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流云】原来6165.com,离开也是一种爱(小说)

时间:2019-11-24 08:41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我目送沿海的日落、紧抱一个醉生梦死的枕头、游不出回忆却学不会放手、怎么走。--海子因为爱情看见澹雅是在去苏州的路上。苏岩有点不知所措。幸好澹雅是闭着眼的,坐在沿

摘要: 我目送沿海的日落、紧抱一个醉生梦死的枕头、游不出回忆却学不会放手、怎么走。--海子因为爱情看见澹雅是在去苏州的路上。苏岩有点不知所措。幸好澹雅是闭着眼的,坐在沿窗的角落里,似在悠闲地享受面颊的一对 ...

6165.com 1 小雪终于在2012年出嫁了,她当新娘子已经快有一个月了,她的丈夫阿明对她是宠爱有加,这让她觉得自己无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只是,当某天她在搞房子卫生时,一不小心在碰落自己的日记本,她突然上看见日记本上的一行小字时,她瞬间呆住了!她看见了自己两年前的日记本最后一页上,竟然写有这样的一段话……
  小雪:
  也许,以后不能这样叫你了,也许,以后回忆曾经和你一起走过的日子,我会微笑,小雪,不知道你将来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翻开自己写下的日记?也许不会,因为,这一页已经是日记的最后一页了,不过,不管你有没有打开这本日记,我还是想写写这几个字,因为,我希望你一辈子都过得开开心心,我想留给你一个祝福,如果你突然某天心血来潮打开这本日记,那么,就请你记住一句话:世界上有一种爱情,即使离开也是因为爱。
  总之,愿你以后遇见爱你的男人,祝你永远幸福快乐!
  永远爱你的人:安。
  2010年6月28日
  看完这些字,她的心突然一阵抽痛,安,她过去的前男友,这个一年前已经离她远去的人,他的名字,竟然还能刺痛她的心。
  看着他的留言,她忽然掉眼泪了,这个让她恨过的名字,仿佛,还能击痛她的心口。她看着看着,突然似是下决心地抬手就想撕碎它,却没有想到,猛然间,一双大手从抓住日记本,制止了她的行为,她惊吓地抬头一看,竟然是她的丈夫,阿明!她顿时吓得不知所措地说:“阿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他过去写有字,这是……这是我过去的日记,我搞卫生不小心打翻日记本的,我正准备把日记撕碎。”
  她像做错事的孩子,惊慌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刚刚当新郎一个月的阿明,她的丈夫,却在瞬间沉默而神情严肃地把她拉起来说:“你过来,我们先到沙发上坐下再说。”
  她仍然惊慌地挣扎着把他的手摔开说:“我不坐,你要是怀疑我什么,你就直说好了,我真的没有什么,我只是打扫卫生不小心将日记本扫落才突然看见他写的这些,信不信由你!”
  阿明突然轻轻叹息说:“他说得没有错,你真的很任性,很固执,对什么事情都是一根脑到底,你真的特别爱钻牛角尖。”
  她像呆子般冲口问说:“你说谁?你口中的他,是谁?谁说我任性?”阿明拿过日记本,指着上面那个“安”字说:“除了他,还能有谁那么了解你?”
  这回,小雪有点目瞪口呆地说:“难道?你过去和他认识?”阿明回答说:“何止认识?我们曾经是战友,我们过去本来同就在一个部队当兵,而且同一班,他还是我们班的班长。”
  听到这里,小雪突然大叫着说:“好啊!阿明,你和他联合起整我是不?你们俩一起想坑害我是不?好啊!难怪你说你曾经当过兵,可是,我却没有看见过你在部队时的照片,原来你是故意把所有照片处理掉,你们俩把我当傻瓜那样玩转是不?”她突然情绪失控地,激动地大叫起来。
  阿明突然生气地一把拉过她说:“你小妖精,你真让人生气,你给我过来,你给我闭嘴!我给你看些西,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我告诉你,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他的女朋友,我也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认识你的。直到我们准备结婚时,我才突然间知道你和他的关系,我发誓我说的一切全部真实,我给你看一些东西,如果你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我和他并不是在玩你,对感情,我和他都是认真的。你这人,我还没有骂你,是你把我们俩个大男人玩转才对,你总是有本事让接近你的人发疯地喜欢你,爱你,我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脑袋那根神经搭错线了,才喜欢你,才要跟你结婚。今天不教训你,你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别以为全世界都欠你的,我告诉你,你根本就是欠他的,你也害我欠了他的兄弟情!”
  说完,阿明不由分说地拉着小雪从客厅来到书房,他小心地在他自己的一本工作日记里找出几张照片说:“你自己看啊?自己看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她拿过照片,立刻呆住了,她看见过去的前男友“安”穿着病号服,拿着拐杖站着微笑的几张照片,她突然说不出话了……
  她抬头深看着阿明,情绪复杂地说:“明,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明说:“好!今天既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这件事情一直压在我心里,让我一点都不好受,我早就想过要告诉你一切,只是,我们结婚没有多久,我担心你突然生气,气坏身体,所以一直没有敢告诉你,我想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告诉你,现在,既然你已经看见日记,已经看见了他的照片,我就实话实说,把事情真相全部告诉你,小雪,你还记得小青阿姨介绍我和你认识的事吧?”
  小雪点点头说:“记得,那时正好是安莫名其妙提出分手的时间,我一气之下才和你见的面。”
