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六6班的坏小子(2)

时间:2019-10-16 23:54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嗨,各位亲爱的小耳朵们,欢迎收听FM520中国校园之声,我是纪夏我总是很享受这样的慢时光。没有课业,没有烦恼,只是静静的听歌,听别人的故事。曾经我常做的幻想就是有一

摘要: 嗨,各位亲爱的小耳朵们,欢迎收听FM520中国校园之声,我是纪夏我总是很享受这样的慢时光。没有课业,没有烦恼,只是静静的听歌,听别人的故事。曾经我常做的幻想就是有一天,如果有一个人也为我点一首歌,而我正好 ...

  第二天。”太阳都晒屁股啦,还不起床。今天星期一,一会儿给我起床,吃饭,上学去!”每周一刘凯都会在母亲那母鸡似的呐喊中起床。

“嗨,各位亲爱的小耳朵们,欢迎收听FM520中国校园之声,我是纪夏……”我总是很享受这样的慢时光。没有课业,没有烦恼,只是静静的听歌,听别人的故事。曾经我常做的幻想就是有一天,如果有一个人也为我点一首歌,而我正好在收音机前,那该是多么大份的惊喜。我想我一定会笑昏过去。

  ”切,喊我这么早就上学,不就是为了去麻将店在位置打麻将吗?哼!”刘凯嘟嚷道。        路上。”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有病啊,起的这么早。”刘凯一大早就唱着他改变的小曲儿去校长室投稿去了。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个妄想告诉肖肖,她笑的喷了一桌的米饭,然后用手摸着我的头说:“傻姑娘,大白天就别做梦了,吃饭,吃饭。”我白了她一眼,“这至少说明我还是一个有追求的人。”肖肖赶紧接话茬,“求求同学,你不会就这点理想了吧?好吧,改明儿我送你一首。”果不其然,当天晚上我就听到了一首肖肖同学送给求求姑娘的歌《小芳》,当时我简直想找堵墙把自己给埋了,害我那几天我都不敢抬头走路,逢人就靠边。原来被送歌的感觉如此不堪。

    一进门便看见人山人海的,不经头脑发麻,没错,他有密集恐惧症。     

“何肖肖,你太可恶了,你怎么能点那一首歌!”在路上逮到肖肖正和一男生手牵着手在散步,我箭步如飞跑过去。她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又作撒娇状来安抚我,“别生气了,我的求求姐,求求你了,下不为例!我发誓!”,“别动不动就发誓,誓发多了就像放屁!”我怒气未消,“好了,求求,我答应你下次给你点一首好听的歌,好不好嘛……”,边说边求绕“行了,行了,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旁边这帅哥是谁啊?”我打探起来。“他叫刘凯,高三四班的,我男朋友。”肖肖心花怒放的介绍。我上下打量了对面的男生,把肖肖拉到一边,“据我所知,上一任分手才一个星期吧,你这速度也太快了,都赶上神舟七号了。”,“你尽会说笑,都认识一百多小时了,不快,不快。”“我以长辈的身份奉劝你一句,别玩火烧身了!”,“我也奉劝你一句,你不过比我早出生一分钟,长辈称不上哈,虽然咱们是双胞胎,但咱们不同姓。”,“行,我劝不动你,我总会有办法的。”,“啊,姐,你不会要告诉老肖吧,我求你了,你大人有大量,放我小人一马吧!”。“现在后悔,晚了!”我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呀!你让一下,谢谢,谢谢!”刘凯只好用他的绝招——无敌插队法 。     

“肖肖,求求,下来吃饭了。”老妈在楼下催促着。“来了,来了。”我以一秒之速滑到楼下,肖肖像淑女般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走下来。“啊,今天有烧鹅,我的最爱。”说完正伸手过去却被老爸挡住了。“爸,干嘛不让人吃啊。”我快要哭出来了,“你把电话里说的那事再讲一遍。”老爸发话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啊。”我开始装傻。“你说肖肖谈男朋友的事是不是真的?”老爸不耐烦的问,“没有,我每天都跟她在一起,她哪有机会约会。”我忙解释,“那就好,开动吧。”老爸松了一口气,我斜斜的向肖肖抛了一个媚眼。我却在心里窃喜,飞轮海演唱会门票终于有谱了。

