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消失掉的一天

时间:2019-11-10 08:18来源:书评随笔
吸了一口气,用力朝自己后脑挥去…… 说完,慕容瑶向老师指定的位置走去,没注意,不知道被谁拌了下,情急之下,慕容瑶急忙向旁边的人扶去,一个没扶住,直接趴在了刚刚扶着的

吸了一口气,用力朝自己后脑挥去……

说完,慕容瑶向老师指定的位置走去,没注意,不知道被谁拌了下,情急之下,慕容瑶急忙向旁边的人扶去,一个没扶住,直接趴在了刚刚扶着的那个人身上,而那个人却好像没有什么力气是的,随着慕容瑶跌倒扶住他,他也倒去,眨眼间,只听碰的一声,椅子也倒了,慕容瑶趴在了那人身上,巧的是,慕容瑶的嘴居然贴在了那人的嘴上,并且慕容瑶才发现那人是个男生,而那人却瞪大了眼睛,好像很疑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慕容瑶原本白皙的脸,腾得一下成了红苹果,赶紧趴起来跑到后面老师指定的座位,趴了下来,不让大家看见她。

没有赢,也没有输

走廊里能听到各个教室里发出的阅读声,有读古诗的,有读单词的。而在这种学习的氛围内,却有一个班发出的不和谐的吵闹声。

只觉得我的手变得好重好重,“夏岚,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别扯那没用的,我睡觉呢,昨天看了一宿小说,困得要死,我是被她砸醒的”

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我自嘲的笑了

曾烨一如既往地去他租书得地方打个站,拿本书,就回家了。

她慢慢说不出话来

吕天把烟拿出来,两人抽的烟雾缭绕,很快一根烟也抽完了,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两人回到班级,这节是别的课了,吕天安心得睡觉,曾烨继续看小说,正沉迷于小说中描写得虚幻得场景时,铃声响起,转眼间,放学了。

我记得我只记得他们的这句话, 之后他们跟我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慕容瑶白了她一眼说到“没有你们看错了,别胡说”,话虽然这么说,不过慕容瑶的脸上仍然泛起了红晕,林璇也没有过度的聊这个话题,两人边说边笑边闹得走回家。

七号

曾烨“赶紧拿出来啊,我还没抽过这么好的烟呢,有好东西,不赶紧拿出来”

“六号,就是昨天,我都干了什么”

搬桌子,扫地,倒垃圾,曾烨低头干着,也没注意前面有没有人,突然感觉,撞到了东西

你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

只听开门声响起,一个同学慌忙的跑了进来,呼哧带喘喊了一声“别吵吵了,填饱兄来了”,本来乱的跟菜市场是得班级唰的一下静了下来,满屋子唯一的声音是大家的喘气声。

“你怎么了”

家中闲事暂且不表,曾烨打着学习得幌子,偷着看完小说后,躺在床上,突然脑中浮现了她害羞得身影,不禁舔了舔嘴唇,曾烨想到“她在干嘛呢,嗯,我怎么会突然想到他,哎……,明天看看能不能弄到她的联系方式,嘿嘿,美女不能错过啊”

我赶紧追了上去,“同学,你们是哪个班的”

中午,下午,平常日子般度过,看看小说,扯扯淡,直到晚上放学。

校长室是在三楼,隔壁是教室办公室,说不定从那里可以出去

曾烨心里想到“这是撞到哪位大姐了”

终于,在身体彻底消失之前,我抓到了刀子,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刀刺进自己的心脏

当慕容瑶走进班级的时候,大家才算是看清了这个女孩,慕容瑶身高一米六左右,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眼神清澈,适中的嘴唇,一笑,露出几颗整齐洁白的牙齿,头发在后面吊了个马尾,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当老师介绍完后,慕容瑶张嘴说了一声“请大家关照",声音甜美可人,很是动听。

老师似乎也无奈的看着校医

“什么好东西,快走”两人走出教学楼,直奔楼后的厕所而去,厕所永远是辛辛学子们抽烟得好去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烨得同桌吕天对他说“别抱怨了,点背不能怨社会,走,抽两根烟去,我可是弄到好东西了”

那一刻,她的真的很美

“咳……,我介绍下,这位同学是新转到我们班得,名字叫慕容瑶,希望大家互相帮助,慕容同学先去那个空位去坐着吧”刘天宝指着后面得一个空位。

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

值日生们一起下楼,正在出校门得那一刻,曾烨不知怎么得一回头,这一回头突然发现,眼中突然出现一个美女,心中正纳闷,哪来的美女,那边那个美女是谁啊,再仔细一看,正是慕容瑶,突然想起早上和刚才的事,哎,我是不是也思春了,曾烨边想边摇摇头,把这个荒唐得想法甩出去,慢慢向家晃悠着。

