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免费童工

时间:2019-11-16 14:38来源:书评随笔
很久未曾光顾外婆家,外婆又很想念,很牵挂,不知道两姐妹过得怎么样,心里着实惦念,特地托人带来口信:放暑假,你们两姐妹来我家玩一会。这不,暑假到了,想着妈妈也快回来

很久未曾光顾外婆家,外婆又很想念,很牵挂,不知道两姐妹过得怎么样,心里着实惦念,特地托人带来口信:放暑假,你们两姐妹来我家玩一会。这不,暑假到了,想着妈妈也快回来了,两姐妹才跑到外婆家。放暑假,她们就彻底解放,可以在外婆家好好享受生活。哎呀,哪能好好享受,放暑假,意味着农忙双抢的季节也来了,来到外婆家,倒是轻松,因为外婆家没有田,也不用干农活。可是,舅舅家有田地,她们能躲得过吗?事实证明,还真没法躲过!刚到外婆家的第一天,舅舅就喜笑颜开地跑了过来,对小叶姐妹说:来得正好,等下帮我去田里杀禾递禾手啊。舅妈在一旁,直乐呵,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游动起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两姐妹受宠若惊地呆在原地站了半天,他们唱得是哪出?隔了半天,她才想起,刚才舅舅说,让她们去田地里帮忙杀禾递禾手!MYGOD,难怪,舅妈这千年冰封的脸也都挂上了微笑。受宠若惊的姐妹俩不由倒吸一口气,好不容易逃过虎穴,殊不知,却进入一个狼窝,这挥汗如雨的季节,谁愿意在明晃晃的大太阳下,光着胳膊干农活啊!小叶的面前,已经展开一片片稻田,刺眼的太阳,尽情地把热量挥洒,挥洒在金灿灿的稻穗上,挥洒在黝黑、黝黑的胳膊上,挥洒在小孩子稚嫩的脸颊上。热浪翻滚,跟着翻滚的还有稻浪,如利剑一般的稻叶,割在手上,腿上,一不小心,一道道鲜红的口子,鲜血淋漓;还有那一颗颗饱满的金黄的稻谷,不经意间,化身锋利的针尖,从你的指尖划过,一阵尖锐的痛涌上心头,钻心地疼,在田野里翻滚的孩子,深有体会。小叶从小在田野里摸爬打滚,对田野这类繁重而艰险的农活,有深入骨髓的体验。这回听说要拉去干农活,犹如要上战场送死的士兵,哪怕只在脑海里幻想战场,都已经两腿站站,几欲先走。姐姐也是满脸的不乐意,别说,杀禾、递禾手特别艰难繁重,就是水田里的蚂蟥,也够吓破她们的胆儿。如今,父母不在家,自己家田地的农活终于逃脱,没想到,逃来逃去,终究逃不过宿命,这回,又被舅舅、舅妈给逮着。不想去,就别去啊,干嘛磨磨唧唧,难道你不想去,他们还能绑着你去!话虽如此,她们真不去,确实,也没人敢绑着她们去。虽然没有真正的绳索,那还有无形的绳索呢,这无形的绳索就是如果她们不去帮忙干农活,无疑明目张胆地得罪了舅舅、舅妈,得罪了舅舅、舅妈,并没有什么,可是,你们在人家屋檐下,得看别人脸色生活。不,她们并没有生活在舅舅、舅妈家,而是生活在外公外婆家,但是,怪就怪在,外公外婆跟舅舅、舅妈隔壁,如果惹得舅舅、舅妈不高兴,他们整天板着一副脸,时不时地在外公外婆面前说说赌气话,风凉话。外公度量宽大,还能承受,可外婆火爆脾气的人,听到那些话,咽不下一口气,还不跟舅舅、舅妈吵翻天。要说吵架,外婆自然也不是舅妈的对手,舅妈的好嗓子那是唱戏出身的,没几个人能企及,外婆这一把年纪还有心脏病的老年人,更没法对付。到时,惹得心脏病复发,罪魁祸首还会被人指控到两姐妹头上来。这么一想,两姐妹更加为难,怎么办,怎么办?要说,外婆不怕舅舅、舅妈,那也不全对,之前,还不是因为舅妈嘀咕了几句,两姐妹就委婉地被外婆劝回了家。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自力更生也有一段时间了,这点人生经验还有的。要不,我们听听外婆的意见!小叶对着犹豫不决的姐姐,提议道。嗯,也好,不过,外婆八成会赞成!姐姐沮丧地回答。果然,姐姐未卜先知,还没等两姐妹说出自己的意见,外婆在一旁拍着手,笑道:不错,不错,反正你们也没事做,刚好帮他们干干农活,挺好的!