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好嫂子”梁秋先

时间:2019-11-05 06:50来源:现代文学
桑科 我不幸是一个“应该自卑”的人,不过所幸同时又是一个糊涂的人,因此靠着糊涂,竟常常逾矩地忘了自己“应该自卑”的身分,这于我倒是件好事。可是每当我浑然欲忘的时候,

桑科
  我不幸是一个“应该自卑”的人,不过所幸同时又是一个糊涂的人,因此靠着糊涂,竟常常逾矩地忘了自己“应该自卑”的身分,这于我倒是件好事。可是每当我浑然欲忘的时候,总有一两个高贵的家伙,适时提醒了我应该永志不忘的自卑感,使我不胜羞愤。
  一日,我静坐悟道,忽然感出种种自卑之端,皆在于生平不会埋怨。如果我一旦也象某些高贵的家伙整天能高声埋怨,低声叹气,想必也有一番风光。只是此事知之虽不易,行之尤艰难,能“埋怨”的权利不是人人可以具备的。
  我生平第一件不如人的事便是中国话十分流利,使我失去了埋怨中国话的权利。无论什么话要用国语讲出来于我竟是毫无窒碍,这件事真可耻。
  如今学人讲演的必要程序之一便是讲几句话便忽然停下来,以优雅而微赧的声音说:“说到Oedipus起,中文翻译我也不太清楚,什么?伊底柏斯情意综,是,是。唔,什么?恋母情结?是,是,我也不敢sure,好,anyway,你们都知道Oadipuscomplex,中文,唉,中文翻译真是……”当然,一次演讲只停下来抱怨一次中文是绝对不够光荣的,段数高的人必须五步一楼十步一阁,连讲到brother—in—law也必须停下来。“是啊,这个字真难翻,姐夫?不,他不是他的姐夫。小舅子?也不是小舅子。什么?小叔子——小叔子是什么意思?丈夫的弟弟?不对,他是他太太的妹妹的丈夫,连襟是这个意思吗?好,他的brother—in—law他的连,连什么,是,是,他的连襟,中文有些地方真是麻烦,英文就好多了。”
  我对这种接驳式的演说真是企慕之至。试观他眉结轻绾,两手张摊的无奈,细赏他摇头叹息,真是儒雅风流,深得摩登才子之趣。我辈一口标准中文的不敢望其项背。
  我生平第二件不如人的事是身体太好,以至失去了抱怨天气、抱怨胃口以及抱怨一切疼痛的权利。其实我也深知,40岁以上的女人如果没有点高血压、糖尿病和胆固醇偏高,简直就等于取得了一张清寒证明书。而40岁以下的人如果不曾惹上“神经衰弱”、“胃痛”、“寂寞的17岁”之类症候,无异自己承认I.Q.偏低。
  我健康得近乎异常,胃口尤其好,在酒席上居然可以从拼盘吃到甜点,中间既不怕明虾引起过敏,也不嫌血蛤腥气,更压根儿没有想起肠子肚子是文明人该忌讳的东西。
  我第三件不如人的事是生活得太简单,以致失去了形形色色可资抱怨的资料。
  我也想抱怨自己的记性坏,但因缺少几分富贵气,即使勉强凑热闹抱怨两句,未必使“贵人多忘”的逆定理即“多忘贵人”成立。我也很想抱怨台北的路不及纽约好找,但不器的我一打开地图就知道去龙山寺,去后港里,乃至于去深坑,去倒吊子该坐什么车。
  我更羡慕的抱怨,是抱怨台北的菜馆变不出花样来,抱怨真正优秀的厨子都出国做了宣慰使。说来不怕人耻笑,我即使吃碗牛肉面也觉得回味无穷。对于那些高高兴兴地抱怨佣人难侍候,抱怨全台北没有一个好手艺的西装师傅的人物,我真是艳羡万分。
  假如我能再做一遍小学生,再有机会写一遍“我的志愿”,我一定不再想当总统了,我只愿能够做一个时时刻刻可以抱怨的人。大抱怨固然可以造成大显赫的感觉,小抱怨也颇能顾盼自如,足以造成不肖如我者的嫉妒。说来真丢脸,我已经无行到连抱怨汽油贵的人都嫉妒的程度了(我的朋友们用汽油只止于打火机)。我嫉妒人家抱怨儿子不吃饭、不吃猪肝、不吃鸡腿——因为我的儿子从来不晓得吃饭前还有“母亲应该恳切地哀求,并许以逛街、冰淇淋等”的“文明规则”相较之下,很为犬子“援筷直吃”的缺乏教养的表现而羞愧。
  我恨自己缺乏抱怨的资料,不过好在我虽然身不能至,尚能心向往之。我深恐有人仍恬不知耻地不懂得为自己不能抱怨而自卑而羞愤,乃谨撰文,但愿国中人士能父以勉子,兄以勉弟,以期他日能湔雪前耻,发愤图强,共缔光明之前程。

2月29日,笔者来到木江村湾里组姚福银的家,在他嫂子梁秋先的指引下,我们见到了不幸的姚福银。他今年51岁,神智清楚,声音洪亮,就是动弹不得,右手被蜷缩成“>”形,不能伸张,双脚及周身萎缩严重。右手与左脚长期发炎,严重时流脓,需长期服用消炎药,瘦得只是皮包骨头。在与姚福银的交谈中得知,他能活到今天全得嫂子梁秋先的精心照料,在全家人眼里,有这样的好嫂子,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梁秋先夫妇给姚福银擦洗身子。

无声赞扬

梁秋先、姚福胜夫妇与姚福银在一起

姚福银告诉笔者,嫂子对待他就像姐姐对弟弟一样,照顾他从不含糊,夏天每天都要帮他擦洗身子,冬天又为他送暖壶取暖。梁秋先说,姚福银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虽然男女有别,但是丈夫得外出挣钱维持全家的开销,自己辛苦点是应该的。

精心照顾

梁秋先和丈夫姚福胜因为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弟弟和年迈多病的母亲,还要照顾自己的3个孩子,家里生活非常困难,两个女儿都没有好好上学就出嫁了,唯一的儿子刚初中毕业就去广东茂名职校上学,因家里困难他不得不放弃学业,回家当了一名学开挖机的学徒工,不仅为家里减轻了负担,还能找点零花钱补贴家用。每当提起这件事,梁秋先对孩子充满了内疚。

接屎、接尿,气味很难闻,而这一闻就是30年。梁秋先坦言,一开始自己也不习惯,每次都要长憋一口气,不敢呼吸。她吃饭时也经常会因此而失去胃口,可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梁秋先给小叔子姚福银喂饭。

6165.com 1

6165.com,姚福银说,现在自己生活得很开心,多亏了嫂子的精心照顾。他告诉笔者,经常看到嫂子为自已端屎端尿,他心里感到很愧疚,有时想一“走”了事,但回头一想,哥嫂对他那么好,兄弟之情、嫂弟之情无以言表。加之政府的关心帮助,我得好好活下去。

常言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对于松桃自治县冷水溪乡木江村村民姚福银来说,17岁就瘫痪在床的他,虽然被命运无情地夺去了正常生活的权利,但大嫂梁秋先30年如一日的悉心照料,让他心中的感激与庆幸深深掩盖了对老天不公的埋怨。30年的默默奉献,梁秋先自成为姚家人的第一天起,就从未放弃过对姚福银的照顾,更以长媳、长嫂的担当支撑起了这个7口之家。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好嫂子”梁秋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