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14长夜

时间:2019-11-24 14:04来源:诗词歌赋
宫 怨 宫怨 李益 李益 露湿晴花春殿香, 月明歌吹在昭阳。 似将海水添宫漏, 共滴长门一夜长。 露湿晴花春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阳。 和王昌龄“奉帚平明”、“闺中少妇”等名作之同

宫 怨

宫怨

李益

李益

  露湿晴花春殿香, 月明歌吹在昭阳。
  似将海水添宫漏, 共滴长门一夜长。

露湿晴花春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阳。

  和王昌龄“奉帚平明”、“闺中少妇”等名作之同,此诗的怨者,不是一开始就露面的。长门宫是汉武帝时陈皇后失宠后的居处,昭阳殿则是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居处,唐诗通常分别用以泛指失宠、得宠宫人住地。欲写长门之怨,却先写昭阳之幸,形成此诗一显著特点。

6165.com,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

  前两句的境界极为美好。诗中宫花大约是指桃花,此时春晴正开,花朵上缀着露滴,有“灼灼其华”的光彩。晴花沾露,越发娇美秾艳。夜来花香尤易为人察觉,春风散入,更是暗香满殿。这是写境,又不单纯是写境。这种美好境界,与昭阳殿里歌舞人的快乐心情极为谐调,浑融为一。昭阳殿里彻夜笙歌,欢乐的人还未休息。说“歌吹在昭阳”是好理解的,而明月却是无处不“在”,为什么独归于昭阳呢?诗人这里巧妙暗示,连月亮也是昭阳殿的特别明亮。两句虽然都是写境,但能使读者感到境中有人,继而由景入情。这两句写的不是宫怨,恰恰是宫怨的对立面,是得宠承恩的情景。

宫怨是个老话旧题,差不多的人都对这老题说道过几句。昭阳宫、长门宫又是常被念叨出来的人家。昭阳宫的名主儿是赵飞燕女士,汉成帝皇后;长门宫的名主儿是陈阿娇女士,汉武帝皇后。两人的日子本不搭界,却常常被搁到一处讲究,赵女士是得宠的代表,陈女士是失宠的代表。得宠失宠本是常事,论说起来,这其中的美女们也是举不胜举,偏是赵陈二女士赚了最多的关注率,私下估计,当与她们的出身有关。赵女士虽擅舞,身份却是舞姬,着实低微至极,虽然无出,但姐妹相扶,稳坐了皇后宝座。陈女士的母亲是有权势的馆陶大长公主,夫婿是自己的堂弟,本来就亲上加亲,两小无猜的年纪,堂弟就有金屋藏娇的允诺,堂弟上位,陈女士的母亲还很出了力,但到头来,陈女士还是被拉下皇后的座位,废居长门宫,没几年,就下世了。宫里的女子,荣辱、福祸、乃至性命,都拴在君王的喜好上面,得宠失宠之间,天地云泥之别。常人多把赵女士陈女士相较,更显出君恩的无常。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14长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