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冲田公园旁边的疑案(6)

时间:2019-10-21 01:40来源:书评随笔
或许,在失去的同时才有勇气从头开始,那么,现在的惠子,真的拥有了从头开始的勇气了吗? 吉岗变得越来越兴奋,他有些焦燥起来。“会不会是陷阱?”吉岗的大脑飞快地旋转着,

或许,在失去的同时才有勇气从头开始,那么,现在的惠子,真的拥有了从头开始的勇气了吗?

吉岗变得越来越兴奋,他有些焦燥起来。“会不会是陷阱?”吉岗的大脑飞快地旋转着,他有点发晕。眼睛却紧贴在望远镜上不肯挪开……他发现惠子搬来一个椅子,然后笨手笨脚的爬到了窗台上,身体就像一个十字架一样贴到了玻璃窗上。她踮起了自己的脚尖,飞翔一样的挺立着,望远镜里体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吉岗有些按耐不住了。

还记得只身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时候,她拖着行李箱,沉重、焦虑、又带着期许,对于三年都生存在荒漠中的惠子来说,这个繁华拥挤的城市那么新鲜的树,路边的花生机盎然,貌似一切都为了迎接这个风尘仆仆又远道而来的自己,可是,那个艰难面试的春天并不都是可爱的,一次次的面试,一次次的失败,惠子甚至怀疑自己不该跻身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有时会想如果当初不离开那个安宁的小镇,如果选择和闺蜜一样在那个小镇嫁人,生子,又会怎样,可是,后来,惠子还是坚持下来了,终于找到了自己觉得还可以的工作,从此惠子认为这个城市接纳了自己,只是,一年过去了,惠子的认真努力并没有得到很明显的回报,工资仅够房租和自己的生活费,甚至都不敢出门去趟门票超过100元的旅游景点。每天努力的惠子充实,却也失望,只是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那个心里的盖世英雄并没有出现,惠子甚至不相信了爱情,她甚至会想,如果之前追过她的男生敢在她落魄的时候过来拉着她的手,哪怕只说几句安慰的话,可能她都会奋不顾身嫁给她,可是毕竟,现实面前爱情和友情往往显得苍白无力。唯有那个深深痛着的,挣扎着的自己那么真实。

救护车赶到了,几名青年男女七手八脚的将惠子放进了车里。汽车打着响笛,“呜哇、呜哇”地开走了。

摘要: 拿着手里的病例表,惠子关心的居然 不是诊断结果如何,而是文档开头那个赫然醒目的数字,年龄:28;这个城市的高温持续不下,出门行走的每一步都是用汗水换来的,惠子是个懒女孩,如若不是高温持续耳朵没完没了的发炎 ...

关根一大早就习惯地钻进了芦苇丛,他也有些日子没有看见那个漂亮的裸体女人了。一出门他就默默地祈祷,今天可能会有好戏看。如果再见不到她,就过河去看看,能打声招呼也好,总之最好要认识一下。关根一边冥想一边钻进了芦苇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在他应该看到女人的地方,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光头的男人,并且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就在他楞神的时候,一辆警车“呜哇呜哇”地哭喊着向这边驶来,关根有些慌神了。

眼前的惠子终于起身走向了缴费的窗口,虽然在酷暑里挣扎并痛苦着,可这个经历过努力,也经历过失败的姑娘已然淡定了很多,也明白了许多,更勇敢了许多,或许能正视苦难的时候便是成长了的时候吧,失业和病痛夹扎着炎热的天气,眼泪显然并不如汗水来的容易。

“今晚不赶回来,本姑娘就嫁人了!”

拿着手里的病例表,惠子关心的居然 不是诊断结果如何,而是文档开头那个赫然醒目的数字,年龄:28;这个城市的高温持续不下,出门行走的每一步都是用汗水换来的,惠子是个懒女孩,如若不是高温持续耳朵没完没了的发炎,抑或但凡争气点的耳朵不影响她的睡眠,她是断然不肯冒着这40度的高温来医院的,加之医院的拥挤和喧闹,坐在诊室外休息区长椅上的惠子,脸色苍白,目光涣散, 走廊的病人模模糊糊从眼前流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惠子得的是老年痴呆,而此时的惠子,看着手里的病例单,久久的缓不过神来,或者年龄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惠子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没有好好认真的过一个生日了,记忆里最近的生日场景是大二那年在宿舍过的,那年她还不知道世间如此繁杂,那时候的她还有人从很远的地方寄过来生日蛋糕,那时候的姑娘们还都有个绚丽的梦。

点蓝字下接疑案(终)

街头的太阳依然刺痛着脸庞,连树叶都疲惫不堪,蜷缩着摇曳,耳朵隐约还在刺痛,汗水顺着脸颊流下,脚步依然轻盈,坚硬的街头未来的大街小巷必然不会留下这个姑娘寻觅的脚步,只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留下来,看着这座古城在春夏秋冬里变换,她相信自己终会化茧成蝶,这是惠子的信念。

公寓的居民像归巢的蚂蚁一样,纷纷缩回到各自的门洞里。

或许吧,至少,她明白了从新开始的意义,至于那个梦里的盖世英雄,来与不来,真的不再那么重要了。

惠子死了,非正常死亡!

时间悄悄的流过了4个年头,按理说4年理应变化万千,4年的惠子本该小有成就才对,而此时的惠子,除了这愕然又醒目的数字,使她不得不承认韶华易逝,却没有半点的成就可言,因为过了这个休息日,她将再次面临失业,一直以来,惠子认为她在等一个盖世英雄,而那个英雄总会在她委屈又无助的时候踩着七彩祥云而来,拯救她于这世间。可是,生活并没有像她想象的 那样,毕业后便踏进偏远的大边疆,哪里举目无物,除了突兀的工厂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惠子是个喜欢热闹的孩子,但她不知道自己靠什么意志居然在荒芜又单调的小镇守的了三年,这三年她在一直在思考自己能干什么,有什么梦想,可是想来想去她还是没想通,只是越来越明白自己并不喜欢这个荒芜的地方,于是,她果断辞职,她忘了当时那来的勇气,但清晰的知道办完手续时的惊慌,因为这个安宁,幽静的地方给过她安全感,对于一无所知连自己都不知道能干嘛的她,若是踏出这个小镇未来不知道会有多凶险,可是即便未可预知的前路茫茫无尽头,可是惠子是个倔强的丫头,依然踏上了征途。

冲田公园旁边的疑案

公园里普通的一天又开始了……关根却觉得世界的末日来临了,他感到所有的人都在死死的盯着自己,那个光头的老家伙、公寓里那些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男男女女,就连身穿黑色警服的青年人也在怀疑的偷窥着自己。

…… ……

警察勘察了现场以后,拉起了宽宽的黄颜色的警戒线。上面打印着一连串醒目的黑字 。

“他妈的!”

接到惠子的电话时,松田正在同老同学们推杯换盏。他口齿不清的回答说:

“你是怎么进来的?”

两三名身着黑色警服的年青人徘徊在惠子的门前,向公园方向瞭望着。

…… ……

…… ……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冲田公园旁边的疑案(6)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