你就这么静静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银色的月光下你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耀眼,到底是月光照耀着你,还是你漂白了月光

慕容瑶在后面,当曾烨站起来的时候,她偷偷看了一眼,比她自己高的有限的个子,脸色不是很好,睡眼惺忪,看起来很是迷茫,慕容瑶觉得,还是自己亏啊,因为不论怎么讲,他都不是慕容瑶喜欢的类型,于是,慕容瑶便又趴了下去。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

慕容瑶和其它女生一样,不论多陌生,女生熟悉得总是很快,一群女生一起走着聊着,慕容瑶突然问到“刚才撞到我那个男生是谁啊,今天老师骂的就是他吧,学习很好么”

我没想到会再见到你,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华子,做苦力吧”吕天淫笑得调侃道,当曾烨想收拾他得时候,他已经一溜烟跑没影了

“我怎么在这里”

填饱兄在讲台上讲的唾沫星子满天飞,曾烨兄在下面睡得哈喇子满地流,看着是那么的和谐,这时,填饱兄,余光一扫而过,发现了曾烨得睡相,粉笔瞬间从指间飞出,准确无误得打到了曾烨得脑门上,曾烨一激灵,抬头一看,填饱兄那对小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他,看见他醒了,填饱兄得破锣嗓子喊开了“挺厉害啊,坐着睡觉,刚才摔的不疼哈,昨天几点下得线啊,上回考的好,骄傲了哈,你不没考第一呢吗,第一得不也得学吗,……(以下省略n千字),晚上放学罚你留下值日”这一通磨叽,就最后一句有用,随着填饱得最后一个字落音,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曾烨坐下打了个哈欠,“填饱兄绝对大姨夫来了,这几天便秘,火气大,该败败火了,晚上还得当苦力”

围观的女同学尖叫了一声,捂着脸不敢再看,而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这里,仿佛这一刻,世界只有我们两人的对视

“没……事”慕容瑶红着脸有些结巴的回答到,然后急忙跑开,去收拾别的东西了,把曾烨看的莫名其妙,也就没在意,忙着去收拾东西,好赶快回家,很快收拾完就都回家了。

现在的所发生的在未来已经是历史,无法再改变

学校的布局很简单,一个主楼,就是教学楼,不过还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楼后有厕所,楼的东南角是两个篮球场,楼的西面是几个单双杠,外围栅栏里面是种的树,显的很是简单。

怎么可能,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夏岚怎么还是会死,还有那条短信是怎么回事

t��^��L:

“昨天教过了……”

突然,曾烨心中泛起了涟漪,觉得还是自己占便宜啊,早上还亲到了呢,念头一闪而过,急忙说到

可是

教室并不是很好,甚至称不上宽敞明亮,因为教学楼是很久之前盖的,年头多了,桌椅也是老旧的桌椅,并没有什么特点。女孩简单的扫了眼教室就开始了看班级的同学。

刀落到了地上

“吕天,怎么回事啊"

我有些好奇,慢慢走近,穿着跟睡衣似的,谁啊,这是

第一章只因回眸那一眼

我坐在座位上,尽力去想想刚刚,准确的说是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抬头一看,和她撞了个对脸,这一抬头差点亲到她,再一看是早上的那个转学生——慕容瑶,慕容瑶一看头看见正是早上撞到的那个人,小脸腾的下红了起来,像熟透的苹果一样诱人。

我却突然站了起来

刘天宝看着这一切,也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慕容瑶回道座位,急忙说“曾烨,赶紧起来,收拾东西,摔坏了咋滴”那男生才反应过来,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赶紧收拾起东西来,大家帮着捡捡书,马上恢复了原样,这时刘天宝看着弄完了,拿起书开始了讲课,而曾烨这时才问起经过来

听他继续说下去

只因回眸那一眼,却因此发生了多少得故事,请看下集

怎么会?

