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6165.com:开学

时间:2019-11-05 04:16来源:书评随笔
真不知道学生每天七点半就要上课是为了什么,难道我的分数拿的越高我就离梦想越近?那些大人物很多当年多没上过大学,结果他们实现了梦想。可我呢?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大夫,

真不知道学生每天七点半就要上课是为了什么,难道我的分数拿的越高我就离梦想越近?那些大人物很多当年多没上过大学,结果他们实现了梦想。可我呢?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大夫,这样得了胃癌的姥姥就不会去世了。我现在还想成为一名医生吗?就连我也不知道了。别人都说要上学才能当上大夫,但我现在学的呢?语数外政史地物理化,这哪一门跟医学又一毛钱关系啊?两年后我填志愿的时候,我真的会写上医科大学吗?

于是接下去都是开心的事情了,比如发新书。我总是抢着帮老师搬书,因为那样就可以抢先看到新书首发。

在寒假最后两天才写作业那是小学生干的,在刚刚开学后的几天以各种借口拖延时间然后妄图赖过那是初中生干的。而张安安这个高中级别的人物自然不用畏惧,作业全班也就想争课代表的人才会交吧。

到了初中住校的时候,我很苦恼,因为我不能带着镰刀去上学。于是我只能改用了自己不太喜欢的自动铅笔。自动铅笔的笔芯太细了太淡了,所以我总是怀念用镰刀削出的铅笔。

日久生情,而人皆有情。安安不想失去这段才刚要萌芽的感情。于是陪着李菲华逛街压马路,看着她拿起一个又一个的一架,换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然后一一放回向店家歉意地笑了笑,店家厌恶地翻了翻白眼。然后安安极不情愿地被李菲华拖着离开了舒适的椅子。

不仅是情人节。

陪着李菲华约会了三日,几乎走了好几个马拉松的路程,为了吃一家不知道是否真的想那人介绍的那么美味的麻辣烫,从城东去了城西。万幸的味道还真不错。之后寒假便只剩十天了。安安只想度过没有女友的游戏假期。

也没有小学生来坑你了。

离正式开学的倒数第五天,安安依旧和死党出去。这回二人学乖远离那个在安安母亲口中所谓的那个暴力罪恶的孵化所来到了另一个罪恶诞生地。这间地下台球厅曾多次出现聚众斗殴事件,有一次更是弄出了人命。当时死党在场目击了事件的发生却不了解事件的经过,他告诉安安总之是那个被一群人打的奄奄一息的矮个子从兜儿里掏出弹簧刀一刀戳进了那个没有打他只是下令的那人的后背,若那人能下令多打几秒中的话,那么他还能吃到今年的饺子。二人老老实实地在这个社会青年集聚的场所玩儿了大半天直到只剩下坐公交的两块钱。

但仔细回想,我发现自己的拖延症是选择性的。语文作业里的漫画和小作文,在没到家之前,我就可以在路上当作故事书看完。数学一位数的计算题和英语单词选择题,在假期前两天就可以做完,心血来潮的时候,日记也可以一天写两篇。剩下要动脑的部分,就那样烂在了角落里,每天都被我惦记好几遍,直到最后几天,才被我硬着头皮翻出来。

这一习惯是从母亲那儿偷来的。七岁那天小安安想看看那本放在书架最高层的那本书。够不着,于是便来搬椅子。然后从一堆旧书中抽出了想要的那一本。翻的看了几页后觉得无聊便放了回去。站在椅子上然后把那层书架上不认识的书皮抽出来看看是什么书名,反正也看不懂便翻一翻就放回去了。在最角落发现一本没有包过皮的棕色的书,那是在抽出它的高大的邻居时才发现的。那本书与其他格格不入,这强烈的引起了小安安的好奇心里,抽出来后打开第一页,发现是个本子。第一页上写的“老公与儿子不得翻阅”九个大字。这变本加厉的激发了小安安的好奇心。他把整个本子看过一遍,是这个家的日常琐事,大部分都是关于自己的。还有些是与父亲的一些事情,他也搞不懂写的是写什么意思。不过倒是挺有趣挺好玩儿的。自此之后安安便也开始学着写日记了。

可是提及开学,我却是先想到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比如寒假作业。

几天下来不光安安的父母不满整日在儿子身旁旁敲侧击,仿佛世上所有的丑事坏事变态才敢的事都源于电脑游戏。就连安安刚交的不到两个月的女朋友也有些不满,电话像安安家里的那个水闸松了的马桶内白白流出的水,连续不断。安安在享受现代科技的同时还希望能回到过去,那个连电话都没有的时代。

明明都是蛮苦涩的事情,可是经过时光打磨,也变得熠熠生辉了。

晚上看过花灯吃过元宵,心情才慢慢舒缓下来。就像一个长久便秘的人端坐马桶上伴着升空炸开的烟花的节奏。噗通!噗通!心中被游戏长期占据的那块地方渐渐苏醒过来,安安疯狂地操作着,决心要在今晚升级!