  阿明突然说:“其实,这一切正是他当初安排的,是安瞒着我,暗中让小青阿姨把你介绍给我的。当时,我并不知道你是他的女朋友,因为,这是在退伍前一刻,小青阿姨突然介绍你和我认识,所以,我并不知道你和他的恋情,更不知道你们在闹分手。小雪,你知道吗?他当年在部队,曾经因为训练时腿部摔成重伤,他在地方医院住了半年,一直治疗腿伤,他是在退伍前两个月从医院回到部队的,所以,我一直没有机会知道你和他的故事,不过,我们退伍以后一直都保持联系。然后,有一天,我在电话里对他说,我准备要和你结婚了,希望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他却突然说,婚礼他就不参加了,他反复拜托我好好照顾你,我觉得他的语气很奇怪,结果,就在我疑惑时,他忽然告诉我,你和他的故事。他说,为了你将来的幸福,他忍痛割爱,所以,他希望我以后能好好待你,并且他反复叮嘱我,不要告诉你,他腿部受伤的事。他说,他的腿伤治疗过后,虽然可以行走,但是,医生说以后不能干重活,因为腿的骨头损伤厉害,所以,他腿部落下了终身的残疾,走路也一瘸一拐的。他说,除了腿部有毛病,退伍出来后,他的心肺部功能也出现了毛病,所以,他说不想拖累你,他希望我能好好爱你,希望我给你幸福。当我知道你和他的故事以后,我曾想过退出,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横刀夺爱似的,可是,我发现自己很爱你,我舍不得离开你,而且,他也苦苦求我不要离开你,他说他已经没有能力去照顾你,他没有能力给你很多的幸福,所以,他恳求我,希望我能和你一直走下去。当时的我,突然听到你们的故事,我很矛盾,很痛苦,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处理好一切,当时我心里面乱糟糟的,所以,我没有一口答应他的要求,我只是说,等我考虑清楚再说,直至有一天,你突然对我说,你说你很爱我,所以,我才下决心和你在一起。说真的,他的身体状况真的很不好,我很同情他,也为他的爱感动,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突然说爱我,也许我真的会退出。”
  阿明说到这里,他突然有点不忍心再说下去了。而小雪也沉默了……
  很久很久,小雪才说:“我想,我过去肯定很傻很笨,因为他一说分手,我就气得没有了主意,我心里觉得他不是真心的,所以,我一气之下,就突然和你相亲了,我想,我肯定是不够爱他,至少,我做不到像他那样,为我做那么多,那么多……”
  说到这里,小雪情不自禁地哭了。
  而阿明,则立刻紧张地说:“哎!别哭,别哭,你看,我们现在不是过得很幸福吗?而且,他当初对我说过,他说要我好好照顾你,他说你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他甚至说,我是他的好兄弟,把你交给我,他很放心,他是那么说的,他非常了解你,也非常爱你,他说你一直很任性和很固执,希望我什么事情都都让着你,希望我什么都不要跟你计较。他真的是个好人,也是我的好兄弟和好班长,我永远都敬重他,要不,我明天带你去他的城市,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好吗?”
  小雪说:“不要!我不要再见他,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不过,我现在就想问你,你和他是否还有联系?”
  阿明没有回答她,而直接拉着她,把她带到电脑前,然后打开电脑,打开自己的QQ,他指着那个网名叫“狼”的头像说:“看,这就是他的QQ号,他的空间有我和他在部队时的照片,你可以去看看照片。”
  小雪没有去看照片,她只是看见“安”在空间发了一条这样的说说:我现在已经要人照顾生活起居了。
  看见说说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睛突然潮湿了。而阿明,则是歉疚地说:“对不起!老婆,我当初选择没有告诉你一切,也许我有点自私,因为我害怕说出来,我会失去你,真的对不起!我应该道歉,我应该早一点对你说……”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小雪猛然抬手捂住他的嘴巴说:“明,什么都别说了,我了解,我也爱你,不然我也不会跟你结婚,也许我当初不够爱他,不然不会这样,他那么爱我,我从来不了解,也许,一切都是注定,我和他是有缘无分。现在,我既然知道一切,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过去年少不懂事,也许,现在经历这件事情以后,我会成长。明,我现在终于明白,原来,爱一个人要懂得付出,原来爱的付出有许多种,一切就安所写的:世界上有一种爱情,即使离开也是因为爱。我现在明白他的当初的苦心了,他是希望我得到幸福,所以才牺牲自己的幸福,原来,离开也是一种爱,我现在懂了。”
  说完,她擦掉眼泪,说:“明,谢谢你告诉我一切,我想,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因为现在的我,终于懂得怎么去爱了,我会像你们俩爱我那样,拿自己的真心对待一切,我不想再见他了,以后,如果你有机会去看他,就替我说一声谢谢,谢谢他曾经的爱和祝福。”
  阿明激动地说:“好,我答应你,今天我能说出全部,我心里如释重负,以后,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这辈子我能娶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一定珍惜你,珍惜我们的爱情。”
  小雪也动情地说:“我也会珍惜你的,你理解一切,还这么有兄弟情义,你也是好人,你很值得我去爱!”
  阿明突然笑了,笑完,他真诚地说:“你也是值得我去爱的人,我想,我和他都没有爱错人,你很折磨人,这辈子,你才是最厉害的女人,你能让我和他为你心甘情愿这么做,你超有魅力,你这害人精,也不知道打那来的魅力,把我和他迷得团团转!你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小雪听到这句话,忽然笑了,只是,当她再次看着“安”所写下的那条说说:我现在已经要人照顾生活起居了。
  她的眼睛还是再一次潮湿了,她不知道,腿部落下了残疾的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只是知道,曾经有个叫安的人,在爱情里离开了她,而这种离开,就是他爱她的方式,原来,离开也是一种爱!
  小雪没有想到,世界上居然有这种特别的爱情,她更没有想到,她会遇上这样的爱情,前男友安知道自己照顾不了她,为了她一生的幸福,就把她托付给了在部队的战友阿明。
  原来,当年的分手,是安苦心安排好的一场戏,原来,离开也是一种爱,原来放手也是一种爱!她懂得了。
  以后,她不会再去恨安了,因为他当年的离开,只仅仅是为了她将来更加幸福。想到这点,她再一次感动得眼睛潮湿再潮湿。
  小雪真的是幸福的女人,她遇见了真心爱她的人,她终于在爱里成长,也终于在爱里懂得珍惜眼前的人!
  她想,她应该祝福安,希望安以后健康,幸福,快乐!

