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呈现一部有生命质感的战争大戏6165.com

时间:2019-11-10 09:50来源:现代文学
话剧《抉择》是一部献给无数为共和国牺牲的先烈们的诚意之作。对我而言,这次写作也是一次挑战,一次困境中的突围。 创作中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剧作的基本定位。这部戏是由国

话剧《抉择》是一部献给无数为共和国牺牲的先烈们的诚意之作。对我而言,这次写作也是一次挑战,一次困境中的突围。

6165.com 1

创作中我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剧作的基本定位。这部戏是由国家大剧院委约,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量身定制”的。这种戏如何写?是搞成浅白直露的、热闹几场就刀枪入库无法继续演出的“宣传品”,还是做成一部有审美品格,有长久生命力的艺术品?这对编剧是一个严峻挑战。

《绝对信号》

国家大剧院的这个选材有眼光,选题聚焦1948年冬发生在江淮大地那场关系中国命运的大决战中处于困境的一支国民党部队及他们的生死抉择。这类题材在国内戏剧舞台上还较少见,很有特点,同时也带来很多创作难题:如何在舞台上表现这段历史?如何处理好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关系?如何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进行艺术化的提炼开掘,使其成为一部高质量的艺术品?这些都要创作者作出回答。

《桑树坪纪事》

艺术来自生活。写现实生活如此,写历史也是如此,创作者必须走进历史,深入历史深处,全面“接通”历史的“气场”,在曾经发生过的历史生活中最充分地燃烧自己。《抉择》的创作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生死场》

我一边大量阅读和研究相关史料,一边实地采风,我和我的合作者一次次出发,远行,一次次沿着剧中人当年的足迹,沿着历史的轨迹访问了很多地方很多人,走了很多路,搜集了大量鲜活的素材。伫立卢沟桥头,漫步宛平城中,登临喜峰口长城,行走江淮大地……我的情感在燃烧,思想在飞扬,我仿佛看见了那烈焰燃烧、硝烟弥漫的战场,看见了那些整装待发誓死如归的战士,看见了那些倒在血泊中长眠地下的英灵,还有那些在黑冷长夜中苦苦寻找光明的人们……那是一群真实的人,一群值得书写,值得我们重新理解、重新思考的生命。多少年过去了,他们都活着,活在民族的集体记忆里。

《立秋》

回顾70年前的历史,我们一直在感受,在思考,在追问,在讨论: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那时的人怎样生、怎样死?怎样在大生大死中寻找、抉择?他们为什么寻找?为什么作出那样的抉择?他们的寻找与抉择对于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意义?有怎样的启迪和昭示?

《玩家》

1948年的冬天是一个不寻常的时间节点,整个中华民族经历了自鸦片战争以来长达百年的痛苦寻找,进入了大裂变、大抉择的历史关头。国民党政权从政治、经济到军事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另一方面,共产党却深得人心,军事上节节胜利。当其时,中国社会的每个阶层、每个人都面临抉择,都要面对“何去何从?走哪条路?向何处去?”的重大抉择,特别是置身于战场的国民党部队的军人。这抉择异常残酷。大时代必会有大抉择,大抉择需要大担当、大情怀。真实呈现这段历史,从中开掘出有人文价值的、历史的、人生的、人性的主题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对此,我充满了写作冲动。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话剧创作不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势头,与时代同步伐,与国家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在每一个时代发展的重大节点,话剧创作总是以最敏捷的速度和简洁的表达方式,及时地出现在人民大众需要的舞台上,发出时代的最强音。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思想指导下,艺术家进一步增强了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用心用情用功书写新时代,以更多更好的话剧作品为广大观众服务。在反思中寻找,在探索中创新,成为改革开放40年话剧创作的特色和趋势。

细细想来,大到一个民族,小到一个人,无时无处不在抉择之中。历史长河奔流不息,留下的是不同的生死,不同的人生。过去、今天、未来,我们都要面临抉择。每一次具有历史性的抉择体现在个体生命上,便是人生的抉择、人性的抉择,其间充满了戏剧张力。我渴望写出那一代人的抉择、担当与那一代人的情怀,并用戏剧的方式把它们呈现于舞台上,呈现给70年后的当代观众。

