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诗词歌赋 > 正文

惜春·记 长安白牡丹

时间:2019-12-01 09:43来源:诗词歌赋
裴给事宅白牡丹 长安豪贵惜春残 裴潾 争玩街西紫牡丹 长安豪贵惜春残, 争赏街西紫牡丹。 别有玉盘承露冷, 无人起就月中看。 别有玉盘乘露冷 在唐代,观赏牡丹成为富贵人家的一

裴给事宅白牡丹

长安豪贵惜春残

裴潾

争玩街西紫牡丹

  长安豪贵惜春残, 争赏街西紫牡丹。
  别有玉盘承露冷, 无人起就月中看。

别有玉盘乘露冷

  在唐代,观赏牡丹成为富贵人家的一种习俗。据李肇《唐国史补》记载:“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中唐诗人刘禹锡也有诗为证:“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赏牡丹》)。

无人起就月中看

  当时,牡丹价格十分昂贵,竟至“一本有直数万者”。(亦见《唐国史补》)牡丹中又以大红大紫为贵,白色牡丹不受重视。裴潾这首诗的前两句便形象而概括地写出了唐代的这种风习。

整整一年过去了。长安城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硝烟纷乱。时间历经多少磨难,才使那华美的宫殿和往昔的盛世回音早已残败不堪。它终究会被安定所替代。老百姓希望能够立刻从昨日饥馑交迫的悲梦中苏醒过来,取而代之的将会是怎样的世界呢?就在一年前的今天,他们还无从知晓这一切......

  “长安豪贵惜春残,争赏街西紫牡丹。”唐代京城长安有一条朱雀门大街横贯南北,将长安分为东西两半。街西属长安县,那里有许多私人名园。每到牡丹盛开季节,但见车水马龙,观者如堵,游人如云。选择“长安”、“街西”作为描写牡丹的背景,自然最为典型。作者描写牡丹花开时的盛景,只用“春残”二字点出季节,因为牡丹盛开恰在春暮。作者没有对紫牡丹的形象做任何点染,单从“豪贵”对她的态度着笔。豪贵们耽于逸乐,“无日不看花”,桃杏方尽,牡丹又开,正值暮春三月,为“惜春残”,更是对牡丹趋之若鹜。以争赏之众,衬花开之盛,“惜春残”一笔确实收到了比描写繁花似锦更好的艺术效果。

唐诗所言:“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这大概是终日“隐身”豪门贵族们不同于市井小民的消遣娱乐方式吧——“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首句所描摹的是一派贵族公子肆意洒脱的模样。他们似乎只有骄矜豪奢,全然不顾那马蹄下被埋没在浩浩荡荡风尘中的落花。

编辑:诗词歌赋 本文来源:惜春·记 长安白牡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