吕天“昨天从我爸那里拿了两包中华,别人给他送得,老妈不让他抽,我说给我们老师两包,他就给我了,尝尝,好烟就是不一样”

我顺着他的手看去,心里着急的不行,自己本来物理学的就不行,这可怎么办,我赶紧对同桌使了个眼色

2009年BQ县  十二中

我撑着懒散的身躯,趴在护栏上,看着这校园的熙熙攘攘

“啊”

夏岚就要转身,我却把刀刺进了她的心脏,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的刀

“等他明天来的,他废了”曾烨发狠得说到

同桌小声说,我也不会

和她一起走的林璇笑道“他啊,叫曾烨,上次考百人榜二十多呢,现在不怎么学习了,竟看小说,对了,瑶瑶早上还亲到他了吧,怎么,对他有意思啦”

“我不知道 该怎么向你解释,我没有骗你,你要牢牢记住我说的”

“睡觉功力见长,坐着也能睡着事情事这样的……"吕天简单的说了一下,曾烨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回头看了下,慕容瑶还是趴在桌子上,没看清慕容瑶的样子,曾烨也不知道是不是占到了便宜,不过此时,曾烨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又开始了打架,于是又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叫嚷着一脚踹开房门

“吱……”门被推开了,一个中等个子,臃肿身材,穿着横条绒衣得男人,板着脸,站在班级门口扫视着全班得同学,他就是这个班,八年一班得班主任,学校的名师——刘天宝,不过学生私下里还是习惯看着他的肚子叫他刘填饱,刘老师看见班级很安静,并没有说什么,向讲台走去。大家很奇怪,因为老师也知道怎么回事,以前都会骂上几句的,今天怎么就这么过去了,正在大家奇怪的的时候,很快大家便有了答案,因为今天并不是他自己进来的,后面还跟了一个女生,此刻正在门口探出头来,张着大大得眼睛,好奇的看着教室和众人。

怎么可能是因为一条新闻,自己就穿越了时间

“你没看见啊,撞的还是你呢,你小子艳福不浅啊,亲到了吧,感觉怎么样啊”

黑板上写着

到了厕所,曾烨急忙抓着吕天“快点拿出来,什么好东西”

“可能是早上没吃饭,贫血了吧”

“你没事吧”

当我再次能看清东西时候,只看到眼前有几个晃动的黑影,和刺鼻的气味

看着窗外那一抹阳光,我在想,是否真的有你照不到的黑暗

我想起了什么,赶紧掏出手机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不正常的事了,我渐渐感觉这不是巧合,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我,我叫王起凡,也是高二的,七班”

突然,我像失重了似的惊醒,睁开眼就看到同桌摇晃着我的肩膀

“王起凡,王起凡!”

“是。是啊”,我有些慌张,毕竟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被警察审讯

“昨天周二是有一节的……”

夏岚!

女孩的话很冷,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说给我,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昨天啊,昨天你做了很多事啊”

一位同学调侃了一下,我们都笑哄了,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在我的笑容之下,隐藏着一丝不安,那到底是什么,我在心里默念

我刚刚不是在上课吗,意识到之后,我赶紧坐了起来,幸好没有被老师听到,我喘了一口气

晚上的校园显得格外的静谧,月光如水,万物都沐浴在这银色的光辉中

夏岚真的会死吗

交换了手机号码,我就回去了

已经看不到夏岚的身影了

看来,是要结束了

突然手上传来一股寒意

“你没事了啊”,夏岚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未来不是被我改变了?

如果我死了,就不会再有什么未来了,你又该如何应对!

我已经无力在改变什么了

终于我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慢慢走向警察走进的那个房间

然而我却没有看见那个女孩

有了

夏岚嘴角慢慢流出鲜血,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你……”

难道?

我一口气冲到那个房间,夏岚遇害的房间

可恶,身体又开始变得越来越重,看来他是想阻挠我的行动

我猛地坐好,就看到讲台上那张面目狰狞的脸庞

夏岚,你说的对,如果不试着改变,轻易放弃的话,太让那些家伙看不起了!

我试着睁开眼,头上的疼痛却让我难以忍受

难道是夏岚的事?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这个女孩到底跟我经历的有什么关系

“老板,雪碧,冰镇的!”,我一贯到底,透心的冰凉让我清醒了不少

当我再次睁开眼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答案,揭开了……

故事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而我就是那个付诸实践的人

“楼里面死了个人!”

20:30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似乎觉察到她的身体在慢慢变淡

“上课了!快点!”

“王起凡,你怎么回事,上课睡觉,还玩手机!站起来!”

我慢慢走向他们,班里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是满心的疑惑

我一看是她,一把抱了上去,可能死自己太过于唐突,她颤抖的推开我

我回到过去就是要让未来的自己成为凶手

“真的假的”,我冲那位大妈喊了一句

“法医的推算是夏岚的遇害时间是6号的晚上8点到9点之间,你能说下,那个时候你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警察直直的看着我,我觉得他的眼神很是逼人

我愣住了,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我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我站在议论纷纷的人群,看着这栋破旧的宿舍楼,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回来了!

