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一纸流沙 第三章 彼年,初见

时间:2019-11-05 04:16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曾经我们都曾拥有过一个她。那个她会是你的记忆里的唯一,你们或许插肩而过,你们或许多少有些交际,你们或许是彼此产生爱慕,又或许是一个人的爱恋。但无论你们彼此是

摘要: 曾经我们都曾拥有过一个她。那个她会是你的记忆里的唯一,你们或许插肩而过,你们或许多少有些交际,你们或许是彼此产生爱慕,又或许是一个人的爱恋。但无论你们彼此是哪种情况,你们都只如初见。初见的意思是,在你 ...

摘要: 第二章 我正青春其实吧,动脑仔细一想,也不是他把她弄到了床上,可能是她早有计划,只不过自己中了她的圈套而已。后来薛凡跟朋友谈起那次事件,他云淡风轻的说你是没见在床上她那个骚样,刚开始进入时挺紧,我还奇 ...

曾经我们都曾拥有过一个她。那个她会是你的记忆里的唯一,你们或许插肩而过,你们或许多少有些交际,你们或许是彼此产生爱慕,又或许是一个人的爱恋。但无论你们彼此是哪种情况,你们都只如初见。初见的意思是,在你们的后来,人生中都没有她的存在,至少你们不会相守。当然,或许你们曾经一起接吻,曾经一起在床上让彼此达到高潮,曾经对彼此很熟悉,又或者是曾经爱恋着她的某一个部位很多年,就比如我在高中的时候曾经迷恋隔壁班一个女孩儿的双眸整整三年,再或者是你们只有机会见过一面,从此便没能忘记她容颜,她的弯弯睫毛,她的聪明伶俐,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举手投足,她的你们只见过一面的那一瞬间她的所有的所有,都成为你们初见时的永久记忆。

第二章 我正青春

他们曾在认识的短短半天内就把彼此的初吻给了彼此;他们曾在认识的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就有五六个晚上一起缠绵;他们曾经只见过一面,后来的很多年他都喜欢她,暗恋她,默默地关注她,一直到她上了大学,大学毕业,毕业了嫁人,他才不再关注;诸如此类,都是初见,因为他们的交际只是一瞬间,因为他们没有出现在彼此的后来,所以他们都只是初见。

其实吧,动脑仔细一想,也不是他把她弄到了床上,可能是她早有计划,只不过自己中了她的圈套而已。后来薛凡跟朋友谈起那次事件,他云淡风轻的说“你是没见在床上她那个骚样,刚开始进入时挺紧,我还奇怪,这套套都随时准备着呢,怎么感觉像处女呢,结果没一会儿就知道自己上当了,那儿越来越松。”

其实初见没有不好,初见的他们少了对彼此的辜负,却留住了初见时的美好记忆;初见的他们少了后来彼此的吵吵闹闹,却保留着初见时眼里最美的风景;初见的他们后来眼里只有当年那个他,不会出现后来老去的他。

那之后俩人便隔几个礼拜就相会一次,当然了,相会自然是为了解决各自的生理需求,彼此的男女朋友都离得远,总不能一年四季都靠自慰来解决吧。更何况,他薛凡是谁,自慰他可不干,自己有时候憋的实在难受,便会找个风月场所要个年轻一点儿的小姐来一发。可是小姐毕竟不干净,自己也不能常去,在这个学校待了一年不到,自己已经成功的把宿舍两个大男生培养成了真真的男人,那种地方去的时候也领着那两个朋友去,可是每次都是他自己进去找小姐,两个朋友便在桑拿房等他。

正如上述,这么些年,发生在薛凡身上的初见也很多。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他的情窦初开发生在小学四年级,那个时候身边其他的小孩儿还在玩布偶娃娃,而他已经开始给班里的女生排名次了,按这个女孩儿的长相是否达到他的审美标准,没错,当年只有四年级的他便鼓起勇气给班里长的最标准的姑娘写了情书;他的初吻发生在小学五年级的那个暑假里,那个她是个比他小一岁的长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所以后来一直到大学毕业每次听到身边的某某初吻还在,他都会惊讶上半天;他的初夜是在高一时生日的那天晚上,对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那也是人家的初夜。所以说这一路走来,成长为今天的他,不无道理。如今高三仅仅21岁的他拥有这种可以三天就把他看上的姑娘弄上床的本领,靠的不仅仅是那一张张的鲜红鲜红又耀眼的人民币,更多的是来自他对女人的了解,对人生的透彻,对自己的信心。

现在有了免费的送上门,当然是来者不拒了。别看这羽婷平时在外人面前安安静静的,可在熟人的床上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每次她都主动发来短信,短信里很委婉的说“好长时间没见你了,领着你的朋友来玩吧。”他就知道自己又要费些体力了,有好几次他们五六个人聚在一起,旱冰场滑旱冰,KTV唱歌,男男女女的搞的挺暧昧。喝点儿小酒啦,做个小游戏啦,都再正常不过了。有一次周六晚上薛凡叫着朋友朴含秋和陆焱还有羽婷和她的好闺蜜佳佳,五个人开了个包间唱歌,唱完歌都喝的有点儿高了,退房的时候薛凡神秘的把两个朋友叫到一边对他们说“你俩领着佳佳在外边沙发上等我一会儿,我办点儿事儿。”他边说边用眼神指了指已经躺在床上醉倒了的羽婷,倆朋友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俩人把佳佳搀扶着走出了包间。薛凡便从里边锁上门,拉上窗帘,和迷迷糊糊的羽婷又搞了一次。

