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渐变式6165.com

时间:2019-11-16 14:38来源:书评随笔
6165.com,矜持期一过,转眼,旧习难改,故伎重演,且之前有多压制,爆发起来,几乎已双倍的力度去偿还。这不,我的淑女宣言还没实行一个暑假,就被表妹那吆喝着去河里游泳的口

6165.com,矜持期一过,转眼,旧习难改,故伎重演,且之前有多压制,爆发起来,几乎已双倍的力度去偿还。这不,我的淑女宣言还没实行一个暑假,就被表妹那吆喝着去河里游泳的口号,给刺激地分崩离析。表妹都可以下河洗澡,我干嘛不可以。那颗贪玩的心早就蠢蠢欲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口子,趁机爆发吧。外公,我也想去河里学游泳,可以吗?外婆是个严厉的大管家,外公则是个开明的不管事,我还不如直接求外公。当然可以,游泳是一门技能,谁说男孩能学,女孩就不能学了!外公的回答不容置否。真的啊?那我也可以去了哦!等下我妈妈骂我的时候,你可得给我帮忙。还没等外公应答,我已经跟在表妹后面,飞也似的跑在最前面。慢点,等等我!外公在后面大踏步地跟上。有了外公这把保护伞,我自然有恃无恐。曾经,我不敢想的事情,到如今,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就能实现,我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这确实是事实,不是想象,更不是梦境。第一次知道能像男孩子一样下河泡水,让人有些喜出望外,第二次,第三次接踵而至,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以至于到了后来,下河学游泳变成雷打不动的事业,特别在暑假。那时,暑假的每个下午,吃过午饭,睡过午觉,我们四个我、弟弟、表妹、表弟,就眨巴着眼,瞧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过,直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五点半,我们会像大赦一般,唿地站起来,奔向外公,大嚷道:外公,已经五点半了,可以去河里洗澡了。安静的画面顿时变得欢腾,刚才还睡意朦胧,这回精神抖擞。是吗?有五点半吗?外公像从遥远梦境苏醒过来一般,揉揉惺忪的眼睛,摇头晃脑地问道。是,真的,有五点半了,不信,你看手表!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指着外公的手表,去佐证。这有多急切,大概整个午觉的梦境都泡在水里,嬉戏打闹。好,那我们就去吧!外公告别遥远梦境,神采奕奕地大步向前走去。外公刚一起身,我们这帮小孩早就蹦着、跳着,像离弦的箭,朝河边跑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把外公甩在后面。别急,别急,慢慢跑,别摔了!下水的时候,也要小心,别一个劲地往前冲,要注意安全身后传来外公殷殷的嘱咐声。与其说,洗澡,还不如说,玩水。洗澡只是幌子,玩水,才是目的。小孩,没有大人的陪伴,是不能擅自去河边,特别在炎炎夏日,道理不外乎一个,那就是落水鬼。尽管,外公这边的鬼神迷信之风,没有那么强,但,关乎到小孩的安全,大人不敢小视。其实,大人也知道,真正的危险,不在于落水鬼,而在于小孩不会游泳,河水又深,一不小心,掉到河里,势必凶多吉少。爸爸妈妈们要做事,忙得很,哪有时间管我们,别说带我们去河里洗澡,就是听说我们要去河里玩水,那也是各种阻拦,毕竟,女孩子去河里洗澡得少。外公就不一样,他是大闲人一个,没啥事,天天跟一帮小孩混在一起,堪称我们几个小孩的贴身保镖,外加金牌保姆。话说,外公用鲜血和健康换来的国家粮户口,没有田地,没有农活。那些家务活,能干的外婆一个人全包。其实,外公也有忙碌的时候,那就是新报纸、新杂志被邮递员叔叔送到。你基本看不到外公的身影,因为他正架着老花镜,躲在房间里看报纸,看老年杂志呢。到了夏天,外公又多了一项工作带我们这群小孩去河里洗澡。大概,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在外公的脑海里早就连根拔去,所以,我们女孩子,也成了玩水中的一员。外公不仅不反对我们玩水,有时,碰到妈妈斥责一个女孩子家,也跑去凑什么热闹的时候,外公还会维护我们,说教妈妈:女孩子也要学会游泳,以后还能自救呢!有了外公这把保护伞,我这颗想玩水,想学游泳的心就可以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地拿出来。哼,外公都说了,女孩子也要学会游泳,将来,还可以自救呢。在我们家,甚至在整个村庄,外公的话,几乎就是至理名言。每次,外公把我们带到河边码头,看着我们一个个跳进水里,然后,找一块干净的石头,静静地坐在岸上,手里摇晃着三个金属球,眼睛却不停歇地望着四个小脑袋。眼睛得盯紧了,不能有丝毫意外!别看外公在不停推动手里的小钢球,心思却全在四个小鬼身上,眼睛眨也不眨。通常,还没等外公坐稳,我们早就迫不及待,骨碌、骨碌纵身跳到水里。哎呀,水温好热,像开水!被烈日照了一整天的小河,天然地变了温度。太阳还没下山,水还没冷却,你们就嚷嚷要来洗澡了!外公笑着责备。等下人很多,我们就没法玩了!孩子们可不管水多热,到了水里,要想让他上岸,除非等到天黑,或者跟外公事先约定好的时间。安静的小河,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睛,笑笑地看着嬉戏的孩子们,伸开双臂,尽情地拥抱。彦子2018年11月23日星期五于伦敦

6165.com 1

那是大伏天的一个下午,突然从宅子的西边传来呼救声。有孩子落水啦……村上在田头干活的所有人,听到呼救声都向同一个方向奔去。

这一天,队里大多数人都在村子东边干活。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家的孩子落水了。反正救人要紧,大家都奔跑着朝出事地点赶去。

只有京伯一人,不紧不慢地往西走。他平时管孩子很严,脾气又火爆,动不动就动手打孩子,他的三个孩子,见到他影子都怕。

大儿子刚十岁,除了上学之外的时间,每天得放牛割草。这天天气特别热,他牵了牛往村东走去。到了河边,他想下河去游泳。刚想下河,见他爸来边上稻田里施化肥。

他知道一旦被他爸看见,肯定是一顿毒打。他想了想,还是去村西放牛吧,这样可以避开他爸。于是他牵了牛往村西走去。

村西的西南方向,三面是河,很少有人经过的。平时只有大人下地干活才会去那边。那边很荒凉。大人们一直恐吓孩子,那里有落水鬼,专抓孩子。

所以孩子们一般一个人不敢去那里的。说来也怪,那条河里真的死过三个人。一个是小孩,一个人偷偷到河边水桥上玩水,被淹死了。一个是刚学校毕业,还过三天要去新单位报到的姑娘,穿了游泳服下河被淹水了。

别一个新婚三天的新娘子,莫明奇妙地投河自杀。为这事,娘家人来女婿家闹了好多天。闹得天翻地復,最后,警察出场才收了场。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渐变式6165.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