终于到了收稿处,刘凯连忙把稿子交了上去,并小声叮嘱道:”你一定要仔细看哦,一定要仔细……”没说完便被人流挤走了”

扑嗵一声,放在扶拦上的水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我慌张的往下面张望,幸好下面没人,要是砸到谁了我可负不起责。正准备下楼去捡水桶时,迎面上来一个全身湿透穿蓝色校服的男生,我有些诧异,明明看着是蓝天白云的,什么时候就下雨了。“同学,外面下雨了吗?”我喊住这位同学,他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你觉得很好笑吗?”然后不理不睬上楼去了。我觉得这位同学简直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打听一下天气,至于生那么大气吗?下到一楼,我抬头看看耀眼的光芒,环顾了四周干燥的水泥路,突然像被雷击过,颤抖不止。

  ”  刘凯,是你吗!”一位短发戴眼镜的女孩向着刘凯招手。 

“学长,加油,学长,加油”一群短袖,长发在操场周围欢呼着。围在中间的是学校盛名远扬的篮球队,听说他们不仅人长相帅,学习也好,每每听到类似的赞扬我都选择忽略。人哪有完美的。不过好奇害死猫,我还是想去一探究竟。我费尽吃奶的力气挤进人群,用那双两百多度的近视眼四处搜索着美脸,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脸部的轮廓的确很有美感。“大爱小凡学长,小凡学长加油”,我有些吃惊,这不是肖肖的声音吗?我在人群里左看右看,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短裙抹胸的风流女子扯着大嗓门在喊加油。我走到她身边,推了推她,“你的刘凯哥哥呢?不会又走丢了吧?”,“分了,他有洁癖,吃饭不洗手。”肖肖不以为然的解释。“你找的分手理由总能让人笑喷。”,“哪有,我现在有新的猎物了,你看,就是穿6号球服的,浓眉大眼的那个。“,我努力朝肖肖描述的方向望去,那人感觉有些面熟,“哦,是他啊。”,我自言自语着。“你嘀咕什么呢,看帅哥吧!”肖肖拉着我一起欢呼跳跃。

刘凯转身一看,咦!这不是那个转学生吗?她怎么在这儿?”嗯,是我,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上次不小心泼了你一身污水,我想请你吃冰激淋来补偿你,你愿意吗?”我用钢笔在纸上写着,然后又将纸揉成一团,想了想,又铺开一张新纸重写。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写,然后再揉。同桌珠珠见我折腾来折腾去,凑过来打听,“给谁写情书呢?”,“没有啊,我在练字。”我心虚的辩解。“哼,不看就不看,有什么大不了的。”珠珠生气的走开了。我看着面前的纸团,心里乱如麻,发泄式的把写好的纸条撕碎扔到桌椅里。心里嘀咕着,不就是一桶擦玻璃的脏水嘛,反正他也不知道是我干的,我才不要道歉呢。

  ”  噢!你好,你好,我叫余小芮。刚刚看到了你交的稿子,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就擅自帮你改了许多,希望你能原谅。”只见女孩抬起头,目视着刘凯。

“这个位子有人吗?”一种带有磁性的声音小心在耳边回响。我摇摇头,并没有抬头看的意思,眼睛盯着手里的《红楼梦》出神。那人小心翼翼的坐下。半个钟头后,一张纸条递到我眼前,我向左边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是他。我打开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写着几个字:你后面拉链开了,旁边还画一笑脸。我的脸顿时变得火辣辣,真想找个地缝躲一躲。我赶紧跑进洗手间,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发现拉链明明是闭着的。我顿时火冒三丈,冲到他面前,指着他大吼,“秦小凡,你这样有意思吗?喜欢以作弄人为乐是吧!”,他慢慢的抬起头,平静的说:“同学,这是阅览室,请不要大声喧哗。”我更加来气了,抢过他手中的书,“你今天必须给我道歉,要不然,要不然我就……”,“要不然你就怎样?说出来啊。”他幸灾乐祸的反问我。我气急败坏,抖擞的说不出话来。其他同学都纷纷起来抗议,我只好哭着冲了出去。

6165.com,      ”什么?你帮我改了稿子?天呐!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进决赛?”刘凯气急败坏地说道。他这一叫,许多人围住了他们。过了一会儿,有些人都嚷着什么。