有时深夜无眠的他,也会静静的一个人坐在昏黄的台灯下细数来路发生过的一切往事。那些逝去的青春,那些不再的人儿,那些鲜活的面孔,那些销魂的夜,但是他脑海里记忆最重要最多的还是那些一去不返的姑娘们。然往事随风而去,大多数都飘散在天涯,这是我们所不能左右的,好吧,有的只是那些微薄的记忆。

大约一个小时后吧,陆焱咚咚咚敲了敲包间的门,“薛凡,完事儿了吗?为了等你,把我们晾在外边一个小时了,好意思嘛你?”估计里边刚完事儿,“一会儿就好,总得把衣服穿上吧。”原来都完事儿了,羽婷还是醉的东倒西歪,薛凡自己穿上衣服,又一件件的给羽婷穿上,哪想女人这衣服穿起来可麻烦,光是一个文胸后边的扣子就费了老大功夫了,你说要穿吧,还得给人家穿出个样子来,总不能胡乱套上吧,女人不像男人,一个裤头,一条裤子,一个背心穿上完事儿。女人就不一样了,你说万一里边穿不好,某跟带子露出来就不好了。薛凡心理也纳闷,你说女人这文胸,往常脱她们的衣服,自己一只手过去文胸后边那扣子一下就被自己拉开了,谁曾想,自己这第一次给女人穿这玩意儿,原来这么困难。

万千烦恼丝,如同绕指柔。

相比薛凡来说,他的好哥们儿朴含秋就差远了,朴含秋是跟他同一个宿舍,同一个班的好哥们儿。名字是不是挺文艺,人家长的更文艺,张口文言文,闭口经典句,当然,倒也没到了知乎者也的程度。话说这朴含秋也交了个女朋友,眼看着宿舍最后一个处男也该告别处男身了,可是这文艺的人跟人家姑娘床上也搞文艺。据朴含秋自己坦白,跟自己的小女友开了两次房都没舍得把姑娘从女孩儿变成女人,最多也就是摸了摸上边,好像还顺便隔着天蓝色内裤摸了摸下边。当然,这也不能怪朴含秋,毕竟薛凡就那么一个,人家姑娘不同意他硬来呀,而且硬的不行来软的,据薛凡自己交代,他的第一次自己宁是把人家姑娘软磨硬泡了整整一晚上,才把事儿办成了。后来据兄弟们分析,估计是这畜生求了人家一晚上,人家一晚上都守身如玉,眼看着到了东方的天空漏出了一些红晕,太阳就快升起来了,人也累了,人家姑娘便躺那儿睡着了,就在这个时候,薛凡趁机而入,悄悄地把姑娘脱光,把人家从一个18岁的女孩儿一瞬间变成了女人,而自己也从此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也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你曾经是那个和他同床共枕过的她,我保证打死你也不会相信,这个时候的他会因为想念青春里的风景和你而流泪,你的心里只会以为他就是那个在床上能让你醉生梦死,很疯狂的色狼。话又说回来,人之初,性本善,谁都曾经有一颗洁白无瑕的,单纯的心,不过那一切都像是那年夏天一样一去不复返。而后来人的一生被一种外来的风景所影响,就像是秋冬之交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一样笼罩在人的周围,挥之不去。你的那颗童心也慢慢的被一颗社会心所取代,后来你的这颗心可以很势利,可以足够坚强,它不会再感觉到痛,可以不滴血,可以不流泪,总之它具备一切可以让你在你的未来生活下去的动力,可是它却不会再单纯,不再叫做童心。

而这朴含秋就差劲多了,人家姑娘躺床上两只手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天蓝色小内裤,他试着给她脱了两次,人家不同意,说怕疼,朴含秋也就心软了,只是隔着内裤摸了摸女友那神秘地带。

6165.com,寂静的夜,他无眠,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摊开一张信纸,罗列出几个记忆里一直在活跃着却有许久不见她身影的名字,原来有好多女孩儿与他只是初见。尽管后来身边没有她们任何一个女孩儿的音讯,但是他们曾经见过,尽管只是初见,但是他们却一直在他的心里,相反,薛凡自己也奇怪,在他的心里反而这些那些年插肩而过,又或者是暗恋过的她她她,却比跟他暧昧许久,或者是上床多次的几个女孩儿记忆更深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纳兰性德这话说的多么在理,它影响了多少痴男怨女对爱情的见解。初见真的挺好,初见的他们不说爱字,也不相爱,但他们可以上床,可以激情,可以一起高潮。同样,多少情侣深深的相爱,最后却各有千秋,各有天地。

就比如薛凡和羽婷,他们不恋爱,但可以随心所欲的上床,可以尽情的让彼此得到性福,再比如朴含秋和女友,俩人高中在一起整整两年,后来大一异地恋一年,俩人曾经也尝试过一张床上准备进入她,她也做好了准备让他进入自己。可是他爱她,她说她怕疼,她说可不可以留到结婚的时候再把第一次给他,他说,当然可以。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年以后俩人分手,她还是那个完整的她,他也还是个小处男。

这天中午下课后,薛凡把陆焱和朴含秋俩人叫过来让他们陪他出去一趟。

“大中午的吃完饭还得睡午觉呢!出去干吗去?”第四节课睡了一节课的陆焱迷迷糊糊的问薛凡。

“是呀,出去可以,那就午饭你请吧。”朴含秋趁火打劫。

“也没啥事儿,陪哥们儿去趟医院,买个药。”薛凡说。

玩笑归玩笑,去还是得去。

三人排成一排站在药店的柜台前,售药的是个漂亮的女医生,身穿白大褂,短沙宣头,薛凡说“给我来一盒舒婷。”

漂亮女护士问“几天了?”

薛凡纳闷“什么几天了?”

“我说你们哪天同房的?”护士姐姐亲切的说。

“哦,昨天晚上。”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一纸流沙 第三章 彼年,初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