姐妹俩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连外婆都拍手叫好了,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推辞。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答复,背地里,外婆也给了她们一些建设性意见,比如:你们看着办吧,实在不想去,我也不勉强你们。想着上次因为舅妈没好脸色,害得她们被外婆劝回了家,这回,若帮舅舅家做点事,讨好了舅舅、舅妈,或许,她们还可以名正言顺在外婆家呆久一点。她们决定还是去帮忙,当当童工也无妨。确实,她们是秉着帮忙的心态去给舅舅家做农活,毕竟,又没吃他家的饭,没占他家地方,帮忙做农活,也算额外的事。可是,舅舅、舅妈却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两姐妹在外婆家吃饭,就等于吃了他家的饭菜;睡在外婆家,也如同睡在他家;既然吃了他家的饭,睡了他的地盘,自然要支付等价的劳动力,才能换取。原来,所谓的帮忙,在舅舅、舅妈眼中,又变成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甚至,那口饭都是他们家施舍的。原本,她们根本不用干这种繁重的农活,再说,她们也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可是,在舅舅、舅妈眼中,两姐妹寄居在外公外婆家,就如同寄居在他家一样,做什么事要听从他的使唤,如同,他们是主人,而她们是仆人。如此这般,一方不感激,而另一方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士气大减。舅舅像雇主对待雇佣一样,拿着一根鞭子,站在田埂上,呼三吆四,稍微慢一点,一条重重的皮鞭就要抽下来。实际上,不见得如此凄惨,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夸张的部分是鞭子,其他场景,一模一样。只不过手中的鞭子,换成嘴里的号角,时不时督促一下,时不时大喝一声,时不时给你脸色,随便使唤,大声呵斥:来,小叶,把地上的稻穗捡起来!丽丽,快去把田埂上的箩筐拎过来还有这,这,这还有稻穗呢?你眼睛干嘛去了,这都看不到!动作快一点,别磨磨蹭蹭,拖延时间,磨洋工!你们这禾手怎么递的,弄得到处都是,连稻穗也懒得帮我捡一下,你这是来混饭吃的吗?吧啦吧啦,一大堆,舅舅的话着实不那么好听,甚至刺耳。虽然,她们只是小孩,也听出话里的不尊重,心里很委屈。明明自己尽最大努力在帮他家做事,他咋要求还那么高。本来,我们都只是小孩,怎么可能像大人一样,把繁重的体力活做得又快又好!舅舅怎么能用大人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呢,很多像我们这般年纪的小孩,都躲在家里玩游戏,看电视,哪用得着跑到田里做农活我们都如此卖力、尽其所能去帮你做事,不仅没得到半句表扬,反而,得到的全是训斥,吆喝,像奴隶主对待奴隶一般,太不公平了!听到舅舅的呵斥,小叶和姐姐的心里也颇有微词,愤怒、不平,暗暗压抑,未曾爆发。彦子2018年5月11日星期五

被大奶奶收留,中途又被放弃收留的小叶姐妹,跌跌撞撞过完一个学期。期间,难免有一些不曾为外人道的酸甜苦辣,艰难险阻,不知不觉也安然度过。时间天然就是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再多创伤和苦楚,总会在时光流逝中慢慢痊愈。日子,总要一如既往地过;伤痛,也总要悄无声息地抹平。转眼,迎来暑假,又坚持了一个学期。每一个长假,都是一场肆无忌惮的狂欢运动。在这个运动里,你不用担心一日三餐,也不用害怕天黑,哪怕天塌下来,第一个被砸的也不是你。有人会是一把保护伞,亮亮堂堂地给你撑起一片天空,风来了,吹不到你;雨下了,也淋不到你;你躲在伞下,肆意游玩,任意歌唱,无忧无虑,畅想明天。