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时间:2019-11-24 08:42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当她接到那个他母亲打来的电话时,双手颤抖,心急如焚。她万万想不到他竟会那么傻,傻到去伤害自己。泪水在眼眶旋转,身边的好友问她: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她那双灵动

摘要: 当她接到那个他母亲打来的电话时,双手颤抖,心急如焚。她万万想不到他竟会那么傻,傻到去伤害自己。泪水在眼眶旋转,身边的好友问她: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她那双灵动的双眼泛着泪,楚楚可怜的模样儿。他自杀了, ...

正在房间电脑键盘上敲着字,突听大厅传来一声“嘭”的巨响,紧接着就听到两岁的侄儿惊天动地的嚎哭声,我的心禁不住颤抖起来。跑到大厅一看,侄儿已在母亲的手里,母亲嘴里发出惊恐的叫声。

当她接到那个他母亲打来的电话时,双手颤抖,心急如焚。她万万想不到他竟会那么傻,傻到去伤害自己。

侄儿好动贪玩,一不小心踩到一个扔在地上的玩具,刚好摔在大厅的塑料小凳的边角上,小凳的边角锋利,割到了侄儿的右眼,血珠直冒,染红了眼眶,并顺着脸颊流下来。

泪水在眼眶旋转,身边的好友问她:“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我的心抽搐起来,抱着侄儿就往医院里奔。

她那双灵动的双眼泛着泪,楚楚可怜的模样儿。“他自杀了,现在在A市医院,陪我去看他。”

在急诊室,医生拭去血迹,消毒打针,这时才看清侄儿的右眼眼角,靠近眼珠的地方,有个近一厘米长半厘米深的口子。

好友应答了,搀扶着身体一直在发抖的她。

这样的伤口长在一个两岁孩童稚嫩的脸庞实在让人心痛!

他母亲告诉她,他昨晚夜里喝得醉醺醺的回来,将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他们都以为他睡着了。是的,他的确睡着了,吃了很多粒安眠药,睡得就快没了呼吸。

看清伤口之后,我不禁倒抽凉气,冷汗直冒,如果再过来一点点,那后果……

好在第二天早上,他母亲敲他房门叫他起床上班,可敲了许久都不见声响。恐是有事情发生,叫来邻居撞开门,便看见摊到在床上呼吸极其微弱的他。

心里一阵阵后怕……

6165.com,由于生命垂危,B市的医院都不敢接,要他母亲立即送他去A市,那里毕竟是省内最好最大的城市,医疗条件自然好许多。

抱着侄儿回来,儿子开的门,看到儿子后脑勺那一截蚯蚓似的疤痕,那一溜儿,头发还是生得稀少。

就他一个儿子,他母亲含着泪和着亲戚朋友把他送进了A市最好的医院。住进重症病房,脉搏跳动得极其微弱,心脏也似要停止了。

三年前的元宵节,儿子在沙发上蹦蹦跳跳,一个不稳,倒摔在玻璃茶几的边沿上,并滚落在地,以头部着地的姿势,那“咚”的一声,敲得地板颤抖,也仿佛敲炸了我的心房。

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只能隔着厚厚的玻璃窗,看着戴着氧气瓶,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的他。泣不成声,她后悔了对他说的那些话,自己怎那么残忍,他要是离开了,她这一生该如何饶过自己。

儿子一声长长的哭,像一柄剑,划伤我所有的肺腑。

他的母亲从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出来,看见她,满眼的怒火,冲上去,在她还未意料之前,高高举起的手一个大耳光,凶狠而响亮地在她脸上划出一座五指山来。

抱起儿子,后脑勺血迹斑斑,血汩汩外涌。

她捂着脸哭,委屈而悲伤;这也许是自己该受的,要是他真的醒不过来了,那么她真的会愧疚一辈子;他母亲就他一个儿子,相依为命的儿子,他父亲早在多年前就去世了,母亲一直把他奉为最珍贵的宝贝珍藏于心。

路灯点点,外面凄风苦雨。

“我叫你过来,就是想给你这个大耳巴子,你看你把我儿子折磨成什么样了,自从遇见你,他就一直处于悲伤与快乐两个极端,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拿命来赔。”越说越激动,他母亲竟又动起手来,去拉扯她的头发。

幸好当外科医生的同学恰好值班,同学亲自手术,清理创口,创口小半把尺子长,皮肉翻卷,露出白的骨。

幸而旁边人劝阻,她才不至于那么落魄无助。她在心里疯狂地呐喊,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你怎么那么傻埃

同学说,口子太长,必须要缝针。

泪水席卷了整张精巧的脸,梨花带雨的。

缝针的时候,没打麻醉。同学说麻醉对小孩伤害大。

窗外,阳光满地,她难过地想起了风起中文网上自己曾看过的“醉‘红颜”的《盛夏,桔梗的悲伤》,她多想对躺在病床上的他说:“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不会让你那么任性的去伤害自己了,不会了,你说好么?”可即便自己开口,他能听到吗?

儿子躺在大大的手术台上,哭着叫着,身体显得那么小!

她始终记得,桔梗花的花语寓意着“永恒的爱、不变的爱”,却忘记了它也有同时有着“无望的爱”的涵义。就像“miss”有想念的意思,但也有错过的内涵。不知这一场爱恋是遇见的过错,还是最终的错过……

我抓紧儿子,不让他的身子扭动。

妻红着眼,眶里泛着泪,终于不忍再看,背转着身子,双肩颤抖。

一针,两针,三针……

一针一针像缝在自己的心上。

我也终不忍直视,别过头去。双手仍抓紧儿子的身子,不管他的哭声不顾他的喊声,那一刻,我真真觉得我是天下最狠心的父亲!

缝完,同学长出一口气。儿子哭声渐小,同学夸奖着儿子的勇敢。

我佩服着同学的妙手医术,我感念着他的医者仁心!

回家的路上,我把儿子抱在怀里,用嘴唇靠着他的额,鼻子仿佛还嗅到了儿子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啊,我正抱着一个奶香世界。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