现实主义创作不断深入与拓展

世间的戏剧有千种万种,但共同遵循的艺术真理有一个且颠扑不破,那就是戏剧即“人学”。作为一剧之“本”,剧本永远要以人为中心,着力写人,着力塑造人,深刻地表现人,从中表达创作者对人生、对时代的深层思考,同时也要努力寻找到独特有力的艺术形式。这些是戏剧应有的品质,也是我们面临的更为严峻的挑战。

改革开放40年来,现实主义话剧创作经历了回归、寻找与突破中拓展三个发展阶段,显示了强劲的艺术生命力。

一年多时间里,剧本六易其稿,我日夜萦怀的始终是人物。剧本没有采用真名真姓的纪实写法,而是艺术化地塑造了众多人物形象,其中既有高层军官,也有普通士兵;既有身经百战的军人,也有他们的妻儿。他们的个性、身世不同,人生信仰各异,但都于生死关头面临着重大抉择……在我看来,这抉择既是政治抉择,也是人生和情感的抉择,这抉择注定伴随着各样的痛苦、困惑和煎熬,伴随着情感的撕裂、信仰的交战、灵魂的拷问和义无反顾的绝决。在那样的年代与时刻,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涌动着万千风雪……我不想把这些人物写成概念化、公式化的假大空式人物,我渴望写出他们的血肉和灵魂,写出他们真实的内心世界。我坚信,唯有真实才能抵达人心。

回归现实主义话剧创作“写真实”的传统,是“文革”结束后话剧创作的重要转变。一是突破题材禁区,以写“人”为创作主旨。“文革”期间被压抑多年的有关恋爱、婚姻方面的内容获得重新展示,《明月初照人》《不知秋思在谁家》《昨天、今天和明天》《山乡女儿行》《人生不等式》《寻找男子汉》从关注女性恋爱婚姻入手,大胆表现改革开放年代女性思想意识的觉醒和自信力的增强,从不同的视角展示了改革中女性的思想变化和崭新的精神风貌。二是以新的视角塑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艺术形象,改“仰视”为“平视”,以鲜活的生活细节写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平民本色和人道情怀,表达他们的宽广胸怀、远大理想和对国家、民族的突出贡献,《报童》《陈毅市长》《秋收霹雳》《贺龙军长》《北上》《平津决战》等率先突破描写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禁区,塑造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毅、贺龙等有血有肉、可爱可亲的领袖人物形象。

一年多时间里,我和宫晓东导演也一直在努力寻找这部作品独有的叙事方式和独有的舞台演出样态。这是一个跨越多个历史时段的年代戏,一个充满战争气息的军旅戏,又是一个人物众多的群像戏,传统的单一写实手法已无法满足内容表达的需要,必须要有新突破、新探索。我们尝试着将叙述性与戏剧性结合,将再现与表现结合,将写实与写意、诗化和象征结合,将宏大的战争场景、大激荡大裂变的时代风云与细致深入的细节刻画结合,将酷烈的大生大死与温暖动人的人间感情相结合。整个戏的历史时空与现实时空交叉推进,人物不断往来于历史与现实之间,时空变化十分丰富,舞台极为自由灵动。我们也不再拘泥于传统的写实再现原则,众多牺牲者的亡灵与老马、乌鸦、漫天的大雪、呼号的寒风等都成了舞台上活生生的生命,都参与了不同寻常的历史叙说……

在学习、借鉴中整合,促使现实主义话剧创作向深度与广度进发。现实主义话剧在学习借鉴外国戏剧表现手法的过程中,努力克服“为政治服务”遗留下来的公式化、概念化的弊端,不断提高自身的创造力,真实地表现生活,形象地刻画人物,深刻地揭示人生哲理,艺术地提升审美意蕴,精练地开掘主题寓意。《红白喜事》《黑色的石头》《天边有一簇圣火》《同船过渡》《北京大爷》《女兵连来了个男家属》《春夏秋冬》等反映生动、鲜活的现实生活,塑造出众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夕照》《地质师》《洗礼》《士兵突击》《“厄尔尼诺”报告》《天籁》《这是最后的斗争》《去往何处》《一诺千金》等则以丰富、细腻的生活细节塑造,描绘出中华民族能够繁衍发展,中国人能够在艰难困苦中站立起来的精神动力。《商鞅》《死水微澜》《沧海争流》《立秋》等的出现,提升了历史剧创作的艺术质量。《岁月风景》《让你离不成》《独生子当兵》等则以喜剧的形式讲述责任与使命的问题,在信仰发生危机的时候给人们提供了信心与力量。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呈现一部有生命质感的战争大戏6165.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