平常,我都严格按照老师和妈妈的教诲,今日事今日毕,不写完当日作业就不看动画片。所以除了每周一要画美术作业,我每天都能在八点半准时睡觉。但是一到周末,deadline突然从当天推迟到了两天以后,我的神经就像坏掉的皮筋一样松开了,到了寒暑假,这条皮筋就飞走了。

剩下的十几天安安基本没怎样出门,呆在家里开始了虚拟网络世界的疯狂之旅。打开网游开启音乐,在地狱里大显神威斩妖除魔,在天界大肆杀戮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或是在决斗场里和那些明明与他志同道合的玩家们却要拼个你死我活。

当然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要自力更生自己削铅笔。于是,长此以往我习惯了用镰刀削铅笔,用来枕铅笔的那道门槛被我削出了一个小坑,那个小坑也记录了我剽悍的童年。

倒数第二日。安安在网上和同学交谈着马上到来的开学,本想和人谈谈减轻一下开学将临的焦躁不安,却没想到大家也是一样的打算。这就和一群也是第一次怀孕的女人请教分娩经验一样,越问越不清楚越问越糊涂。早知如此还不如一个人纠结难过,现在更增伤感忧虑了。那感觉好像是想上厕所却又不是。安安连电脑也没开,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心中一会儿像是被人高高举着,一会儿又从高处落了下来。总有一种想上厕所的感觉。

拿到新书以后,女孩子就要在校门口的小卖部里选购美美的书皮了。

明天就要上学了,心里那股不爽的劲儿在和我的哥们们相会后就通通不见了。反而我特别盼望着明天早点到来,我想问问看他们一寒假二十天升到几级了,本大爷可是整整的九十九级了,昨天晚上的通宵刷怪又升了一级真是爽爆了!不过开了学就只能在网吧里玩儿了,我的电脑可比网吧的那些烂机子强百倍!今天看见班花换了个发型,把前面的齐刘海绑起来露出了光洁白嫩的额头。可惜本人之妇先天条件不足,放下绑着一样的貌不如人。我的生活节奏之后要更改了,好不容易花了二十多天养成的晚睡晚起的好习惯。老班过了个年看来又肥了不少,哈哈,看来她的结婚计划又要推迟了。

所以我的小学(包括中学)寒假,几乎都是在被寒假作业支配的恐惧中惴惴不安地度过的。

玩儿到差不多母亲就要发狂地时候,死党的电话来了,使得母亲的更年期狂暴症得以抑制。三十分钟后安安和死党在网吧里一决雌雄,正好换个游戏玩歇一歇。死党的游戏素质不怎么样。戴着的耳机声音很大,所以骂娘的声音也就越大。周围的人戴着耳机也受不到什么波及,但坐安安东北角死党正对面的那哥们的耳机有些问题。那哥们先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敲了敲其显示器令其注意这是公共场所的环境。在死党及其体现其出于叛逆期的言语语气下,那哥们直接把饮料瓶隔着两台液晶显示器准确地砸到其头上。最后安安拉着死党跑出了这家网吧。在逃跑期间,安安没忘记撂下一句狠话,叫对方的三人等着一会儿有可能出现的人马。最后还是食言了。

游戏区里,再也没有小学生和你争霸了。

最后一日。安安从学校背着厚厚的书包回来,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包好了书皮写上了名字科目。小时候安安的父亲把一本精致的注音版三十六计送给安安,亲手给安安示范怎样包好一张同样精致的书皮。从那之后安安便是本免费发放的校刊也要包好。明日上课,即使处于叛逆期的安安也没敢打开游戏。打开散发着油墨气味的新书,从头到尾草草地过了一遍,有趣的就认认真真地看,无聊的便一扫而过。十五本新书只打发了安安四十分钟的时光。然后安安把书整整齐齐地收放好,拿出了一个新的假牛皮本。打开第一页洋洋洒洒地写下“高一第二学期”六个大字。安安习惯开学后记日记一直到放假为止,之后再换个本子记下学期的。

殊不知这种“不矫情”更幼稚。

倒数第三日。又玩了一整天游戏的安安,眼睛倦的是在厉害,在往日的“下午”才开始的时候便倒在床上睡了。睡前在想估计到开学前也升不了级了。

和其他女孩子比起来,我在很小就已经表现出“直男审美”的倾向。我的书皮从来都是白纸一张,没有小碎花也没有小公主。那些白纸都是妈妈从家里就地取材的——年画的背面。相比小卖部里买来的书皮,年画的纸质更厚更硬。包好之后,就如同给手机套上了严严实实的手机壳,怎么摔都不怕了。在光滑的白纸上写下课程名称和姓名,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安安写好日期之后另起一行写到:

而我的审美又发生了偏差。到六年级,我就不再包书皮了,我觉得那是“矫情的小学女生”喜欢做的事情。我开始热衷于将书脊压扁,将书本来来回回翻得旧旧的,让人们觉得这本书的主人一定十分勤学。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6165.com:开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