我目送沿海的日落、紧抱一个醉生梦死的枕头、游不出回忆却学不会放手、怎么走。

--海子

因为爱情

看见澹雅是在去苏州的路上。

苏岩有点不知所措。

幸好澹雅是闭着眼的,坐在沿窗的角落里,似在悠闲地享受面颊的一对大耳麦。

苏岩想,这或许就是缘分吧。躲了五年。冥冥之中到底还是遇上了。

错愕之余,苏岩还是忍不住拿新奇的目光打量过去。到底是长大了。澹雅不再是五年前单纯的那个小女孩,浑身上下散出女人特有的成熟魅力--深深的睫毛、微微翘起的红唇小嘴,头顶上浓密的微黄卷发,和本就性感的一双迷人长腿,看上去俨然一副都市华贵的气质。如果不是看到了澹雅脖颈处挂着的情侣吊坠,苏岩恐怕认不出澹雅。那是很久时的一个情人节苏岩送给她的,也是苏岩送给她的唯一一份礼物。苏岩没想到澹雅会一直戴着,即使与这浑身华贵的气质格格不入。

有那么一瞬间苏岩感觉澹雅也在看着自己。于是苏岩紧张地扭头。害怕澹雅真的会突然睁开眼睛看见自己。

苏岩心想。

有些生活,既然选择了逃避,那就一辈子逃下去吧!