我们听到后,赶紧凑了上去

老师看我站起来摇摇晃晃,对我吼了一声,周围的同学都胆颤的低着头

她,就是梦里的那个女孩

你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会是我,这一切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认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认识,毕竟我跟夏岚的相识太过于奇怪,我是回到6号认识的她,在7号和8号早上的时候还不认识

老师看起来是生气了,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只有慢慢站起来

不是我要放弃,是我根本无法做到,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今天几号?!”

梦里,你的那句话的意思

“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谁啊,这是,我抱怨了一声

她的手是那么的冰,如同死人一般的冰冷

我拍了下同桌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不管是谁,向刚认识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让人觉得很奇怪吧

“七。七七,七号”

我离开了房间,带着满心的忧愁

老师喘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为什么啊”

世界好安静,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到

门口出现两个警察,目光在教室里慢慢寻找着什么

我不敢对别人说起自己失忆的事情

手机上清楚的显示着八月七号

旁边的同学大叫了一声,我们都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一辆警车从教学楼前疾驰而过

“喂,你看够了没有”,另外一个女孩对我吼了一声,看起来是她的同学

开玩笑的吧

不是讲过了吗,怎么还讲,我有些疑惑,我扭头瞥了下同桌的课本

忍着全身的酸痛,我抓住一个离我最近的同学

突然,我发现了什么,我记得那条短信的时间是20:38,离现在还有几分钟,那夏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今天是七号啊,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梦,醒了

警察显然是看到我惊呆的表情,一把夺过我的手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我趴在桌子上,右手随意转动着手机,我瞥了一眼时间

老师一脸正经的看着我,我疑惑的看着同桌,当我看到他课本上记的满满的笔记时,我惊呆了

“王起凡,你醒了”

夏岚眨了眨她的眼睛,疑惑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还要跟她怎么解释,我总不能说我穿越了,总之这件事不说比说了更能让人相信

“警车怎么会来学校?”

这是哪里?

“不对”,我知道了,“夏岚!,你快走,我现在身体不受控制了,你快走!”

周二!

她只是站在原地发呆,没有离开的意思

怎么会?!

校医不慌不忙的拉开我的手,静静的说

“王起帆!”

我心里有点害怕,又有些兴奋

现在我只想回到未来,乖乖去当我的杀人凶手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发的,夏岚的死我根本不知情”,我发疯似的吼叫,怎么会这样,信息是怎么回事,夏岚的死又是怎么回事

我走到她的身旁,她的肌肤很白,如水一般,夜色中不能看清她的面貌,我觉得应该是个美女

我,就是彻头彻尾的凶手

我奋力的挥着拳头朝墙上砸去,鲜血就流了下来

那夏岚呢,她怎么样了

昏倒?

“夏岚”,女孩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倒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我又不能说实话,我总不能说,未来的几个小时,你会死在废楼里面

你要我怎么办!

夏岚试着去扶我,却被拉到在地,我呆呆的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还是决定来找她,我还是没搞懂这个女孩跟自己的经历有什么关系,如果我所经历的是真的,那这个女孩就危险了

门口的同学帮我喊了一声,我靠在窗外的护栏,看着高二五班的门牌

看着他那惊恐的眼神,我似乎猜到了什么

昨天?昨天哪有物理课,再说,不是刚刚才教牛二定律吗

“发信人是王起凡”,警察说完之后直直的看着我

好疼,成功了吗

我慢慢从窗户爬出去,试图翻到隔壁去,幸好,隔壁的窗户没有上锁

“不记得?”,那两个警察显然是不相信,我没有把我时间乱掉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说了之后更让人难以置信

我们又见面了,只是这次,你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上午 10:27

我颤抖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慢慢按下电源

门,光秃秃的,满是锈迹,我轻轻推开,却发出很大的声响

“他们自有他们的坚持,你就这么放弃,又得到了什么”

看着周围的同学都慢慢进入了梦乡,我起身穿好衣服

“起帆,起帆!”当我缓过神的时候,警车已经远去了,同学都在往教室跑去

我冲了进去,废楼是那么的安静,只有我沉重的呼吸在废楼里回响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多久,等我缓过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该死,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我慢慢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他们,班里的同学像炸开了似的,议论纷纷

8月7号,2013!

看着老师那瞪得圆圆的眼睛,我后背不禁袭来了一股凉意,怎么办,我小心翼翼的起身,可能是刚睡醒,身上酸酸地,我不禁在脖子上按了下

可是又开始慢慢变得模糊

“你怎么了”,她关切的问道,她的脸上有些忧虑

看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同学,我开始怀疑,在这片天空下,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

看不出她的表情,我越来越是以后,这个女孩没那么简单

我看到老师把校医拉倒一边,似乎在说些什么

我渐渐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看起来很是疑惑,“什么事?”