也许,在小叶姐妹眼中,外公外婆就是那把伞,能给她们遮风挡雨,如同温暖的避风港湾。在外婆家,她们不用上山拾柴,不用自己煮饭,不用睡到半夜,突然嚷道,要起床,要煮饭了吗?当然,也不用为明天吃什么而发愁外公也算吃国家粮的人,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也还算滋润,没有太多物质需求,吃饱穿暖,足矣;没有繁重的农活,家务事也不多,闲着没事,倒腾菜园里的蔬菜,看看书,读读报,日子过得倒也闲适。有可口的饭菜,外婆的叮咛,外公的故事,没有寒冷,没有饥饿,这就是两姐妹梦想中的生活。可是,再坚固的伞,遇到狂风骤雨,也有可能被吹倒。是的,生活虽然美好,但这里却不是她们的家,她们只是一个客人,偶尔在放假的时候寄居在外婆家的客人。人家林黛玉居住在姥姥家,可以一直住下去,直到嫁人,还有丫鬟伺候,尽管这样,她还常常感叹,寄人篱下,身世可怜。小叶姐妹住在外婆家,别说长期居住,作为客人,多居住几日,都会给外婆惹来麻烦。外公外婆当然希望外孙女在他家多呆一阵,过段时间,女儿回就来了,无非多抓一把米,多做一口菜,多费一些口舌,两个孩子也算听话。可是,有人却不乐意了。隔壁舅妈的脸拉得越来越长,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在她们兴高采烈到达外婆家的第一天,舅妈的脸色就没有好看过,好像来了两个小敌人,充满了对抗。等她们屁颠屁颠地跑去叫:舅舅、舅妈!时,人家脸上明晃晃写着几个大大的字不高兴,极不情愿地应付了几个字来了啊!,除却这几个字,毫无下文。还是孩子的她们并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同,依然兴高采烈地讲着家乡的趣事,还有大奶奶、大爷爷的情况。为什么会讲大爷爷、大奶奶呢,原因很简单,大爷爷大奶奶是舅妈的父母,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女人,既是小叶的舅妈,也是小叶的姑姑,当然,只是堂姑。进一步解释,舅舅是小叶妈妈的哥哥亲哥哥;舅妈则是小叶爸爸的堂姐,完全算得上亲上加亲。亲上加亲,这是好事,再怎么着,在娘家算亲人,在夫家也算亲人,两边都是亲人,该十分热情,分外高兴才对。事实并不如此,甚至恰恰相反,舅妈不仅对她们的到来没有半点高兴和亲近,反而,如对待外来侵略者一般,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们,生怕这两个丫头在自己婆婆家呆很久。事情该怎么解释?小叶外婆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分处不同地方,大儿子在城里,二儿子在隔壁大队,隔得也不远;这最小的儿子,就在眼前,隔着一道墙。眼皮子底下多好,生病了,哪里摔了,痛了,刚好眼前就有个人使唤和照顾。只能说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俗话说,远香近臭,隔得远的孩子常常来看望,问候父母;这隔得近的儿子,倒常常听老婆的枕边风,时不时给父母找麻烦。什么?你们把好吃的都给外孙女吃了,连自己的孙子都没得吃,天理何在?难道以后你们指望你女儿回来给你养老吗?天底下,爷爷奶奶的职责本来就应该带孙子孙女,哪能吃饱了,撑着没事,去带外孙女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都是别人家的人,更别提外孙女了!小舅妈一脸的不屑,逢人就愤愤不平地控诉自己的婆婆,无非是放着自己的孙子不带,去管别人家的孩子,吃里扒外!天地明鉴,外公外婆一家的生活完全靠外公那点用鲜血换来的退休金,虽然,不太丰厚,但养活两个老人,不在话下。倒是儿子儿媳还常常眼红这点退休金,恨不得老人家省吃俭用,把多余的工资补贴他们。外公见过大世面,读过不少书,也懂得很多道理,才不会这么俗套地认为:以后靠儿子养老送终,现在什么事都得听儿子的,讨好儿子。