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书评随笔 > 正文

安徽深山有座避暑胜地 连名字都带着“坑”夏天

时间:2019-12-12 14:58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当崇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简易的竹板床上,身上盖着一块薄毯,毯子上散发着一股清新的独特香味,自然,舒适。崇明不自觉地扯过毯子,放在鼻尖

摘要: 当崇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简易的竹板床上,身上盖着一块薄毯,毯子上散发着一股清新的独特香味,自然,舒适。崇明不自觉地扯过毯子,放在鼻尖。崇明笑了,这股香味似曾相识,定是当时白衣女 ...

夏日要找到一处避暑的地方可并不多,但位于安徽的木坑竹海或是一处。当我们的车子驶到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时,郁郁葱葱的竹林便映入眼帘。连日来于各大景点间奔波的疲惫感,在目光触及到这一片养眼绿时,顿时消去了不少。

当崇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十分简易的竹板床上,身上盖着一块薄毯,毯子上散发着一股清新的独特香味,自然,舒适。崇明不自觉地扯过毯子,放在鼻尖。崇明笑了,这股香味似曾相识,定是当时白衣女孩的闺房。崇明对当时的自己一定是鄙视的,他从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猥琐,除了现在这个时候。崇明揉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起。床边的地上铺着一块半米长半米宽的碎花布。自己的鞋子正整齐地排放在碎花布旁边的地板上。地板是竹子做的。可是他们是怎么把这一根根小竹子压得这边紧实,中间竟然没有任何缝隙。崇明拿过鞋子穿上,然后站起身。他在竹地板上特地踩了踩,很平实,很舒服。来的时候,崇明确实看到周围是一整片的竹海。这也难怪,这样的小山村,定是就地取材。他环顾四周,继续观察周围的一切。房间内部的陈设十分简单,窗台边上摆放着一张梳妆台,也是用竹子制成的。梳妆台上除了一把竹梳子和一块铜镜之外,只有几副很特别的耳环,看材料是用贝壳做的,还有两条项链,项链很素雅,感觉是用什么特殊的木质材料做的,却再没有其他的装饰品。房间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圆桌和两条竹藤椅,桌上摆放着一只陶制罐,里面插着几株小花,叫不上名字也从没有见过。整个房间很简单,从材料到色调到陈设,甚至可以说是简陋。可是一切都恰到好处,可以看得出房子主人认真生活的态度。崇明发现原来整个房子都是竹子搭起来的,用一根根粗大的竹子垒起来。可是竹子不是空心的吗?这不单单是竹子,竹子内部已经填充进去什么东西了,所以才能有称重的作用。总之,这个房子门窗的结构和整个支架,看起来很特别,也很完美,像少体中心展示的工艺品。只是这个房子却是实实在在可以住人的。这些东西也许并不特别,但是崇明却十分激动,他感觉自己找到了宝贝。他甚至不想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或者说现在是什么时间,只焦急地想要知道房子的主人在何处。

【摄影:lightmeister环球旅行摄影师|来源:去驴行】

竹屋的门并没有关,阳光正透过房门门跑进屋里,崇明循着光走到门口。傍晚的阳光并没有那么刺眼,但崇明还是被光线晃得闭上了眼睛,待舒服了之后,才又再次睁开。身上是暖暖的阳光的气息,鼻尖是微风拂过的百花香味,夹带着青草的气息,眼前错落有致的江南水稻田,以及依山排列着的排排竹房子。是的,眼前的显现的都是一间间竹房子,外观跟身后的并无差异。整整齐齐,大概有十几户人家。房子的后面是望不到边际的竹海。这样的景象也许只在画里见过,或者是在梦里。但眼前的一切那样真实。当然,崇明已经通过狠狠掐自己证实了。此时崇明也注意到,自己所在的房子其实是远离村落的,处在位置较高,所以能看到整个村落的情况。门口有一条小径通过村落,那条引路小溪从房子一侧流过,通往地势较矮的村落。奇怪的是,四下里根本看不到一人,连吹过的风里都藏着安静的味道。正在崇明纳闷间,突然从竹海深处传来声响,有男人的吆喝声,有女人的说话声,有小孩的嬉笑声。顿时,整个村子热闹起来了。崇明循声望去,发现人群陆陆续续从竹林中走出。老老少少共几十口人。有一些年轻男女,也有一些年老者,还有几个小孩,服装与外人并无异。其实崇明并不能看清楚眼前这群人的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崇明就是感觉整个人群散发着阳光、乐观、青春的气息,特别有感染力。即便是满头华发的老人,脚步也依然矫健。这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崇明。

