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鼠标球

时间:2019-12-01 04:41来源:书评随笔
“回去!都别上了。”老师怒气冲冲的把我们全撵回了班。 突然间发现我提起的话题好似都有那么一丝丝的沉重,是不是侧面反衬出我当下的心境。 我机械的点着头,虽然不知道自己

“回去!都别上了。”老师怒气冲冲的把我们全撵回了班。

突然间发现我提起的话题好似都有那么一丝丝的沉重,是不是侧面反衬出我当下的心境。

我机械的点着头,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了,似乎找到错误和接上键盘接口一样难。

是的,我们,包括我。今年中秋节回家的时候整理物品,在我的万宝盒里面发现了此宝,拿着端详了好一会,才想起那时我小时候留下的物证啊~那时候实在是小,嘴上知道对错,每天都能听到关于对错的评判。不过,做事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考虑对错,只知道玩~还要好玩,要带能来惊奇的好玩~DIY的四驱车要带龙头凤尾,一辆四驱车通常备有多个马达,多副轮胎~这节课间空用A马达跟小C比比谁的四驱车跑的快。下节课间空换上B马达跟小D比比谁的车速快~中午饭后坐在宿舍的地板上拿着各自DIY的四驱车,评论谁的尾翼漂亮,谁的龙头结实,谁的轮胎炫酷~

后来上了初中,微机老师是个胖女人,带个眼镜,将那些最基本的电脑尝试,还自认为学识很高,教我们似乎屈了他的才一样。

我是小学时候开始接触电脑的,那会97年的样子,当时通俗叫法是叫微机,平普(平邑普通话)微型计算机的简称。微机课分为课堂课和上机课,每周两节课,一堂课堂课,一堂上机课。课堂课就是老师用教室里面的投影仪投放幻灯片介绍电脑的一些基本的操作按键及其功能。上机课的时候带着一本图文书,去三楼的微机室上课。

全班鸦雀无声。

图片 1

后来怎么回事不记得了,那时候只是大脑一片空白,后来的印象就是静静的站在老师的办公室里。

把玩成了习惯后,有些大胆的同学就开始想着带出去。陆陆续续的有同学课后往外带,由于当时大家对上机课非常积极,通常上完课还有出门,下堂上机课的同学就已经在微机室门口等候了,加之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三的所有年级共用学校仅有的两个微机室。所以嘛,最初虽引起注意,但没有引起重视,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怀疑到低年级学生身上。不知道当时初中的学长们有没有做这事的,总之他们有些人替我们背黑锅了。

我从回忆中醒来,拿起已经落满灰尘的内存条,那是的我算是发泄还是盗窃?

那会还没有现在通用的这种光学鼠标,通过鼠标下面的led灯反射便可以工作。当时用的鼠标很笨拙,鼠标下方有一个球球,通过和鼠标垫的摩擦移动光标。鼠标球很好拆卸,把开孔的圆形挡板逆时针旋转就能卸下来。大多数男生都发现了这个小技巧,有些同学开始在老师讲台上总机控制着电脑,下面还不能操作的间空偷偷把小球抠出来,拿在手里把玩。那时候的男生,对一切好奇的物品都一份偏爱,尤其我们这群一入学就开始住校的孩子。

“哎!看到没有,这个软件有这个功能,咱试试发下。”

“别让我查出来!”

那时候具体学了些什么基本都忘记了,只记得规定比较严,关机的时候必须按要求去做,不能直接按机箱上的开关机按钮,必须通过屏幕左下脚的开始对话框操作。即便规定看似这么严格,还是防不住有些同学上完课带着琉璃球回来了。我们小学那会有一阵特别流行玩琉璃球,大家都偏向于自己有稀奇的琉璃球。大的、小的、里面是黑花的、黄花的、红花的,当时黑店(学校商店,大家通常都说黑店,到现在还改不过来)能买到的最贵的当属白色的瓷质琉璃球。

最后一节微机课结束了。

自从自己把文章的字数要求提升至1000字以上后,有时打开简书的页面静默一个多小时还无从下笔。原本给自己的定的目标是每周6篇,后又改为5篇,不过呢,还是没有做到,上周写了4篇,每篇1000字以上。

“你知道吗?这电脑多少钱?”班主任大声说道。

这是郭小猛《知行合一》365系列第66篇文章,欢迎吐槽!

作者:郭小猛

感谢你花时间读我写的文章。读完后如果您能有收获,记得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哦,谢谢您。

如果你发现文中有纰漏,欢迎您随时指正。

文中涉及到的观点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可能不够客观,如果你有更好的观点或想法,期待你随时和我联系沟通。在此一并感谢!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

微信 | g u o m e n g 1 5 6 8

QQ | 8 2 3 1 5 2 6 6 6

新浪微博 | 郭小 猛1990

微信公众账号 | 郭 小 猛

过了五分钟,班主任进来了:“告诉你们,马上就查出来了,你们最好早点承认”

一个鼠标球勾勒起一个整个童年,有顽皮,有纯真,有哭声,有笑语,还有无意中犯下的错。话说,那时候的女生挺爱哭的~现在都做妈了,不知道还会不会那样毫无戒备的哭~其实,哭的蛮可爱的,因为有时哭着哭着自己就笑了~大概轮到她们的孩子了吧······

微机老师缓缓走过来:“现在键盘接口接不上,不知道怎么办呢,你就祈祷能修好吧,最只要的是你要认识到错误。”

后来我知道,那台电脑叫486,三百块钱都没人要的东西,键盘也没问题,他们只是吓唬我而已……

缓缓走到微机室的一角,一台电脑的机箱打开,我蹲了下去,摸到主板,缓缓向上……

管他呢,我打开窗子,狠狠的抛了出去,抛出去的不仅是内存条,还有里面承载的回忆……

“这句话谁发过来的!现在赶紧承认还来得及。”老师怒吼道。

“我查出来了啊!已经知道是谁了,快点站出来。”微机老师匆匆跑过来。

后来我鄙视所有微机老师,无论他是谁……

回到家里,我低着头,将今天犯下的“罪行”告诉了家里人,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怪罪我,而是恶狠狠的给老师打电话去了。

我不禁又想起了小学,如今我对电脑已经十分了解,是该感谢她们,还是继续恨下去?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会毫不犹豫狠狠的给微机老师一耳光0咔主板上的内存条被我拽了下来。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鼠标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