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6165.com中国散文500篇: 初恋萨拉

时间:2019-11-02 03:52来源:现代文学
蒋成红 新学年里,她和我同桌,一个过去似曾相识的小姑娘,只是从没正眼瞧过她。可那天,我睁大两眼,对她凝视,不料她投来的目光绝然冷漠,好一个令人肠断心碎的美人。 “你

蒋成红
  新学年里,她和我同桌,一个过去似曾相识的小姑娘,只是从没正眼瞧过她。可那天,我睁大两眼,对她凝视,不料她投来的目光绝然冷漠,好一个令人肠断心碎的美人。
  “你看什么?”她问,又问了一次。
  时隔良久,我才反应过来;时隔更久,我才结结巴巴答道:“没——没什么”。说完立刻转过头去,怕被她冰蓝色眼睛又给迷住,呆呆的像块石头。
  她叫萨拉,这名字在我嘴里反复咀嚼,一遍遍细声呼唤,如同祈祷一般。何以会如此迷恋她,那时我才九岁,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当时是五十年代,还没有儿童不宜的影片,混混沌沌的我,每当看见萨拉走近时,便心跳加剧。不知怎么搞的,我还老想寻找她去了哪里,那份焦急烦躁的感觉和伤风症状十分相似:头晕、战栗、不思茶饭、紧张得恶心。
  我们过去曾是邻居,也一起上过课。过去几年里,对她这种小姑娘不屑一顾可谓易如反掌,但这一次却太难了,这个萨拉令我神魂颠倒,就好像另外一个我看见了另外一个她。
  撩拨我的还不光是她的姿容,每时每刻,无论有无机缘,我会温习与她相见的时光,于是又有了令人吃惊的发现——姑娘们的特殊气味,萨拉的气息尤其馥郁甜美,不像我们男孩,因为老在沙地里打滚,身上发出阵阵腐湿味。这一新发现令我头晕目眩。
  深夜,我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渴望白天快快来到,可以去学校里拉她的小辫,对她扮鬼脸,在她的作业本上胡乱涂抹,使尽招数,让她明白我已为她费尽心机,操碎了心。
  数月之后,我开始感到自己已经坠入爱河,只是还没到坦白承认的地步。班上每个人都已有所觉察,但没人说破真相,岂料却被萨拉道破天机。
  一天午休时,在朋友们的拼命鼓动和怂恿下,我又开始大声讥讽笑骂萨拉。突然,她跑到我跟前,两手放在屁股上,撅起漂亮的小嘴唇。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稍纵即逝,可不像人们所说的恍若永恒那么久长。日后回想起来,倒是意犹未尽,那一幕幕各不相同角度的画面展现眼前,就像汽车相撞的慢镜头,眼睁睁看着它向你驶来,你却束手无策,头脑一片空白。
  四周静极了,萨拉悄悄说道:“妈妈说,当一个男孩取笑戏弄一个女孩时,就表明他打心眼里喜欢她。”说完转身走了,只留下她的漆皮鞋拍打地面的声响。
  一阵哄笑打破沉寂。想要否认这一事实,已经不可能了。我笨嘴拙舌站在那儿,微风袭来,尽管我已被钉立在那儿,却有快要昏倒的感觉,时间真的凝固了。
  当我缓过气来时,世界已经改变。

那天,正午阳光,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准备回家吃饭,路上,突然一个阳光帅气男孩挡住了她,“嗨,你掉东西啦”。小姑娘低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嘛,小姑娘甩甩他,准备走人。那男孩拉住她,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姑娘俏皮的说:“不告诉你。”说完,偷笑的跑了。

第二天,又遇见那男孩,男孩又开始找她聊天,“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小姑娘瞪了他一眼,又跑了。从那以后,小姑娘盼着天天与他见面,但是她又担心,人家只不过是跟自已开开玩笑罢了。

6165.com 1

又有一天,小姑娘感觉自己心跳的好快,难道是他来了,她抬头,还真是耶,她赶紧想躲起来,却还是被他看见了,他走到她身边,说了句“有没有想我呀”。小姑娘脸涨的红红的,他笑了,她赶紧跑。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6165.com中国散文500篇: 初恋萨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