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6165.com:闻一多诗集: 睡者

时间:2019-12-01 09:43来源:诗词歌赋
灯儿灭了,人儿在床; 月儿的银潮 沥过了叶缝,冲进了洞窗, 射到睡觉的双靥上, 跟他亲了嘴儿又偎脸, 便洗净一切威情的表象, 只剩下了如梦幻的天真, 笼在那连耳目口鼻 都分

  灯儿灭了,人儿在床;
  月儿的银潮
  沥过了叶缝,冲进了洞窗,
  射到睡觉的双靥上,
  跟他亲了嘴儿又偎脸,
  便洗净一切威情的表象,
  只剩下了如梦幻的天真,
  笼在那连耳目口鼻
  都分不清的玉影上。
  啊!这才是人的真色相!
  这才是自然的真创造!
  自然只些一副模型;
  铸了月面,又铸人面。
  哦!但是我爱这睡觉的人,
  他醒了我又怕他呢!
  我越看这可爱的睡容,
  想起那醒容,超发可怕。
  啊!让我睡了,躲脱他的醒罢!
  可是瞌睡象只秋燕,
  在我眼帘前掠了一周,
  忽地翻身飞去了,
  不知几时才能得回来呢?
  月儿,将银潮密密地酌着!
  睡觉的,撑开枯肠深深地喝着!
  快酌,快喝!喝着,睡着!
  莫又醒了,切莫醒了!
  但是还响点擂着,鼾雷!
  我只爱听这自然的壮美的回音,
6165.com,  他警告我这时候
  那人心宫的禁闼大开,
  上帝在里头登极了!
  (曾收入《红烛》,1923 年,上海泰东图书局)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6165.com:闻一多诗集: 睡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