窗外有大朵大朵的云。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正在飞机上,苏岩恐怕会以为自己是飘滞在空中,等着云朵一片一片从眼前晃过。可望而不可即。

就像蹙短如五年的光阴,匆忙间便从指隙的缝中溜走。不能够拾捡。亦不能够捕捉可留恋的光影。

飞机稳稳的在机场降落。

外面下起了小雨。路人并不多。冷清如早春的初夜。空气是潮湿的,带着酥甜的味道。

苏岩想尽快走掉。可是被拉住了。

苏岩知道是澹雅。既然还是没有躲掉,苏岩想索性就豁出去了。苏岩本来想装出不认识的样子,体面地询问一句"你是谁?".可是,澹雅倒先说话了, "怎么?都看到我了还躲?"颇为神气的语气。

苏岩错愕。尴尬地回头。心想到底还是躲不掉。于是慌张地答道:"没、没有哇。你怎么在这?"

"你是说我不能在这?"

"没、没有。"

澹雅微笑。"登机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

"那你刚才在飞机上还……"苏岩语塞。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脸憋的通红。

好在澹雅并没太在意。只是轻蔑地笑了笑,说道:"可是我诧异,为什么你一直存心躲我?"

"有吗?"苏岩也勉强的笑。低下头使劲地搓手,因为他感觉得到空气中尴尬的气氛,不凝重,但有点叫人哭笑不得。

苏岩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撞上了澹雅犀利的目光,直直的逼视着他,像一把刀子,直刻到他的心里去。

苏岩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那种感觉,直到后来他们一起走出机场的时候苏岩都心有余悸。

澹雅大概是也感觉到了苏岩被自己震到了,态度马上温和了许多,"到这来公干吗?"

"不是。过来散散心。"

澹雅略显惊讶。但终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舒缓了一下,澹雅问道:"那,有空吗?陪我喝杯咖啡聊聊?"

苏岩犹豫着是不是该找些离开的借口。可是澹雅那种犀利的目光又望了过来,面带愠怒,"难道你没有要和我说的话吗?"

苏岩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于是,苏岩撑起伞,澹雅亲密地靠了过来,挽住了苏岩的胳臂。那样的暧昧场景,像极了一对在热恋中的情侣。而雨中漫步亦是最为浪漫的事情。

这让苏岩和澹雅同时想起了他们俩的从前。又仿佛他们真的回到了从前。而苏岩会偶尔地抚摸澹雅浓密柔顺的秀发。苏岩喜欢闻女人的发香,无论是澹雅还是小雪,他都喜欢将脸埋进她们深深的秀发里,仿佛在寻找从未有过的依赖。

其实男人不是不懂撒娇,有的时候他们也需要依赖的感觉。那种感觉让男人觉得他们艰辛地奋斗,不仅仅只是为他们自己而生存。

星巴克里的人并不多。大抵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吧。

苏岩轻轻晃动杯子里浓郁的液体。空气里有淡淡的咖啡豆香。让人倾心、陶醉的感觉。

澹雅靠在沙发里,双手抱成拳。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苏岩。她说:"说说吧。你和小雪的事。"

苏岩一愣。差点洒掉了手上的咖啡。

澹雅接着说:"我是最了解你的。以你的性格,你不会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跑到苏州来散什么心。你和小雪一定发生什么了。不会是分手了吧?"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澹雅明显有些激动。

苏岩赶忙解释:"我和小雪能有什么呢,都老夫老妻了。我是因为憋在家里实在是太闷了,想出来透透气。刚好小雪很忙。"

"是吗?"

