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粟裕谭震林在苏中七战七捷

时间:2019-11-02 03:52来源:现代文学
此时,粟裕密悉李默庵决定调其整编第六十五师于9 日经海安去泰州,黄桥,接替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十九旅的防务, 10日又令新七旅从海安东开,接替第一○五旅在李堡一线的防务。敌

  此时,粟裕密悉李默庵决定调其整编第六十五师于9 日经海安去泰州, 黄桥,接替第二十五师和第九十九旅的防务, 10 日又令新七旅从海安东开,接替第一○五旅在李堡一线的防务。敌军频繁的调动,给了我军以趁其运动或立足未稳加以歼灭的大好时机。

夺取丁堰、林梓,使如皋的国民党军如坐针毡,急忙调动其九十九旅由黄桥增援如皋。粟、谭以大部队投入如皋、黄桥公路的战斗。战斗从8月25日发起至31日结束,历时6天,共歼敌1.7万余人,创造了解放战争以来一次作战歼敌最多的新纪录。

  各种迹象表明:全面内战一触即发。

1946年6月,蒋介石悍然发动全面内战,叫嚣要在三到六个月内消灭全部人民解放军。

  18 日天刚拂晓,我一师一旅三团插到通如公路白蒲北的三里楼。不久, 公路上烟尘滚滚,过来了敌人的炮车队。他们大摇大摆地向北开进,准备轰击我如皋城,不料我军“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敌人乱了阵,我军轻取敌一个野炮连,挺威风的三门野炮乖乖地被缴获了。

七战七捷的最后一仗,是邵伯保卫战。由扬州北进的国民党整编二十五师,于8月23日分三路向邵北地区猛攻。华中野战军顽强阻击,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整编二十五师师长黄百韬听到粟、谭在如黄公路全歼国民党九十九旅后,担心侧翼遭到夹击,急忙撤回扬州,遂于8月26日撤退。华中野战军成功取得了邵伯保卫战的胜利。

  驻丁埝、林梓、东陈的敌交通警察中队,号称国民党的一支“袖珍王牌军”。实际是由美国特务梅乐斯和国民党“军统”特务戴笠合作训练出来的特务武装,连以上军官都是军校生,多系“军统”特务,比其他国民党军队政治上更反动。他们以“恢复交通”为名,专门对公路沿线我解放区进行“清剿”,配合地主“还乡团”,血腥镇压苏中人民。

宣泰战役后,国民党调集10万人增援,企图东西合击,进占如皋。针对敌人的进犯,从7月17日开始到22日,粟裕再次集中优势兵力,在如皋地区歼灭国民党四十九师师部、二十六旅大部,消灭敌人1万人,俘敌6000余人。

  “老张,你们那边的敌人是三个多团,如皋还有两个团,你们和五旅共九个团。九比五,一下子还不能解决战斗。不如干脆把一旅加到六师那边,来个雷公打豆腐,先打掉南面的,再集中力量消灭北边的。”

当时,汤恩伯指挥15个旅约12万人大举进犯苏皖解放区,进攻的矛头首先指向苏中解放区,而我苏中战斗部队的总兵力只有19个团约3万人。汤恩伯自恃兵力数倍于我,且全副美式装备,扬言“3个星期足以收复苏北”。1946年7月13日至8月31日,粟裕、谭震林指挥我华东野战军第一、第六师和第七、第十纵队,在苏中同国民党军作战。他们集中优势兵力,连续取得宣泰、皋南、海安、李堡、丁堰、邵伯、如黄路等七次战役的胜利,共歼敌6个半旅、5个交通警察大队,计5万余人,歼灭敌人总数为华中野战军参战兵力的近2倍。而这场战斗,也以“解放战争以来第一场大规模作战的胜利”而载入史册。

  想到这里,粟裕不再犹豫,提笔展纸,向中央和陈毅军长起草电文,建议在苏中先打一仗再西移。

在首战宣家堡和泰兴的战斗中,粟裕动用了15个团25000人,从7月13日起到14日的两天战斗中,歼敌3000人,并首创了我军歼灭美械装备的蒋介石嫡系部队的纪录。

  为了慎重起见,粟裕决定亲赴华中局请示。

苏中解放区位于整个中国解放区东南前哨,与国民党政府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上海一线隔江相望。中原解放军突围后,何应钦、白崇禧、汤恩伯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制订了作战计划,准备渡江北进,消灭苏中解放区。

