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母亲的菜园

时间:2019-11-16 14:38来源:书评随笔
清晨散步,经过一片绿油油的菜园,顿生一份亲切之感,竟不自主地顺着菜地间的小路走了进去。倏地发现前面一小块菜地正开着嫩黄色的花朵,煞是好看,大大的翠绿叶子簇拥着,我

清晨散步,经过一片绿油油的菜园,顿生一份亲切之感,竟不自主地顺着菜地间的小路走了进去。倏地发现前面一小块菜地正开着嫩黄色的花朵,煞是好看,大大的翠绿叶子簇拥着,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南瓜藤蔓,几个翠绿的小南瓜正害羞似的躲在藤里。细看迅猛生长的南瓜藤蔓,轻轻嗅着微微淡淡的香气,思绪不觉回到了童年。小时候经常在河坡上割青草喂牛,有次割草时发现密密的草丛里竟有一棵蔓延的南瓜秧,伸手轻轻一拽,竟觉得南瓜秧的一头有些沉,顺秧过去一看,竟有一个粗大弯曲的长南瓜藏在高高密密的草丛中。看样子就知道这南瓜不是人家专门种的,感觉自己有了意外收获。我不禁加快了割草的速度,想早点回家报个大大的功劳。割完草,打好捆,一手背着沉甸甸的草捆,一手提着弯曲翠绿的大南瓜,心中说不尽的兴奋。一路飞奔,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告诉了母亲,母亲却沉着脸仔细地询问了一番,确定不是人家地里种的,才放下心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记得那时母亲曾说过,再便宜再不值钱的东西,不是自家的也不要动歪了心思。记得大哥处的第一个对象,很是挑剔,挑出的毛病总让人摸不着头脑,经常把父亲和母亲捉弄的愁眉不展。那时候时兴中秋节前要让定了亲的姑娘到家里做客,叫做叫媳妇,姑娘临走时还要为其置办几件时髦的衣物和上等的礼品,关键是还要送一个很讲究的红包。在叫媳妇的前一天下午,母亲正在院子里忙着切洗南瓜准备做晚饭,那姑娘的母亲不知因何事奔到了我们家,慌得母亲手忙脚乱地抓紧侍候,生怕出现差错。刚过晚饭,媒人就找上门来,说是我们家太没有诚意,竟然要拿大南瓜招待未来的亲戚,弄得母亲一个劲地赔不是。当天晚上就买上礼品,让媒人前去说和赔礼。自打那次南瓜事件发生后,我们家对南瓜似乎失去了好感,一段时间母亲也很少再做南瓜菜了。几次折腾以后,亲事最终也没成,我们家也赔上好多的彩礼,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一季的收入全都成了泡影。现在想来,感觉有些可笑,有些冤枉了南瓜,其实,母亲做的南瓜粥、南瓜饼、蒸南瓜和炒南瓜都是非常好吃的,那种味道着实令人难忘。前段时间回老家,在大门口的下坡地我也点种了几棵南瓜。下坡除了几棵树就是一片杂草,清除杂草、翻地、平地、点种和浇水,我在母亲的指导下干得有条有理,母亲看得更是津津有味,母亲的心中也有了期盼。我想前段时间下过的几场雨,家里的南瓜也应该是像这块菜地里这样茂盛了吧,母亲肯定天天在大门口的石墩上期盼着南瓜早点开花结果,那将要结出的大南瓜肯定是母亲心里的宝贝。抽点时间,我回老家去在母亲的指点下给南瓜秧浇水除草了,我似乎已经看到母亲正拄着拐杖,在树荫下看我侍弄着南瓜秧,那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散,母亲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母亲和我的心里满是氤氲的香气。文章创作者:胡付营

“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到吃的,你必须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

 ——《圣经·创世纪》

我觉得这句话说的是我父母!

我家在秦岭梁顶的一个小山村。房屋旁边紧挨着一条溪流,溪流边有一片巴掌大的菜地,是父母从石头缝中扒拉出来,在下面用石头垒砌起来而形成的一小块平地,整修以后用来种菜。菜地下面一米多就是溪流,巨石嶙峋,常年水流淙淙,上面三米左右就是我家的院子。一条通到河里的小路是个陡坡,在菜地一偏。为了防止鸡鸭糟蹋,在小路边插上篱笆,溪水不远处汇入嘉陵江。嘉陵江蜿蜒曲折,千里奔波,最后流到重庆,注入长江。

6165.com,这片巴掌大的菜地,从我记事起,在家门口玩的时候,大人经常在里面拔一根黄瓜、两个西红柿或几根豇豆,在下面的溪水里洗净,分给我们吃。母亲说,这块地是刚落脚到这里时,父亲在河边的空地用石头垒好房基,盖上茅屋,就在半坡的蒺藜丛中开辟出来的,已经有几十年了。这块地伴随着一家人的生活,见证了几代人的命运。现在父亲去年已经去世了,我的快八十岁的老母亲仍在精心伺弄着这一小块地。

从菜地放眼望去,四周青山连绵,满眼碧翠,头顶经常是水洗过的碧蓝的天空,千朵万朵白云从头顶飘过,飘过周围的山顶。嘉陵江水日夜长流不息,水清见底,这条溪流汇入口上面江中的巨石大似卧牛,可以睡人,下游江面宽敞,水流平缓。两岸连绵起伏的沙土地,种着高高低低的玉米、小麦、油葵、蔬菜,和周围的山连在一起。菜地下面溪水从石头上流过,像银色的缎带,常有小鱼在溪边的水潭游动。菜地伴山傍水,云影山光水色一样不少。现在看来,居住在这里是有福的,生长的蔬菜是环保的。

因为山高,节气来得晚,经过零下20 多度的严寒,开春以后,整个菜地里松软的像发泡一样。当山上还干枯发黄的时候,菜地里就先透出来黑油油胖乎乎的韭菜 。这时候起,父母就开始在这块菜地上忙碌开了。因为就在房屋旁边,一有空父母就下坡到菜地松土,起陇,点种,浇水,拔苗,搭架。这时候,这地也就像施了魔法,新的发绿,老的结果,高的嫩芽,矮的开花,贴着地皮的绿汪汪一片。一茬一茬回报给韭菜,芹菜,黄瓜,西红柿,豇豆,豆角,辣椒,茄子,白菜,萝卜。四季轮回,几十年如此。 

母亲的这片菜地,从开辟出来,就是大家庭的菜园,后来也成了几个儿女家的菜园,菜熟的时候,母亲把菜摘了,分成几份,老人,儿女家就都有了吃的。父亲也把吃不了的菜拉到车站去卖,补贴家用。这些菜就随着主人们的双手,进入家家户户的锅碗瓢盆,也使我们家从中受益。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母亲的菜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