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6165.com怪力故事集―船上第七日(一)

时间:2019-12-01 09:43来源:诗词歌赋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我来了,因为我听见你叫我; 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火, 我来了,不知道是一场空喜。 我会见的是噩梦,那里

  我来了,我喊一声,迸着血泪,
  “这不是我的中华,不对,不对!”
  我来了,因为我听见你叫我;
  鞭着时间的罡风,擎一把火,
  我来了,不知道是一场空喜。
  我会见的是噩梦,那里是你?
  那是恐怖,是噩梦挂着悬崖,
  那不是你,那不是我的心爱!
  我追问青天,逼迫八面的风,
  我问,拳头擂着大地的赤胸,
  总问不出消息;我器着叫你,
  呕出一颗心来,——在我心里!
  (曾收入《死水》,1928 年,上海新月书店)

虽未睁眼,但是我感觉到现在是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我应该在家里,躺在我干净整洁没有一点多余装饰的床上,奇怪,为什么会熙熙攘攘的人声,这冰凉的落在脸上的水是怎么一回事? 可能是做梦,我经常有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就是,虽然梦着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梦着,人声可能是电视忘记关了吧,水是床头加湿器又坏了吧,真是讨厌,明天就去买个新的好了,我翻了翻身子,想重新进入深度睡眠。 等等,我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不对不对,我是个不喜房间有多余东西的人,房间东西整整齐齐,虽独自睡了一张双人床,可床上除了一只枕头和一床被子什么也没有,那我碰到了什么,我把身子又往那边移了移,想感知一下碰到何物,眼睛实在是睁不开啊,每次极度困倦的时候,噩梦都让我醒不来,这次肯定又是个噩梦,还如此真切,明天一定打电话讲给小闺蜜,告诉她我脑洞又变大了。 我拿手摸了摸,这触感,应该是木头,离我很近,木头啊,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想着,自己工作太紧张出现幻觉了,不对!如果是做梦!我!我为什么可以摸的到!我!我努力睁开极度酸涩的眼睛,想确认这是个噩梦,我睁开眼借着一点点光看到,我在一个像是公共宿舍的地方,还有几个人在睡着,都是一张小小的床,靠着墙壁,我开始恐慌了起来,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都是什么人? 不行,我得镇定一些,好好想想,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坐半小时公交车回家,到路口还买了几个包子,最近加班太累总懒得做晚饭,回家跟妈妈通了电话,说这周末回去,问他们要不要我带什么东西,我工作的地方是家乡的邻居,虽说在外省,可动车两个小时就能回去,来去方便的很,跟妈妈通完电话,洗漱完看了会儿电视剧,也就睡了,没什么异常啊! 既然想不到为什么到这,干脆先不想了,搞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再快点回去!这里的人无法分辨好坏,所以我得轻点尽量不吵醒他们,那个有亮光的地方应该是个出入口,好,我现在要下床去看看,我坐起来拿脚探了探地上,高兴的差点叫出来,我的鞋居然在,迅速穿好蹑手蹑脚到了那个亮光的地方,有台阶?木质的?我缓步走了上去,轻轻打开那扇门,天刚破晓的微光照在我身上,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现在我看到了,这是一艘停靠在码头的船!还是很旧很原始的客船!我现在来到了甲板上,甲板上有很多人,有些坐在椅子上看书,有些刚刚醒来在整理衣饰,天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奇怪,有些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有些是印度服装,还有些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大家说话的时候都交头接耳,声音小的只有对方能听到,脸上的表情都很淡漠,看不出任何心情,而这个所谓的码头,也不过就这一艘船,周围除了船上的人再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 我走到一个角落想冷静一下,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6165.com怪力故事集―船上第七日(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