  海安。华中野战军司令部驻地。

需要说明的是,之所以只表扬“六次歼敌”,是因为毛泽东在写这个电报时,尚未收到华中野战军第七捷———邵伯保卫战胜利的消息。

  8 月6 日,敌第六十五师及第一○五旅果然由海安东进,连占西场、丁家所,继续北犯。

我粟谭军从午元一个半月内,作战六次歼敌六个半旅及交通总队五千,造成辉煌战果。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敌一部……故战无不胜,士气甚高;缴获甚多,故装备优良;凭借解放区作战,故补充便利;加上指挥正确,既灵活,又勇敢,故能取得伟大胜利。这一经验是很好的经验,希望各区仿照办理,并望转知所属一体注意。

  一师部队由如皋到达宜家堡一带。黄昏时,三旅八团首先打响了。

担任海安运动防御战的我第七纵队从7月30日打到8月3日,以3000多兵力阻击5万多蒋军的轮番进攻,以伤亡200多人的代价杀伤敌人3000多人,创造了敌我伤亡15比1的纪录。华中野战军主动撤离海安后,国民党军却误认为解放军全面溃退,因此大肆分兵,企图攫取如皋、海安整个地区。为了粉碎敌人的图谋,粟裕、谭震林决心攻占李堡等据点。战斗于8月10日打响,至11日下午结束,前后不到20个小时,共歼敌1个半旅,俘虏和毙伤敌8000余人。

  敌封锁圈内如皋至黄桥的公路上,在分界、加力地区打了一个漂亮的预期遭遇战,又歼敌两个半旅。

李堡一战,粉碎了敌人全面“清剿”的计划,国民党军将大部队调置于海安、如皋、泰州等重点地区,用6个大队和国民党军第二十六旅一个营放在丁堰、林梓“后方地区”。21日夜间,粟、谭率领3万人深入敌后,以一部袭击海安并佯攻黄桥,集中主力向丁堰、林梓实力较弱的敌守军发起攻击。经两日激战,于8月22日歼灭5个交警大队和国民党地方武装5000余人,并缴获了大批美国援蒋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

  下午五时,我军发起最后攻击,不到三十分钟,就把被我包围并分割成数块的敌人消灭干净。

1946年8月28日,毛泽东以《华中野战军的作战经验》为题,致电各野战军首长,对粟裕、谭震林提出表扬:

  于是,粟裕当即命令秘密集结如黄线上的各部队,迅速切断敌人退路,并不使东西两面敌人靠拢,集中优势兵力首先歼灭其较弱的一路,然后调转兵力各个击破。

  枪声一夜未停。

  这时,隐蔽在距公路七八百米处的五十二团一营,率先从中间出击,兄弟部队也从两侧一起冲杀上去,一颗颗发出巨响的手榴弹,一把把银光闪闪的刺刀,一下子就把敌人的队伍冲乱了,许多敌人还没有来得及拉开枪栓就当了俘虏、慌乱中滚下河去的则活活给淹死了。

  当敌第九十九旅在如黄路上被歼,第一八七旅等部也将不保的消息传出时,敌军全线震惊。原来吹嘘“三天攻下邵伯”的敌二十五师师长黄百韬,不得不把部队撤回扬州。

  7 月30 日,中央军委又来电指示:“在我军主力未获充分补充休息恢复疲劳以前,及敌未进至有利于我之地形条件以前,宁可丧失一些地方,不可举行勉强的无把握的作战。”“总以打胜仗为原则。敌以十万大军向我进攻,我损失若干地方是不可免的,你们应有应付恶劣环境之精神准备与组织准备。”

  粟裕命令我部队全线出击,突围之敌如数就歼,第二次由如皋增援之敌一个团亦被歼一半。接着,我插到如皋西南的第五旅乘胜攻克黄桥。

  苏中战役,连打七仗,仗仗皆胜。粟裕用兵之妙,战法之活,可谓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七战各有特色:

  粟裕正洗着脸,通信员匆匆送来一封电报。粟裕把脸擦一擦,接过一看,是新四军军部来电,命令粟裕率华中野战军主力西进,集中于六合、天长之间整训。

  一直沉默的一师副师长陶勇突然开了口:“先静一下,让粟司令接着讲!”