图片 1

当然,崇明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孩,一袭白衣,在人群中那般突出。崇明的眼神跟着她,就再也没有离开。所有的人一个一个走进了自己的房子,她很快活地跟她们道别。她的声音还是跟初见时一样清脆,如同百灵鸟的歌声。最后,田田埂上就只剩她一个人,然后她跳起了舞。她张开双臂,迎向阳光,似山间的精灵在接受阳光的洗礼。微风吹起她的衣裙,又宛若翩翩蝴蝶在田间起舞。

虽近几年名气有所上升,但与安徽黄山、宏村等景点相比,木坑竹海只能算是小众旅游景点,除了一些小长假之外,实际上来的游客也并不是非常多。

突然间,女孩消失在了崇明的视线里。女孩的房子在高处,门前一块很大的石头延伸到外面,挡住了通往这边的视线。崇明往外走走,站在了大石头上,四下寻找间,女孩已经站在了崇明的面前。石头下面有一条小路,从田埂那边一直通往这里,感觉像嵌在旁边的石壁上。从石头下面出来,就到了崇明站着的地方。女孩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一双干净的眼睛又一次直直得盯着自己。这一次,眼神中明显少了初见时的惊慌,多了一份兴奋。 “你醒了”,声音还是那样清脆。崇明愣住了,当初的女孩简单干净,现在却又多了份灵动。崇明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场景中,所以对女孩的交谈置若罔闻。女孩竟没有不耐烦,也没有觉得崇明无理。就这样看着崇明,似乎等着崇明和自己说话。耳畔的竹制耳环为素净的脸庞更添了自然之气。

图片 2

“你一定是饿了吧?我去做饭。”芯子周身洋溢着快乐,没等崇明说话,芯子的身影已经在一侧的小隔间里动起来了。那是厨房,在房子的右侧凹进去的地方。如果不走过去,必然是发现不了的。厨房并不大,没有煤气,更没有天然气,是简式灶台。其实就是用几块大石头搭建起来,上面架着一口大锅,下面有可以烧柴火,有烟囱,用于排放柴火燃烧后的气体。崇明对这样的厨房并不陌生,毕竟自己曾经拍过相关的影视剧,也曾经用过这样的灶台。只是那时候,由工作人员先生活,自己负责王里面加柴。但崇明一直觉得生火会很容易,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度,只是当时为了拍摄进度,所以工作人员已经生起了火。所以,他自告奋勇地跑去生火。芯子不知为何,显得特别开心。她甚至哼起了歌,就是崇明第一次见到她时听到的那首歌。而此时的崇明却异常暴躁,因为生火并不简单。厨房里慢慢弥漫着烟味,芯子咳嗽着跑到门口呼吸新鲜空气,却笑得直不起腰。“你比我第一次烧火烧的还差,莫里大叔还说从没有哪个小孩像我这样笨。真应该让莫里大叔看看你烧火的样子。”,芯子边说,边笑,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时候,崇明也跑出来了,烟味是在太大,他根本无法忍受。看到他狼狈的样子,芯子笑得更欢了。此刻的崇明确实狼狈,脸上沾上了炭灰,他还一直用手蹭脸,把面积越弄越大。芯子银铃般的笑声一刻也没有停过,她拉过崇明的手,来到房门口的洗脸池,帮崇明洗去手上的碳灰,然后拿来毛巾帮崇明擦去脸上的碳灰。她让崇明坐在门前的石凳上等着,然后自己去厨房里忙起来。看着芯子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崇明思绪万千,但又感觉这样安心。此时此刻,崇明居然有一种想要成家的感觉。崇明开始憧憬未来,自己工作完回家,看着妻子正在厨房里准备可口的饭菜。这样的感觉多真实。偌大的房间,却只有猫儿陪伴,总感觉少点什么。但此时的感觉真的不一样,虽然在戏里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但现在的感情是由内而外发出的,直击心灵。尤其在夕阳的映衬下,一切都显得那么不一样。这样的静好岁月,远离红尘,远离那些世俗的烦扰,真好!崇明思想已经神游到了外太空,但他的眼神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芯子。

木坑,就如其名,是个四面环山形如金斗的“坑“,谷纵深约6公里,谷的四面密密麻麻生长着至少也有八九米高的毛竹。偶有阵风入竹,漫山遍野的竹林随风摇荡,发出巨大的沙沙声,整个木坑霎时翠浪迭起,犹如海上翻滚的波浪,木坑竹海因此而得名。因竹子四季常青,竹叶翠绿欲滴,木坑竹海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滴翠谷“。