一时间,月夜,尸体,在我脑海闪来闪去

今日要闻:“梦鸽控告杨某引诱天一犯罪”

“我不知道啊,刚才我在宿舍准备睡觉了,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刚才你踢开房门,我才醒过来”

我要死了吗

“那个……那个,教个朋友吧”

没等老师反应过来,我已经跑远了

“高二五班,有什么事吗”,女孩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抬头看到风扇正在呼呼作响,不远处有个人正在书写着什么,看着满屋子坐着的人

你就这么放弃了一切,又得到了什么

看着他们那一脸的疑惑,我想还是不要跟他们说的好,我要慢慢查清楚

当我决心把这一切淡忘的时候,真相,来临了

我挣扎着起身,慢慢夺回身体的控制权,蹒跚着向刀子爬去

“没事,见到你太开心了”,我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一走进教室,就觉察到了异样

同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显然他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想了一下

慢慢的我的眼睛模糊了,渐渐看不清下面稀稀疏疏的粉笔字,脑子变得越来越沉

我以为自己已经醒了,却发现自己还在梦里,而且这个梦又是那么真实

已经过了一天,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那一天就像是被锁进了潘多拉宝盒

她像是倾诉,又像是低声自语

我想我现在明白了

可是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

试着睡去

我以为我改变了一切,没想到是我造就了你的死

“找我有什么事吗”,回头我就看到女孩清新额面容,修长的美发,一双大大的眼睛就这么盯着我,轻佻的鼻尖,真是个……

“怎么,不会啊,牛顿第二定律,昨天不是刚讲过吗”

叮铃……

再然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还是这么黑

可是心里又是苦恼,就算是调查,又要从何查起呢

看着下面署名的时间,2013年8月6日,我无力的笑了笑,李大少的案子折腾了半年,先是双江同志出面,再有律师论证是强奸不是轮奸,如今这位梦鸽女士又在推波助澜

看着同桌的网球拍,我下了狠心

“不会是咱们校长也去开房了吧,哈哈”

老师继续讲课,我小声对同桌说了句

我到底怎么了,这是哪里

女孩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我知道说这些对她很是唐突,可我只能这么做

“老师,你是不是记错了,昨天哪有物理课啊”

“对啊,不是8号,还能是几号”

又好像在教室睡着才会

我才意识到我这么做很无礼

不过是个梦

“即使不如月的明亮,他们的光芒依旧耀眼,在他们的世界里,自有月亮照不尽的黑暗,而他们就是自己的太阳”

呵呵,我明白了,这样一来,什么都具备了

“6号啊”,同桌漫不经心的说出,又接着记着笔记

我一把抓了过来,确实是什么都还没记,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痛,原来真的好痛,一时间脑海闪过很多画面

“那个时候,我在操场”,一个警察赶紧在纸上记下

而且就是那个房间!

“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我顿时有了精神

手不住的颤抖,终于她的身体消失了,我却还能感觉到她手掌的凉意

挣扎间,我看见了地上的刀

那时我就是读完这条消息睡着的

一觉醒来,脑袋昏昏沉沉

喂喂,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赶紧定了定神

这就是尸体吗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我把消息仔仔细细读了几遍,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我用手撑着桌子,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

就这么到了晚上,我静静的躺在床上

他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波澜,我全身都在发抖,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马上要到九点了

我看到自己的手机发出了这么一条短信:

坐在座位上,我还是不放心,我还特意跟坐在窗前的同学换了下座位,以便能清楚的看到废楼的情况,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夏岚也没有去废楼,看来她是听进去我说的了

一天,就这么消失了?!

终于我爬了过去,我赶紧朝教室的方向跑去,打开教室的门,空荡荡的,晚上的教室显得格外的安静

“这段时间,我们会把你拘禁在校长室,希望你好好反省一下”

对了,那天晚上,我推开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谁造就了危险,怎么样才算是安全”

我被他们带到了校长室,他们没有带我去公安局,可能是看我是个学生吧

我在想,既然自己记不得昨天了,那么周围的人肯定知道

可是脑子想了太多东西,趴了这么久一点睡意也没有

这一家人,真是……

“今天是七号啊,王起凡,你怎么了”

我呆住了,不可能吧,怎么可能是我,我一把拿出手机,把信息拨到6号那天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

警车停在了一栋废弃的宿舍楼前,这栋建了很长时间了,已经被划为危楼了,听说今年就要拆掉了,不知道警车为什么停在这里

当几十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没有几个人会觉得自在吧

“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有什么事来找我”,我很是欣慰,觉得这是两天来唯一顺心的事了

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消失掉的一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