烈日当空,全校两千五百名学生挤满了整个操场,让人有种快窒息的感觉。“姐,你看小凡学长也坐在这一排,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肖肖又露本性了。“要去你去,我没那个力气。”我不耐烦的白了她一眼。肖肖只好嘟了嘟嘴不再说话。“下面有请王校长宣布《第十届作文比赛》获奖名单。”我紧张万分,为了这个比赛我牺牲了暑假去北海道游玩的机会,看了将近五十本书,今天终于要看到成果了,心里百花盛开。“第一名,高三中班秦小凡。”台下一片掌声和欢呼声,我感觉手心里正冒着冷汗,“第二名,高二小班吴求求”,稀稀拉拉的掌声在台下刮着,我长嘘了一口气。“第三句,高一大班田晓。”台下掌声又高涨。我突然意识到人与人的区别真是太过分了。“请三位获奖选手上台来领奖,大家欢迎!”掌声像雷声般响彻在操场上空。我得意的笑了,总算也跟着沾了点光。为了按捺住心中的欣喜,我缓缓的走向舞台,这时,秦小凡正用一种略带喜悦的眼神站在台上看着我,我的心里敲起了蒙鼓,他不会趁机找茬让我在全校出丑吧?越靠近舞台,我的脚步越沉重,上台阶的时候都险些有点没站稳,差点掉下来,还好背后有一个人撑了我一下,这个小怯场的举动引得台下一阵轰笑。我的脸唰的一下全红了。可恶的秦小凡,你不就是想让我在在众人面前出洋相,看我的好戏吗!这下你满意了!我握紧拳手,面带微笑,对着台上的秦小凡发泄我心里的愤怒。

      只听见:”听说这余小芮可夺过全国诗歌大赛的奖呢!有些人求她改,她都没空。这次她帮这个男生改了,这男生还生气了呢!””哈哈,真的?这男生也真是傻,不知哪个班的?”……

“下面是一位叫秦小凡的小男生为他喜欢的女生点的一首歌,他说,也许我们的见面总是不那么的愉快,而且还有很多的误会,在这里,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偶尔也喜欢爆粗口,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真实的你。如果你愿意,可否请你喝杯冰激淋,我的求求姑娘。一首飞轮海的《2月30号》不见不散。”音乐一响起,宿舍里就一阵闹轰轰,“求求,你被表白了,而且还是秦小凡,你好幸福噢!”上铺的钱妞探出头来,“是呀,是呀,求求,你藏的好深哦!”对面的唐妞也说话了,“真是可惜,秦小凡怎么会喜欢求求这样的女孩子呢?”珠珠自言自语的说着。我的脑海里立马闪出一个念头,“定是肖肖搞的鬼,明天找她算账去!”,这时,收音机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求求,你能原谅我吗?不作声就算默认了。”

    刘凯见他们都偏向余小芮,双颊发烫,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余小芮一眼,便心有不甘地跑了。 

我掐了掐自己,痛的直喊哎哟。

  下午。经过层层筛选,比赛终于要开始了。广播开始播预备人员:” 请下面这些同学到主席台准备举比赛,李晓峰,张潋弦……余小芮,刘凯。再念一遍,请下面…...”        刚吃完饭的刘凯听到这话激动极了,也不管洗不洗手,把满是油的手往旁边的胡深身上一擦,便急匆匆地跑到主席台旁。胡深也不抱怨,只无奈的摇摇头。   

收音机里立马传来一句:“不见不散”

  ”咳咳,这次诗歌大赛我们玩儿点不一样的。额,我们诗词现编,如何?”校长接着说,”李晓峰和郭黄泽一组,张潋弦和熊戈一组……最后余小芮和刘凯一组。余小芮和刘凯先来吧,比赛快开始了,加油!”  说完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刘凯听到他和余小芮一组时心里很不爽。

  20分钟后。   

  ”请第一组选手上场,欢迎余小芮和刘凯!掌声欢迎!”场下掌声一片,是刘凯更加紧张了,手心全是汗。   

    ”今天的主题是四季和大自然,你们可以写大自然的所有物,或对四季的感受。那各就各位——开始!”   

    只见余小芮在台上奋笔疾书,而刘凯迟迟不肯下手。   

  ”刘凯同学,怎么了,没有思路?要快点哦,只算十分钟了。”主持人提醒道。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六6班的坏小子(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