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好书推荐:小说推荐:《闷与狂》感觉的狂欢与小

时间:2019-11-24 08:41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 《闷与狂》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编辑推荐 ... 著名作家王蒙今年已经80岁了,但依然很活跃,比如仍保持近乎一年一本的出书频率创

摘要: 《闷与狂》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编辑推荐 ...

著名作家王蒙今年已经80岁了,但依然很活跃,比如仍保持近乎一年一本的出书频率创作,今年6月份最新出版了长篇小说《闷与狂》,长达28万字,此外,还频繁出席各种活动和讲演。

6165.com 1

王蒙;文学;爱情;青春;阅读

《闷与狂》

最适合您的才是最好的书! 推荐书为您搜集购买地址,请放心购买: 编辑推荐 ★王蒙暌违十年首部长篇小说,关于人生最美、最深情、最诗意盎然的汉语书写,每一个中国人共同的心灵史诗。 ★以强大、奔涌的语言能力驾驭历史,审视走过的生命历程,看那些生命里的伤痛和闪光的时刻,咀嚼心灵的奇遇,堪称“中国版《童年·少年·青年》、《忏悔录》、《追忆逝水年华》、《尤利西斯》,现代版《归去来兮辞》、《小园赋》、《枯树赋》、《哀江南赋》”。 ★你未曾见过的王蒙小说,一生“受想行识”完全敞开的总结陈词,打通任督二脉,气象卓尔不群,无惧前卫奇葩。作者简介 王蒙 笔耕六十余年 写下45卷文集1700万文字 曾任团干部 人民公社副大队长 共和国文化部长 访问过59个国家和地区 获得境外两个博士学位以下文作者为:温奉桥 年届耄耋的王蒙,似乎迎来了又一个创作的高潮期。从《山中有历日》(《人民文学》2012年第6期)、《小胡子爱情变奏曲》(《人民文学》2012年第9期)到《杏语》(《人民文学》2014年第7期)、《你的呼唤使我低下头来》(《上海文学》2014年第9期),风格变幻莫测,令人目不暇接。今年8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推出了长篇小说《闷与狂》,他的这部新作更是将当代长篇小说的艺术形式推向了一个新境界。

王蒙是新时期中国文学的弄潮儿,是当代小说艺术变革的引领者和探险家,在一定意义上王蒙已成为小说创新的代名词,借用一句流行广告语来形容王蒙的小说创作,就是“不走寻常路”。但《闷与狂》还是在很多方面颠覆了读者的阅读经验。与去年出版的《这边风景》相比,《闷与狂》完全变换了另一套笔墨,表现出了迥然不同的艺术风格。《闷与狂》与其说是一部长篇小说,不如说是一次感觉的狂欢,语言和想象的盛宴,更是一次心灵的自由飞翔,是王蒙的“老来狂”。

在《闷与狂》中,王蒙再一次挑战了小说的“可能性”。与现实叙述相比,小说书写的是一些历史的碎片,是时间的光影,作者将描写的对象从外部经验世界转化为一种生活感受和生命体验。与王蒙既往创作相比,历史的感觉化、事件的印象化、情节的片断化,构成了这部小说的显著特点。王蒙曾坦言:“我珍重现实主义,我也倾心于心理独白特别是印象的缤纷。”将一部近30万字的长篇小说完全建立在“心理独白”和“缤纷”的印象之上,在艺术上有极大的难度,这既是王蒙挑战自我的“野心”,更是一次小说艺术的冒险。整体而言,《闷与狂》实现了王蒙“换换小说的写法”的初衷。

王蒙就像是一位印象派大师,在《闷与狂》中把他出色的文学感觉再一次尽情“挥霍”。这部小说完全超越了现实层面“实有”的经验,专注于某种经验之上的更高存在——感觉或印象。故事变成了“潜故事”,情节变成了印象,感觉涨破了语言。感觉成了这部小说唯一的实在。而且,这是一种高度心灵化、诗意化了的感觉,是心灵深处的光焰。与传统的长篇小说相比,《闷与狂》更像是源于作者心底的独语,是一个智者的狂言,也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蒙称这部小说的写法为“反小说”。

与王蒙另一部以感觉见长的小说《夜的眼》相比,在《闷与狂》中他对感觉的描写不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更加饱满充盈,更加激越辉煌。如小说开头对紫藤萝的描写:“如王室的紫气东来,紫而发展变化为白,如玉的深浅浓淡的歇息,如云的层层叠叠的收放,如刺绣的悬挂镶边婉转,如波浪的起伏薄厚开阖,如蟒蛇的藤蔓牵延,如网的枝条伸张,如屋顶的方正齐整,如花毯的巨大平匀,如尘土的切近,如饭食的米香,如花朵的清纯,如水珠的普普通通闪闪烁烁。”王蒙极为推崇托尔斯泰,说他作品里的感觉“简直细致到像工艺品一样”。《闷与狂》的此类描写毫不逊色。