  初夏的清晨,战士们早操已经结束,店铺还没有开门,只有乡下来的菜贩发出一起一伏的叫卖声。海安这个南方小城显得十分宁静。

  可是,中午时分,下起滂沱大雨。敌机不能起飞,帮不了忙。

  摆在粟裕面前有两种选择:与敌决战或放弃海安。

  17 日,右路二十六旅到达如皋以东之鬼头街、田肚里;左路七十九旅到达如皋以南之宋家桥、杨花桥。我东移之主力,则抵达黄桥、如皋之间的分界、加力地区。

  一个是打前来增援宣、泰的第六十五师和第九十九旅,这个方案的优点是就近转用兵力,部队不会太疲劳,时间也比较充裕。缺点是这批敌人是来增援的,有备而来,警惕性必高,很可能一打就退,不易合围;或者打得相持不下,第四十九师得以乘机攻占如皋,使自己的侧后和后方受到很大的威胁。

  第三,从战役上来说,强和弱是辩证的,强敌而未展开,虽强犹弱。战争初期,我以大块解放区为依托,乘敌人正在实施战略展开之际,在前部地区予以打击,可以打乱其部署,暴露其弱点。何况战争初期,敌人恃强,以大军向我进攻,以为我必不敢撄其锋,我军恰恰在此时此地主动向其反击,必可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次日即获军委复示:“歼敌良机已至,甚好甚慰。”“预备队或钳制部队如有可调者,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尽可能满足粟之要求,集中最大兵力于主要方向。”

  陶勇茅塞顿开:三团兵力、火力上集中了三比一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一次歼敌这么多,是解放战争的第一次。战斗结束的当天,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就发来电报:“庆祝你们打了大胜仗!”并指示粟裕:“敌情尚严重,望将参战主力集中休息,补充缺额,恢复疲劳,以利再战。”

  经过宣泰、如南两战,王铁汉丢掉两个半旅后,逃回宋家桥,一直抬不起头,心里窝火。听说要打海安,他忙给汤恩伯打电话,请缨再战,以雪前战之辱。

  粟裕决定,苏中我军除以第十纵队三个团及第二分区两个团在邵伯防御外,主力部队则来一个“攻黄(桥)救邵(伯)”,用攻其必救的办法来调动敌人,歼灭敌人于运动之中,并解邵伯之围。

  粟裕立即于7 日晨电报华中分局、军部和中央军委:歼敌良机即将成熟。

  粟裕当机立断,决心集中兵力,首先寻歼李堡之敌于运动中。并马上作了如下的部署:以第一师攻歼李堡、角斜之敌第一○五旅主力;以第六师之第十六旅攻歼丁家所守敌第一○五旅一部,以第七纵队及第十八旅分别位于责家巷东南和西场南北地区,合力求歼可能由海安东援之敌新七旅,并阻击可能由如皋东援之敌。

  4 月16 日,周恩来致电中共中央说:“蒋表面愿求妥协,以欺骗国人, 暗中布置军事,阴谋甚大。”

  粟裕正在召开作战会议,他态度严肃,声音宏亮:

  当晚,陶勇飞马赶到担任主攻任务的八团团部,正碰上他们第二次攻击。

  此时的中国共产党已不像1927 年那样,无还手之力。他们对局势有着极其清醒的认识。

  “敌人三路而来,拉开架子要和我们拼消耗,我们恕不奉陪,专打它一路。问题是打两翼还是打中间?两翼嘛,是泰州和南通,这两处,城防坚固,对我军不利。中路敌人虽占泰兴、宣家堡半年有余,但我们群众条件好,对我军有利。所以我们先打中间。”

  然而,苏中开战以来,敌军连遭我沉重打击,那种“不可一世”的气焰给打掉了,“长驱直入”的牛皮给戳穿了,恐慌心理使得他们的行动变得畏缩不前,一旅人不敢走,两旅人走也是提心吊胆。

  张震东策马飞奔赶到野战军司令部,正盯着地图沉思的粟裕当即向他交代:

  蒋军经连续四次打击,被歼三万余人。在援兵未到之前,已无力组织全面进攻,因而被迫调整部署。

  对敌情的研究,粟裕发现,南通、如皋一线是蒋军阵势中暴露的侧翼,兵力比较薄弱。驻守这一线的是新从上海调来的整编第二十一师和交警总队。二十一师是川军部队,战斗力不强,交警总队虽全部配备美械自动武器,但基本上没有重武器,而且缺乏正规作战经验。

  如皋东南地区的第二仗,我军共歼敌一个师部,一个半旅,一万余人。

  第一,苏中解放区前部是杭日战争时期我军同日、伪、顽长期争夺的主要地域,日寇投降后,又遭到蒋军的不断进攻和蚕食。这一地区的广大群众经过长期战争环境的锻炼,具有顽强战斗的传统和丰富的作战经验。同时,这个地区物产富饶,人力众多,支前工作组织也很健全。这些都是初期作战良好的战场条件。这些我们不能不考虑。反之,苏中纵深地区狭小,海安以北就是水网,支前力量远不如前部地区。

  情势十分清楚:敌军已经部署就绪,大军云集,个个箭头指向两淮(淮阴和淮安)。

  蒋介石说着,摸了一下光秃秃的脑门。汤恩伯回答道:“请委员长放心!”

