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6165.com:短篇小说:小花伞

时间:2019-11-05 04:16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这倒霉的天!下了公交汽车,雨便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我只能蜷缩在四路车站点,无聊地看着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车辆在街道上穿行,雨点打在水坑里,然后溅成水花,还未来得及

摘要: 这倒霉的天!下了公交汽车,雨便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我只能蜷缩在四路车站点,无聊地看着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车辆在街道上穿行,雨点打在水坑里,然后溅成水花,还未来得及散开,就被另一个雨滴击得粉碎,形成一连串的 ...

  也许是晚秋的最后一场雨,它阴冷苍茫,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濛濛烟雨中。广场的雕塑像退潮后裸露的礁石,此刻它是走失的孩子,那么孤独无助,松柏群呈现软化的状态,它的叶尖接近空间的透明时,不由让人想起张大千的写意泼墨,黑色多余清白,高层建筑成了无头骑士,临街橱窗上的五彩商品被挪到大片水晶后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雨点沿着阴霾的触角更加紧锣密鼓地在柏油路上响起来。
  十字路口上,它首先表现在对一辆残疾人助力车的过分关注,车上的老男人本来够秃的脑门,在雨的冲刷下,亮得简直像一块鹅卵石,从他脸上核桃仁一样深深的皱纹可以看出来他的焦急,他左手用一块毛巾不断拭着脸上流淌的雨水,右手奋力地转动车轮,可是收效不大,雨滴还是在他的扶手上溅起一群白色的水花。就在他索性任凭风雨肆虐的时候,忽然感觉头顶没有雨滴打击的声音,抬头看去,是一把粉红色的雨伞给遮住了,原来是一位陌生的小姑娘把她的雨伞递了过来,起初老男人不肯,后来拗不过小姑娘,就接过来。
  小姑娘腾出手推动助力车,虽然有些吃力,但毕竟前进着,撅着的小嘴,宛如一朵怒放的小花,由于咬牙用力过猛,一丝血滴顺着嘴角渗下,与她红色的围巾形成一小片暖色。雨线似乎柔软了一些,轻轻牵着小姑娘,犹如拉着一个可爱的小木偶的手一起回家。就在这个时候,小姑娘的头顶竖起了一把蓝色的雨伞,伞的后面是一位中年妇女,显然她做着接力的工作,暴露在大雨中的中年妇女,她身体周边由雨水画出的曲线,比远山更生动。他们的脚步整齐划一,是那样和谐地行进在雨中。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自愿者加入其中,他脱下雨衣,一只手打手机另一只手一直比划着什么。我正要看个究竟,一辆进站台的公交车挡住了我的视线。

“这倒霉的天!”下了公交汽车,雨便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我只能蜷缩在四路车站点,无聊地看着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车辆在街道上穿行,雨点打在水坑里,然后溅成水花,还未来得及散开,就被另一个雨滴击得粉碎,形成一连串的水泡儿……

“哥哥,你怎么不回家?!”一个好听的童音从背后传来。

是我么?不会吧!身边没有旁人,不是我又是谁呢?

“哥哥,你是不是没有伞?”身后的童音并没有因为我的不吭声而放弃,见我不回头,执着地问, “你家不在这里,对吗?”

我将整个身子转过去,眼睛一亮,站在雨地里的是一个7、8岁的小男孩儿,正举着一支小花伞,透过雨幕看着我的落魄,满眼是对我的关切和期待。

“我从窗子里望了你很久,别人都走了,只有你,还在这儿。”他歪着头,用手一指身后的二楼阳台,“那就是我的家。”

“我得等雨停下来。”我冲这那张可爱的小脸苦笑了一下,很想伸出手去摸摸他的头。

“嗯——”他低下头,用力想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很不平凡的决定,“你去我家吧!咱俩用一把伞。”

眼睛里的期待,让我不忍心拒绝。我把他包起来,用整个伞护住,踏着水花冲进居民楼的单元。

小男孩儿趁着我收伞的时机,已经踏上了楼梯,小手使劲扯着我的衣服,一个劲儿地催促我,满心都是欢欣,甚至有些雀跃。

这时我才发现,他的右脚竟有些跛,小手扶着楼梯扶手,走得有些吃累,但却丝毫没有放松抓着我衣服的小手。到了他家门口,我只是注视着这个坚强的小男孩儿,吃力地打开门,然后任由他推着把我让进屋。

房间爱你的摆设很简单,一看便知经济条件很窘的那种。然后小男孩儿便拉着我挨个房间介绍,最后把我拉到阳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述如何看着窗外,如何看到我,那条不方便的腿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快乐。

这时,我才觉察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到了上学的年龄。从他的讲述中,我明白了他的右腿得了小儿麻痹症,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他,只能呆在家里,白天父母都去上班,顾不得管他。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6165.com:短篇小说:小花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