的嘴, 毛笔讲火柴烧秃

  忽然一切的静物都讲话了,
  忽然间书桌是怨声腾沸:
  墨盒呻吟道“我渴得要死!”
  字典喊雨水渍湿了他的背;
  信笺忙叫道弯痛了他的腰;
  钢笔说烟灰闭塞了他的嘴,
  毛笔讲火柴烧秃了他的须,
  铅笔抱怨牙刷压了他的腿;
  香炉咕喽着“这些野蛮的书
  早晚定规要把你挤倒了!”
  大钢表叹息快睡锈了骨头;
  “风来了!风来了!”稿纸都叫了;
  笔洗说他分明是盛水的,
  怎么吃得惯臭辣的雪茄灰;
  桌子怨一年洗不上两回澡,
  墨水壶说“我两天给你洗一回。”
  “什么主人?谁是我们的主人?”
  一切的静物都同声骂道,
  “生活若果是这般的狼狈,
  倒还不如没有生活的好!”
  主人咬着烟斗咪咪的笑,
  “一切的众生应该各安其位。
  我何曾有意的糟蹋你们,
  秩序不在我的能力之内。”
  (原载 1925 年 9 月 19 日《现代评论》第 2 卷第 41 期,后收入《死入》)

德牧给人的感觉总是高大威猛的,庄重而威严的。但是这位网友家的这只德牧却画风柔美,这个德牧总是一副“林黛玉”式表情。这样楚楚可怜的表情放在德牧身上,倒不是违和,只是让人有些不适应。看着像是来搞笑的德牧,得知背后的故事后,却让人泛起阵阵心酸。

6165.com 1

这只德牧,要说它为什么总是这副担忧的表情,就要追溯到它的伤心往事了。原来它是从小生活在条件恶劣的繁殖场里的,面对周围脏乱差的环境,不仅生活的艰苦,也没有感受过一丝的爱。不光如此,它在离开繁殖场,开始新的生活后,原本以为从此可以开开心心的陪伴在主人身边,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结果令人难过的是由于主人的各种原因,德牧已经辗转了好几个家庭,这已经是它的第四任主人了。

6165.com 2

尽管现如今拥有了非常爱它的主人,拥有了美满幸福的家庭,德牧仍然是整天忧心忡忡的。这可能跟它之前的遭遇有很大关系,在经历了那么多伤心的事情之后,它变得没有安全感,很担心主人会再次抛弃它,同时也是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害怕失去主人。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6165.com: 闻一多先生的书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