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闻一多诗集: 忆菊

时间:2019-12-01 09:43来源:诗词歌赋
你是有历史有,有风俗花。 (重阳前一日作) 插在长颈的虾青瓷的瓶里, 六方的水晶瓶里的菊花, 钻在紫藤仙姑篮里的菊花; 守着酒壶的菊花, 陪着螯盏的菊花; 未放,将放,半放

  你是有历史有,有风俗花。

  (重阳前一日作)
  插在长颈的虾青瓷的瓶里,
  六方的水晶瓶里的菊花,
  钻在紫藤仙姑篮里的菊花;
  守着酒壶的菊花,
  陪着螯盏的菊花;
  未放,将放,半放,盛放的菊花。
  镶着金边的绛色的鸡爪菊;
  粉红色的碎瓣的绣球菊!
  懒慵慵的江西腊哟;
  倒挂着一饼蜂窠似的黄心,
  仿佛是朵紫的向日葵呢。
  长瓣抱心,密瓣平顶的菊花;
  柔艳的尖瓣钻蕊的白菊
  如同美人的拳着的手爪,
  拳心里攫着一撮儿金粟。
  檐前,阶下,篱畔,圃心的菊花:
  霭霭的淡烟笼着的菊花,
  丝丝的疏雨洗着的菊花,——

  金的黄,玉的白,春酿的绿,秋山的紫,
  ……
  剪秋萝似的小红菊花儿;
  从鹅绒到古铜色的菊;
  带紫茎的微绿色的“真”菊“
  是些小小的玉管儿缀成的,
  为的是好让小花神儿
  夜里偷去当了笙儿吹着。
  大似牡丹的菊王到底奢豪些,
  他的枣红色的瓣儿,铠甲似的,
  张张都装上银白的里子了;
  星星似的小菊花蕾儿
  还拥着褐色的萼被睡着觉呢。
  啊!自然美的总收成啊!
  我们祖国之秋的作啊!
  啊!东方的花,骚人逸士的花呀!
  那东的诗魂陶元亮
  不是你的灵魂的化身罢?
  那祖国的登高饮酒的重九
  不又是你诞生的吉辰吗?
  你不象这里的热欲的蔷薇,
  那微贱的紫萝兰更比不你。

  啊!四千年的华胄的名花呀!
  你有高超的历史,你有逸雅的风俗!
  啊!诗人的花呀!我想起你,
  我的心也开成顷刻之花,
  灿烂的如同你的一样;
  我想起你同我的家乡,
  我们的庄严灿烂的祖国,
  我的希望之花又开得同你一样。
  习习的秋风啊!吹着,吹着!
  我要赞美我祖国的花!
  我要赞美我如花的祖国!
  请将我的字吹成一簇鲜花,
  金的黄,玉的白,春酿的绿,秋山的紫,
  然后又统统吹散,吹得落英缤纷,
  弥漫了高天,铺遍了大地!
  秋风啊!习习的秋风啊!
  我要赞美我祖国的花!
  我要赞美我如花的祖国!
  一九二二,一○
  (原载 1923 年 1 月 13 日《清华周刊》第 267 期《文艺增刊》第 3 期,后收入《红烛》)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闻一多诗集: 忆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