  第一军分区部队连日英勇阻击,为主力的长途东进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敌人两战两败,自不甘心。

  这时,粟裕已拟定了两个作战方案:

  粟裕率主力在连续两昼夜激战之后,又行军一百几十里,表现了高度英勇顽强的气概。部队一路上受到人民群众的热情支援,夜过黄桥,群众以烧饼和西瓜争相慰劳。在群众的掩护下,我主力部队早已东进,敌人却还蒙在鼓里。

  26 日晨,粟裕通知一师一旅旅长张震东前来接受任务。

  粟裕拿着电报,反复思考中央的部署和军部的命令,内心非常矛盾。他认真分析了去淮南和留苏中作战的利弊条件,认为:

  顺着粟裕的指向看去,新标示好的军用地图上,只见长江两岸,布满了蓝色的圆圈、曲线和箭头。在苏中地区的国民党军:整四十九师自南通向北,整八十三师自泰州向东,整二十五师自扬州向北;津浦线的国民党第七军等十五个旅向难宁、泗县、盱胎、来安;整六十五师、二十一师等七旅之众正虞集江南,作为二梯队北渡后跟进。

  “敌人十二万人马进攻我们三万多人,是四打一,我们这么一来,还了它个六打一!”

  表面上看,l 月间签订的停战协定仍在继续执行。为实行停战协定而由国、共、美三方组成的军调处执行部不断派人到各冲突地区调处。尽管国民党军队仍不停地向解放区进行蚕食进攻,但除东北外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一时没有发生。其实,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沉寂。蒋介石正利用这段时间加紧部署全面内战,中国大地上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厚。

  25 日,敌九十九旅进至黄桥东北之分界,与我第六师遭遇,当即被我六师包围;敌一八七旅等部在分界、如皋之间的加力、谢家甸被我一师截住。

  我军首战,对于八十三师这样的敌人能否战而胜之,攻而歼之,中央军委和毛主席都很关注。战斗结束后,毛主席亲拟电文询问:打的是否是整编第八十三师?该师被消灭了多少,尚存多少?

  我军撤出海安后,敌军第六十五师、第一○五旅、新七旅争先拥进海安。

  战斗开始后,敌人仍在东面扭住八团,而西北方面,由于河沟环流,地势起伏,又是敌人的侧后方,敌人设置的两道铁丝网,被我七团一举突破。敌慌忙调动兵力,我八团又乘机突破。

  一师和六师接到华中野战军司令粟裕的急电,令他们立即转兵,日夜兼程,火速东进,投入第二战——如(皋)南(通)战斗。

  粟裕设想由南通、如皋打开缺口,“钻到敌人肚子里去打”。这样,可以威胁敌人后方基地,打乱敌人部署,造成歼敌良机。

  8 月10 日这天,李堡镇的敌人忙作一团。敌第一○五旅三一四团和新七旅十九团,双方正在交换防务。十九团刚接替防务完毕,警戒还没有派好,工事没有构筑,部队位置也没来得及划分,天就黑了。

  送上门的礼,哪能不收?!

  一到淮安,粟裕立刻找到分局的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向他们提出自己不同于中央的建议,大家都认为粟裕分析得很有道理。

  刚刚放过骡马,我七团和三团两个团及时向敌发起攻击。

  13 日晚,我攻击部队为敌火力所阻,未能打进宣家堡。

  华中分局立刻召开常委会议,郑重讨论了粟裕的提议。决定在海安实施运动防御,尔后主动撤离,创造新的战机。并将此决定上报中央、华东局及新四军军部,均得到了同意。

  这天晚上,月明如昼,能见度很好。敌人像是故意显示他们美式装备的力量似的,什么火器都用上了,从土木工事的密密层层的枪眼里发射的机枪火力,又密又急,像泼水一样,一刻不停地向外倾泻;各种口径的炮,甚至连山炮也用上了。炮弹和机枪火力,在八团前沿上腾起了一道火墙,拦住了我们的攻击部队。

  这时,从一旅三团传来捷报:许家堡的敌人也增加到一个营,但三团几路压过去,把他们全部消灭了。

  歼灭了分界之敌,我第六师和第一旅立即转兵东向,会同第三旅、第五旅,以十五个团的兵力围歼加力、谢家甸之敌。

  5 月21 日,中共中央指出:“国民党现正积极布置全国内战”、“我应积极加以准备(特别抓紧练兵),加以制止。”

  如皋之敌西出接应,则出动了一个多旅,有一八七旅全部,七十旅一个团,九十九旅一个营。

  敌人果然进一步暴露了“骄兵”的弱点,7 日占李堡,8 日占角斜。

  一师指挥所里热闹起来。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各团的捷报纷纷传来:“八团正向街心发展”,“七团拿下了河边的大碉堡,突过河南..”在这些胜利消息当中,还不时夹杂着指挥员们愉快的评论:“天亮以前,敌人这个团就可以报销了!这一仗,敌人是输定了!”“敌人样子蛮吓人,其实没啥了不起!”