然而,感觉后面仍是小说。在《闷与狂》中,作者剥离的仅仅是故事的外壳,在把故事感觉化、心灵化的同时,则蕴含了更大更密集的信息量。《闷与狂》其实是一部高度浓缩的更加文学化的“王蒙自传”,只不过它呈现的不是生命之“线”,而是生命中的一个个“点”。王蒙说这部小说写的是他的“受想行识”,这是就小说书写的个人层面而言。法国哲学家列斐伏尔说过:“日常生活是每个人的事。”然而,“每个人”的背后,连接的却是一个时代和社会。就宏观层面而言,《闷与狂》指向的仍是一些大主题:青春、爱情和革命。这部小说其实也是一代知识分子的“受想行识”,或者说是20世纪中国的“受想行识”。

《闷与狂》最初的名字叫《烦闷与激情》,无论是“烦闷与激情”还是“闷与狂”,都是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两种典型的情感基调和心理状态,也是20世纪中国社会和文化的两种典型基调。“闷与狂”,既是对立的,又是相通的,是两种情绪,也是两种文化。《闷与狂》是小说,更是历史;是传记,更是心灵史——既是个人的心灵史,更是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这部小说是一代知识分子经验的高度浓缩和印象化呈现,充斥小说的这些片断式感觉不是空泛、无指向的,而是包含着巨大的社会历史内容。在这部小说中,王蒙再一次重新认识自己,理解自己,是作者拉开时间距离后置身其外的一次反观和回味,指向的却是历史和未来。

在美学风格上,《闷与狂》恰如它的书名,也呈现为两极状态,即癫狂与隐晦。它充满了幽默调侃,充满了奇思妙想和智慧箴言,是真正意义上的大狂欢——语言、感觉和智慧的多重狂欢。癫狂,还表现为杂糅的艺术风格,在这部小说中,文体界限彻底消失。可以说,《闷与狂》是小说,也是散文,更是一首抒情长诗;是印象主义大师的画作,更是一部繁复的交响乐。幽默、调侃、反讽、深情兼有,小说、散文、相声、音乐众体具备。与癫狂相对的是隐晦。隐晦造成了这部小说奇异的审美效果,这在当代小说中并不多见。

作品介绍:

在故乡的泥土上用童话栽花。 用时间复现一条嘈嘈切切的生命河流。 在这里,时间是主宰。消解来龙去脉,隐去其人其事。将回忆品尝与消化,铺陈与重组,连接起一部沧桑的交响。 恰如饮后放歌,以抒情,以佯狂,以浓度最高的文字燃烧起鲜艳的往事。生命的激情迸发之后,是全部人生的许诺与交付。

媒体评论 80岁了他还保持着足够的清醒!闷与狂,那就老夫聊发少年狂吧!屈原写完《离骚》,“问天”之后只有投江,王蒙已然历“故国八千里,风雨六十年”,还要怎样?老夫聊发少年狂,笑看人生二百年,这才是王蒙! 本书在王蒙所有的书中卓尔不群,弥足珍贵。与其说是历史之书,不如说是作者一生的心迹,一部耄耋抒怀,一部少年狂歌。王蒙先生说:“青春和耄耋本来并不是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青春太多了,压缩成了耄耋。耄耋切成薄片,又回复了青春。”80之后就是80后,青春作伴好还乡啊!那满树的梨花,纪念冬日的逝去,照亮整个春天。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 这是一个拥有60多年“写龄”的作家45卷文集1700万字作品的诗意浓缩,是一个叫“王蒙”的人全部“受想行识”换一种形式的总结陈词,是自传体小说或小说化散文化诗化的自传,是用70多岁高龄依然渴望“爆炸”依然能够“爆炸”的“语言瀑布”一气呵成的中国版的《童年·少年·青年》、《忏悔录》、《追忆逝水年华》和《尤利西斯》,也是尽情铺展的现代版的《归去来兮辞》、《小园赋》、《枯树赋》和《哀江南赋》。 从《杂色》、《春之声》、《相见时难》、《海的梦》到《活动变人形》、《来劲》和“季节系列”,王蒙一直追求小说的诗和诗的小说。到了《闷与狂》,这种追求可谓

著名作家王蒙今年已经80岁了,但依然很活跃,比如仍保持近乎一年一本的出书频率创作,今年6月份最新出版了长篇小说《闷与狂》,长达28万字,此外,还频繁出席各种活动和讲演。

6165.com,在昨天下午深圳图书馆5楼的深圳读书论坛上,王蒙讲“文学阅读”,现场火爆。除了观众提问时需要主持人尹昌龙在他耳边重复下问题,王蒙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位耄耋老人。他身材依然挺拔,走路神采奕奕,又不时充满激情地提到爱情,谈阅读如何打开了他的生命。

1

阅读书之后,才“发见”这个世界

王蒙说:“我童年和少年的阅读在于两个字:发现。”

他提到,1949年以后,我们写“发现”这两个字,都是发展的“发”、现象的“现”,而他读书时,写的是“发见”。在他看来,那个“见”字特别好。因为人在看到书、开始阅读以后,才开始看到世界,才有书作为参照。而没有书或阅读作为参考时,人对世界的感知实际上是非常模糊的。恰恰是在阅读书之后,才“发见”这个世界。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好书推荐:小说推荐:《闷与狂》感觉的狂欢与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