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共同度过 —— 《平凡人普通事·继续微

时间:2019-12-01 04:41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他们在1993年经人介绍后结婚,7年的婚姻旅途一直争吵不断。结婚初期,她曾经数次跑回娘家,发誓再也不回到那个令她伤心的家,而他每次总是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劝说她回去

摘要: 他们在1993年经人介绍后结婚,7年的婚姻旅途一直争吵不断。结婚初期,她曾经数次跑回娘家,发誓再也不回到那个令她伤心的家,而他每次总是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劝说她回去。90年代中后期,他干活的厂子垮了,为了 ...

徐嫂75年的,2002年初结婚。03年初生了儿子。

他们在1993年经人介绍后结婚,7年的婚姻旅途一直争吵不断。

经人介绍的对象,谈了将近一年结的婚。徐嫂公公事业单位退休,每月三千多。徐嫂婆婆终生务农,徐嫂丈夫上有俩姐一哥,下有一弟。除了长姐长兄在县城效益不好的单位工作,其他三个务农打工。这种家庭在80,90年代我们那地儿还特别点,到了2000年代不过太普通如此。据徐嫂说,自己出身农家却一直被婆家看不起。

结婚初期,她曾经数次跑回娘家,发誓再也不回到那个令她伤心的家,而他每次总是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劝说她回去。

我每年过春节的时候能见到徐嫂丈夫跟她回娘家,也就大年初二那天,我们那儿的习俗那天女儿女婿回娘家。徐嫂丈夫给人的印象总是笑眯眯的,很随和,但话不多。收拾的很利落干净,有时感觉比一些高知高收入的穿着还要讲究。

90年代中后期,他干活的厂子垮了,为了生存,他只有跑到广东寻求发展,只留下儿子和她在老家,尽管如此,每次当他回家时,她总是对他不理不睬。

徐嫂丈夫在结婚前及婚后一年多都在本地企业打工,据说每月给徐嫂3,5百;徐嫂一直带孩子跟公婆在一起吃(两家的地,农活都混在一起做),晚上在自己家住。04年徐嫂丈夫去L市(距离我们那儿8小时车程)打工,铸造厂翻砂工人,活累,又脏。但他认为钱多,跟徐嫂说每年存下五六万。

天生的勤奋、务实的精神和节俭的品德,使他很快在广东立足,并在当地办起了企业,业务蒸蒸日上,生活也越来越好,他便把全家都搬到广东。经济的宽裕,使他们的关系得到了缓解,笑容也出现在他们面上,一家三口乐也融融,幸福已经在他们身上播种。

这样,夫妻两人分居,徐嫂丈夫每年回来两三次,每次不超过一周。每年春节都是农历腊月二十七八回来,正月初四就走。06年徐嫂在孩子上幼儿园后,就在本村的厂子打工,每年能赚三四万。

2001年5月11日,不幸突然袭击了这个家庭。那天早晨,她与往常一样目送丈夫驾着轿车驶离她的视线,怎料这竟是最后一次见丈夫驾车了。半小时后,在擦地板的她接到了丈夫遭遇车祸的恶讯。

徐嫂丈夫自从结婚以来从没让徐嫂见过存折,只是告诉她又存了多少钱了,总共存了多少了。

经过医生10多天的抢救,丈夫终于挣脱了死亡线,但医生告诉她:"他的命保住了,但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而她却说:"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只要他人在,我们就还算一个完整的家。"

每次徐嫂丈夫回家,徐嫂就让他不要去L市了,就在村里打工或者搞养殖,一年两人一二十万应该没问题。我们那些在农村的年轻亲戚个个靠劳动致富,盖楼房买轿车,大家都不出去打工了,家门口的机会多的很。很多甘肃贵州东北四川的到我们那儿打工。两人每次都因为这个问题不欢而散。

从此以后的日子,她承受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每天几乎寸步不离,给丈夫说话,定期给丈夫擦洗。每天临睡前,她都会给丈夫读读当天的新闻,讲讲电视上的奇闻趣事。深夜,她还要起床好几次服侍丈夫,多年来,她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们最长分别的时间就是她每天早晨到菜市场买菜。为了让丈夫呼吸新鲜空气,她常用自己80多斤的身体背起130斤的丈夫,从七楼来到小区公园里。每次安顿好丈夫,她自己却"累翻"了。照料病人的担子十分"沉重",她还要忍受经济困窘的艰难。5年里她不曾买过一件像样的新装,但对丈夫却非常"大方".丈夫便秘严重,看着丈夫难熬的面部表情,她心疼不已,于是几十元的通便药便成了他们家奢侈品,这些年里从未间断……

后来徐嫂怀疑他根本没存下钱,本着一家人好好过日子的想法跟他说:不管你究竟挣没挣着钱,咱们一张纸掀过,不提了。你只要回来跟我一起干,我们从头开始。徐嫂丈夫每次就是闷头喝酒,没有一个字。徐嫂说好像这个家里有什么东西让他不自在,即使回来也是去他妈哪儿,不愿在自己的家。

"他为家里、为我和儿子默默奉献、无私给予,他的爱很厚重,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她默默地望着自己的丈夫,淡淡地回答我的问题。

10年秋天,徐嫂丈夫回来两人还是老样子,徐嫂丈夫知道徐嫂不会让他走,趁着徐嫂出去有事,不告而别。在路上遇到他妈,还跟他妈说徐嫂是知道他走的,说自己给了徐嫂8000块钱。这样婆媳两人说法不一,弄得她婆婆埋怨她留不住他儿子的心,刺挠他儿子不自在。拿了钱不说拿。她婆婆是护犊子的那种妈。徐嫂觉得冤的要死。

当我知道她娘家已经派人劝说她离婚再嫁时,我问她是否曾经后悔这几年的付出?

10年底春节时,徐嫂丈夫腊月二十六又回来了,第二天是我们那儿的大集,徐嫂和徐嫂丈夫去给娘家“送年”,到了街上,徐嫂问你给我妈送年你准备买什么?徐嫂丈夫说我到银行去取钱,结果一上午一百也没取出来。借口种种。徐嫂心里已经认清他是没钱的,只好自己买了点东西,让孩子跟着爸爸在街上等着,自己去了娘家。一会儿后,借口说自己婆家有人结婚要喝喜酒不在娘家吃饭了,就离开了。到街上找到丈夫和孩子三口人在街上呆了一整天才回村。因为怕老早回村邻居会说闲话,因为早上出村时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是走娘家。没理由娘家不好好招待。春节过后,徐嫂丈夫偷了徐嫂两百块钱又走了。真的是偷得,这回连走的钱都没。这一年他们就没有夫妻性生活了。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共同度过 —— 《平凡人普通事·继续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