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 一个观念

时间:2019-12-01 09:43来源:诗词歌赋
你隽永的神秘,你美丽的谎, 你倔强的质问,你一道金光, 一点儿亲密的意义,一股火, 一缕缥渺的呼声,你是什么? 我不疑,这因缘一点也不假, 我知道海洋不骗他的浪花。 既然

  你隽永的神秘,你美丽的谎,
  你倔强的质问,你一道金光,
  一点儿亲密的意义,一股火,
  一缕缥渺的呼声,你是什么?
  我不疑,这因缘一点也不假,
  我知道海洋不骗他的浪花。
  既然是节奏,就不该抱怨歌。
  啊,横暴的威灵,你降伏了我,
  你降伏了我!你绚缦的长虹——
  五千多年的记忆,你不要动,
  如今我只问怎样抱得紧你……
  你是那样的横蛮,那样美丽!
  (原载 1927 年 6 月 23 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后收入《死水》)

如果放下特殊性,我还是我,会怎样呢?

早晨醒来耳边响起的第一句话是“如何降伏其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如何变得更柔软?

正在某宝上浏览口红时,忽然想起来,曾经我很讨厌涂口红,涂上口红之后性感的嘴唇太张扬,我甚至因此而恐慌!批判自己是坏女人,批判自己不正经,批判自己想要招蜂引蝶、勾三搭四!我怎么能接受如此轻浮的自己?

平凡的云,却可以不时呈现各种美丽的样子,令人心弛神往。

不然,试试看?

木槿

好似天上的云,柔软,平凡,无所住。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 一个观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