"不是吗?"这回改苏岩神气地靠在沙发里。双手抱成拳。

"苏岩。"澹雅愤怒地拍了下桌面,突然的响动让本就很少的顾客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苏岩窘迫,吓得赶紧倾身向前,用力地捂住了杨姗拍的通红的手。同时紧张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实说。"

澹雅这才安静下来。温和的表情一如刚刚只是轻轻笑过。

苏岩心想女人真是能装的动物,可他到底还是惹她不起,只得说道,"其实我和小雪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是她爸妈忽然就反对了,硬是不同意。"说话的短时苏岩略带苦涩的表情。

澹雅心里亦是酸酸的。

"那你打算待几天?"

"两三天吧。或许更多。"苏岩端起杯子浅浅地尝了一口。苦到了心里的感觉。苏岩皱紧眉头问道,"这咖啡没加糖吧?"

澹雅说,"不加糖才更原汁原味。"其实澹雅是想说,比之于活着的苦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来。

是啊,又算得了什么呢?反而相得益彰。让我们忘记不了经历的苦。活着的时候,想起它,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

就像有些记忆,模糊的只剩下几个零碎的片段,明明以为已经忘记,可是突然就有那么一片旋律,勾起了埋在心底的悲伤。

忍辱负重倒不如卧薪尝胆地活。

苏岩大概猜到了澹雅心里的所想,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深情地说:"澹雅,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得过且过吧。没有太多悲伤也没有太多欢喜。"澹雅也不知道这些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唯一的区别是,她曾经像孩子般依偎在苏岩的身边,而这些年她只能像大人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澹雅不知道这算不算痛苦。也许每个人都会有此经历。也许不会太过辛酸。

苏岩望向澹雅满眼似要喷涌而出的泪,他不敢再问了。害怕问的太多,她会记起更多痛苦的回忆。

所以苏岩低着头喝咖啡。

所以一段很长的沉默。

直到杯子见底的时候,澹雅站起身,拿过苏岩的手机记下了号码,"明天我来接你。"然后跨包走出了大门。

苏岩坐在那,呆呆望着澹雅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答应她陪她两天。

所以当澹雅开车来接苏岩的时候,苏岩已经收拾利索。

苏岩穿一身简单的牛仔装,额前的毛发稍稍翘起。如果再染上色,就真的如香港的古惑仔一般无二了。澹雅打扮的倒像个高中生,一身宽松的运动装和束起的马尾,干净,清纯。

第一天。逛街。

逛遍了苏州最有名最奢华的观前街。

苏岩一直想不透,为什么女孩子看似那么柔弱的外表却能够穿着高跟鞋走一天的路都不会觉得有多累,仿佛只要眼前能够出现那些琳琅满目的奢侈,对她们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上的刺激,继而产生源源不断的荷尔蒙使身体永不疲倦。小雪是。澹雅也是。而且可以不厌其烦的听销售员介绍与自己本就不相干的产品。有时候不买也要试个过瘾。

苏岩只感觉自己像个书童,陪着主人进京赶考的同时还要担负起挑夫的任务。因为他在陪伴澹雅的过程中却不得不拎各式各样的袋子。不重,亦足以累垮整条胳膊。所以每每澹雅挽着苏岩的胳膊驻足在某家商品店前眼睛大放异彩的时候,苏岩都会费尽口舌百般阻挠。然而换来的却是澹雅任性地撒娇。拗不过,只能跟进。

当黄昏的太阳悄悄走进云层里,澹雅伴着苏岩坐在湖边的岩石上安静地听晚风吹来的声音。湖面有月光洒下后的波光粼粼,光是暖的,风亦是暖的。澹雅倒在苏岩的怀中微笑着闭上眼。

是真的累了,微鼾亦如此美好。

澹雅做了一个很短的梦--

兔子在月光下找到了一根大萝卜。

兔子说:"这一天真的很美好。"

第二天。

苏岩拒绝逛街。

于是澹雅带着他去玩九球。下午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保龄球馆。苏岩不会玩,所以一个下午都坐在休息处的软座里看澹雅的背影。偶尔经不起澹雅的聒噪,也会去胡乱的扔几个,运气差的时候会扔进别人的球道里,看客们会忍俊不禁。于是苏岩索性就待在座上不出来了。

休息处。苏岩安静的翻看小雪的信息。都是这两天发过来的。因为小雪的电话过来苏岩一直挂。短信也一直没回。也许是赌气,也许根本就不想回。苏岩自己都不知道。

苏岩也累了。在爱情的跑道上。他只是想找个隐蔽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无牵无挂。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流云】原来6165.com,离开也是一种爱(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