  粟裕立即抽兵布设口袋。

  当时,从海安到淮安约一百五十余公里的路程,须经东台穿过水网地区。

  粟裕转过身,指着地图,胸有成竹地说:

  敌遭我突然打击,混乱不堪。

  原来,党中央、毛泽东同志鉴于敌人大举进攻在即,迫切需要制定我军的战略方针,于6 月22 日设想了一个南线作战的战略计划,请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同志考虑。这个计划是在全局破裂,国民党军向我大举进攻时,我山东、太行两区主力实行外线出击,协同作战,要求我太行区的部队以豫东地区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力尽可能攻取陇海路沿线南北十几个县城,着重在野战中消灭敌军有生力量,相机占领开封;山东野战军则以徐州地区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力配合苏皖北部的部队攻取津浦路徐间以及陇海路黄口、徐州段的各点,着重调动徐州之敌在野战中歼灭之,相机占领徐州。

  宣泰的硝烟还未散尽。

  这个地区,东西仅百余里,南北仅数十里,南是长江,东、北、西三面有敌人许多据点连成的封锁线。我军插入敌封锁圈,本来是着险棋,但由于老解放区组织严密,敌人得不到情报,因此,当我军大踏步面向黄桥的时候,敌人却根据丁林战斗的态势判断我将攻击如皋,急令黄桥守敌第九十九旅增援如皋。

  丁林战斗,歼敌交警五个大队,五千余人,打开了我西进的门口,孤立了如皋和海安之敌。

1946 年上半年。国内的政治局势是密云不雨,更确切地说,是乌云翻滚, 浙沥小雨。国内外各种矛盾交错,谈判与作战交替进行,是边谈边打.停停打打的局面。

  南京总统府,陈诚、汤恩伯正在向蒋介石献策。

  第二,华中主力部队第一、第六师在这一带打仗时间较长,对民情风俗、地形道路十分熟悉,第七纵队原是这个地区的地方武装,对在河港交错、村落密布的平原地区打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些我们不能不利用。

  丁林战斗,打开了进攻敌后的缺口,又威胁着如皋城。

  军委和毛泽东同志对陈毅的建议,态度极为慎重,回复陈毅:粟裕集团应否于此时调动,各有利害,待考虑再告。”

  因为,陶勇知道粟裕部署战役经常一反常规,出其不意。他不由地想到了保卫黄桥时粟裕的奇谋。

  田从云走后,陶勇把所谈情况告诉粟裕,粟裕更坚定了战胜国民党反动派的信心。

  由于一师对李保攻势突然而猛烈,蒋军交接防地的双方一方刚刚拆除了电台电话,另一方还没来得及架设,双方都无法向海安告急。

  敌人经我一夜攻击,伤亡惨重,士气低落,建制混乱,正盼着敌机和援兵来救命!

  这个指示进一步提高了粟裕对中央战略方针和作战思想的理解。

  粟裕遂决心采取第二方案,选敌第四十九师为歼击目标。7 月15 日晚, 他即令一师全部和第六师大部转兵东进;并用汽艇急运第七纵队一个团先期赶回如皋,协同第一军分区部队扼守该城。同时设置疑兵,继续围歼泰兴城内残敌,给敌人以主力确实还在西边的错觉,引诱如皋之敌放胆向如皋迸犯。

  得到了中央和华中局的支持,粟裕大刀阔斧地将主力部队后撤休整,仅以第七纵队一部在海安地区进行运动防御战。

  当晚,要裕又打来电话,指示陶勇一定集中优势兵力,按六比一打击敌人,快速结束战斗。

  陶勇立即下令八团:“停止攻击,重新部署,集中兵力,明晚再干!”

  陈毅也来电指示:

  粟裕命令陶勇马上亲临一线指挥。

  这次战斗,解救了很多被捕的地方干部、民兵和土改积极分子,缴获大批军火物资。缴获品中竟有几房子的脚镣、手铐,上面一律镌有U·S·A 字样,全都是崭新的,真是令人发指!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粟裕谭震林在苏中七战七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