崇明的眼神虽然跟着芯子进进出出,但他并没有注意芯子在做什么。如果不是芯子的呼喊,他一定还在享受想象世界的温情呢。回过神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碗筷。餐桌是门口的一张大石桌,放置在那块延伸到外面的石头上,周围四个方向上均放着石凳子。芯子从厨房里端出了菜和饭。崇明看到桌子上有三菜一汤,一个是清汤笋,一个是清蒸鱼,一个香椿炒蛋,还有一个青菜豆腐汤。自己面前摆着一个竹碗和一双筷子,芯子在崇明的右手边坐了下来。芯子给崇明盛了饭,还往他碗里夹了鱼,招呼崇明吃。相比之前的兴奋,现在却也有些拘谨。这是芯子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吃饭。崇明后来才知道。芯子十分热情地给崇明碗里夹菜,崇明也一一吃了。突然间崇明发现碗壁上刻着一朵漂亮的花,好像彼岸花,刻的十分细致,每一个花瓣的纹理都十分清晰。崇明巴拉巴拉碗中的饭,然后露出碗面问芯子:“这碗上的花是不是彼岸花?”芯子那双充盈笑意的眼睛直击心灵,她告诉崇明:“是的,这是彼岸花,村里的人的物品都是统一采购的,我们每家每户使用的东西都一样。所以莫里大叔通过做标记来区分每一户人家的东西。莫里大叔为我挑了彼岸花,刚好我也喜欢彼岸花。”好有趣的村庄,竟有点大跃进时期的生活方式。夕阳还挂在不远处的竹梢,一家炊烟断了另一家炊烟接上,竞相逐鹿,誓为这神仙之境添上了一丝烟火气。好一个宁静的田园生活。当然,崇明对自己身处的村庄更加欢喜了。

图片 3

今晚的饭菜格外地香,崇明和芯子都如是感觉。饭毕,崇明主动要求和芯子一起收拾,在厨房狭小的空间里清理碗筷。虽然期间仅简单的两三语,但整个气氛却显得非常温馨,并不尴尬。崇明享受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光,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崇明虽然年过三十,但给人的感觉已然年轻。也许是平时注重锻炼和保养的缘故,跟小女孩在一起很和谐。近一段时间以来,崇明确实想要过这种简单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太多打扰。原来这一天真的来了,这样淳朴的生活真的存在。女孩应该不认识他,家里连电视都没有,那是崇明参观女孩的房间之后得出的结论,所以女孩肯定不知道他。做梦的人永远不会想要知道梦醒后的样子。崇明现在的感觉就是做梦一样。也许,作为你我来说,我们早就觉得这一切都太过怪异,不仅是这个地方,还有这里的人。这女孩一个人住,却敢将一个陌生男人留在自己的家里。总之,一切在你我看来都不合情理。但是,崇明和芯子两个人相处地实在融洽。两个人初次见面,却感觉像是相识已久,而女孩甚至没有问崇明叫什么。但女孩仍拿出自己最真诚的微笑来招待男孩。崇明一定是被感染了,不然像崇明这样对外界抱着极大戒心的他,怎么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的女孩呢。也难怪,在这个信任缺乏的时代,崇明的戒备之心可以理解,只是这种放下防备的相处,他更加珍惜。

在木坑竹海的底处,落有一小小的村庄——星光村,建筑是典型的徽州古建筑,白墙黛瓦。从高处往谷底看,整个星光村掩映在一片绿色中,几乎要被绿海淹没。

崇明也并非什么都不管不顾,其实他想到了自己的经纪人小楚。此刻应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不安吧?公司应该将小楚骂的狗血淋头了吧?公司应该正在商讨应对之策吧?崇明现在是娱乐圈的香饽饽,是广告商、制片人和投资商指名要的演员。崇明现在依然觉得自己还在上海,他只是到了黄埔江边的一个村子里,虽然自己从没有听说过。没有听说过并不代表不存在。

图片 4

此时的崇明很矛盾。他想在这个村庄多待一段时间,仅仅这半天时光,就把他原先的郁闷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他不想现在就回去。但是他现在应该要先联系到小楚,把具体情况告诉他,不然公司那边很难交代,尤其是手上还有几个代言。他问正在擦手的芯子借手机打电话,芯子告诉崇明,自己并没有手机,村子里也没有电话。村里和外界唯一联系就是莫里大叔一年一次去村外的采购,只有添置物品,没有别的交流。此时的崇明嘴巴张得足够塞进一整个月饼。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问:“你们一年只出村一次吗?”芯子很自然地回应:“对啊,不过不是我们,一般只有莫里大叔自己一个人出去,我很小的时候偷偷跟莫里大叔出去过。”芯子继续说道,“你是我长这么大,在村子里见到的第一个村外人。”崇明越发迷惘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难道真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吗?只有有缘人才能得此意见。此时的崇明开始有些着急了,虽然他很庆幸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对这个地方也很好奇。但是现在如果真的不跟小楚联系上的话,后果应该会很严重的。芯子看出崇明的焦急,但是她仍然告诉崇明:“我们村通往外界的通道一年才开一次,昨天就是开启的日子,所以你可能要一年之后才能出去了。”这时候的崇明彻底崩溃了。一年?自己接下来两年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何况一整年都待在这里,这并不现实。崇明越发不淡定了。崇明主要是担心经纪人小楚,如果他出什么问题,公司一定是找小楚。看来自己消失的这一年,小楚要遭殃了。芯子看出崇明脸上担忧的神色,她说:“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只有忘记你之前的所有事情,然后好好的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不要去想自己无能为力地事情,跟着自己心中所想就好。”对啊,现在去想这些有用吗?既然想也白想,为什么不过好当前的生活呢?小楚那边等之后再说吧。崇明想明白了,眼前的生活不是自己一直想要过的生活吗?既然都已经在理想的生活里了,为什么还要去想别的呢?人啊,就是这样,当你还没有拥有一样东西的时候,你拼命想要,但当你拥有了之后,就开始顾虑这样顾虑那样。总是不能过好眼下的生活。