不,那一套所谓的传统定论都丢到河里去吧,时代在变,观念也在变,现在我还年轻,身体还行,都没见你怎么尽孝道,还能指望等我病重,卧床的那一天,你突然良心发现,大发慈悲么?要活就活在当下,要靠,也只能靠自己。外公活得开朗而豁达,外婆就没有这么豁达宽广的胸襟,常常被舅妈几句指桑骂槐,明枪暗箭的话,呛得又急又气,怒火中烧,却又不知如何应对。话说,小叶舅妈着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眼看着,两姐妹在外婆家好吃好喝,还不用干活,心里那个气啊,直冲云霄,眼睛鼓成一团火,嘴巴挂得上几个大油瓶,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浓浓的酸味:这两姐妹怎么还不回去,要在这边呆多久,这不是明晃晃从我们手中争夺利益吗?舅妈为什么这么生气,这么恼怒呢。因为,在舅妈眼中,小叶姐妹吃的饭,住的房子,不是她们外婆家的,而是她家的。若是这两姐妹没有来,现在吃在她们嘴里的那份饭菜早就吃到她家孩子的肚子里;老人家给予两个丫头的关怀和爱戴,本应该也转移到自己孩子身上。不管是婆婆家的还是她家的,在她看来,归根结底,都是她家的。当然,舅妈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说:你们吃了你们外婆的饭菜,如同吃了我家饭菜一般,你们得省着点!虽然,这样的话,没有说出口,但舅妈嘴里吐出来的闲言碎语,无非传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外公外婆都是极开明的人,一直觉得,女儿和儿子一样,外孙和孙子也一样,能照顾儿子家的孩子,那也能照顾女儿家的孩子,他们之间,有必要分得这么清楚吗?手心手背都是肉,看到谁都哭,做长辈的,心里都难道。眼看着外婆夹在中间受气,两姐妹也很难过,该怎样做可以缓解这样的局面呢?唯一干脆利落,能平息舅妈怒火的办法大概是离开,可是,自己明明在外婆家,又不在她家,为什么要离开呢?除非外公外婆干我们走,否则,我们才不走!两姐妹也是倔强的角色,偏偏要跟舅妈来一个巅峰对决。毫无疑问,巅峰对决的结果以两姐妹的失败而告终。当外婆怀着歉意,把两姐妹叫道身旁,小叶就预感到事情不妙。外婆这张脸似曾相识,想起来,那个曾经信誓旦旦答应妈妈要照顾她们两姐妹的大奶奶就有这样一副面孔一样的满怀歉意,一样的身不由己,无可奈何。孩子,你们还是回去吧,你舅妈说话太难听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也知道你们两个是无辜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明知道那个女人是故意气我,故意要赶你们走,我也实在没办法,为图耳根清净,只能委屈你们两个了。外婆说着,说着,眼睛红了。对不起,外婆,给你带来麻烦了,我们等下就离开,回自己的家。尽管不舍,但两姐妹还是坚强地决定离开。两个黄毛丫头,还想跟我斗,你们也太嫩了!看着两个丫头哭丧着脸,默默离开的场景,不远处的小舅妈终于露出得意的笑。这样的场景或许不只一次,小姐妹早就品尝了人间冷暖,人情世故,慢慢也懂得了什么叫委曲求全,什么叫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愿意、你乐意,你希望,就能实现,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各方面的条件,才能实现。第二年,整个学期,尽管期间遭遇大奶奶的变卦,遭遇村子里恐怖的死亡事件,两姐妹都不曾去外婆家寻求帮助。因为她们知道,就算外婆想帮她们,想照顾她们,中间隔着一个小气而心胸狭窄的小舅妈,什么都没法实现,所有一切还得靠自己,默默承受,不曾退却。彦子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免费童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