下车后忙不迭地奔向竹林后,口水差点留下来。要不是头顶上的竹叶以及边上其它相对粗壮的竹子提醒,差点就将横在眼前的几株手臂粗的毛竹,当甘蔗啃了,实在长得太像了!擦拭口水,将内心的那份激动按下后,才发现竹林里要比想象中的清幽凉爽许多,因有大把阳光穿林而入,又不觉得阴暗潮湿。走在竹林里向谷底延伸的石阶上,看石阶上阳光斑驳,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芯子的话让崇明醍醐灌顶。崇明决定了,接下来的日子就在村子里好好生活。这一年就当给自己度个假,更何况在这样的地方生活,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被狗仔跟拍,如此甚好。晚风微凉,夜色正好。崇明和芯子仍旧坐在刚才吃晚饭的桌旁,隔着斑驳重错的竹影,点点光亮在竹海间闪烁,宛若灿烂的星空,简直美极了。如果在戏里,此时的女主角应该走向竹林深处,时不时转身呼唤男主,这样的浪漫里滋生的爱情,才配得上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纠纠缠缠。其实想来又是十分可笑。现实生活哪有那如许多轰动浪漫的爱情,总是平淡胜过激情。其实就这样安静的坐着,欣赏这独一无二的美景,跟身边美好的人儿,不去打扰,就这样单纯的坐着,是不是也生出这许多别样滋味呢?又有谁能说多年之后就一定不是美好的回忆呢?

图片 5

芯子的眼睛里总是含着笑意的,这一点像极了崇明,崇明的眼睛也总是含笑意。她看向远处:“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好像对着崇明在说,又好像自言自语。没等崇明开口说话,他继续道,“你是我记事以来第一个陪我吃饭的人,就连莫里大叔都没有陪我吃过饭。” 崇明很纳闷,芯子的父母呢?但是崇明没有打扰芯子说话,芯子望向竹林深处的眼神告诉崇明不要打扰芯子讲话。“但是你肯定是要离开的。”说话间,眼神渐渐黯淡了。这个女孩是在太让人好奇。眼神如此干净的一个人,为什么笼罩着神秘的色彩呢。突然芯子转向崇明,“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你为何会来到我们这里,但恐怕你一年内都只能待在这里了。一开始莫里大叔不允许你留在我家,但是我一直坚持你留在我家里,你知道我为什么吗?因为你跟我梦里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当初见到你的时候,我都惊住了。可就是这样神奇,你就从我的梦里走了出来,这是真的!”芯子一口气把花全说完了。崇明惊叹于小姑娘的单纯与直接。崇明不知道说什么,简直不可思议。但崇明知道自己和女孩之间一定有着莫名的缘分。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女孩的力量牵引他来的。不然他不能理解自己的经历。

在林中随着石阶七拐八绕,没多久脚下的石阶就没了,但路还在,还继续向前延伸,只不过换成了土路。虽没石阶干净好走,但这土路却让眼前的环境多了几分质朴的乡土气息。

崇明现在的心情是兴奋的,他知道女孩是愿意和他一起生活的。毕竟,女孩把他留在了身边。其实,崇明并不敢多想,只要能够留在女孩的身边,他就很满足了。他知道芯子家里没有电视,但他又觉得会不会莫里大叔出去添置物品的时候给村里添置了电视机呢。他还是向芯子确认:“所以你们村里面应该没有电视机之类的东西吧”。“对啊,村里面没有电视机,但我们都听莫里大叔说过电视机,莫里大叔也想也村里买一台,但是太贵了,而且村里也没有信号,所以就没有买。”

图片 6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安徽深山有座避暑胜地 连名字都带着“坑”夏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