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独领风骚史依弘——评京剧《新龙门客栈》

时间:2019-11-10 09:50来源:现代文学
史依弘《新龙门客栈》剧照。 史依弘不断出新招。去年“五一”,她举办了“梅尚程荀史依弘”专场,从下午持续到晚上,展现“四大名旦”的绝代风华;不久前,她又推出了海派京剧

图片 1

图片 2

史依弘《新龙门客栈》剧照。

史依弘不断出新招。去年“五一”,她举办了“梅尚程荀史依弘”专场,从下午持续到晚上,展现“四大名旦”的绝代风华;不久前,她又推出了海派京剧《新龙门客栈》,好评如潮。这出戏由上海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京剧院联合出品,造就了一场武侠京剧的视听盛宴。人们赞扬说:“风流最是新龙门,水火二角惊世人。”

梅派青衣史依弘领衔的京剧《新龙门客栈》,首度走出上海,于上周末亮相国家大剧院。新戏能够在首演后不到四个月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不是件容易的事,有业内人士认为,《新龙门客栈》展示了京剧新编戏的魅力和上海京剧人的风貌。

京剧《新龙门客栈》改编自同名电影《新龙门客栈》。这是国内第一次将武侠电影经典搬上传统京剧舞台。徐克、吴思远导演的这部武侠电影曾引领了香港“新电影运动”。它在当年就打动了史依弘,她对这个题材格外心仪并执著。如今,史依弘请来电影导演胡雪桦,合作编导这出新京剧。胡雪桦与京剧也有缘。他自小受过两年多京剧科班训练,曾勉力促成尚长荣、史依弘的园林版《霸王别姬》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演出。如今,他和史依弘再度携手,用心、用情、用功地导演了这台海派新京剧。

改编自同名电影的京剧《新龙门客栈》,由上海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京剧院联合出品。除了武戏开打场面之外,该剧最具看点的改编,莫过于史依弘一人分饰金镶玉、邱莫言两个角色。前者爽利泼辣、热情似火;后者冷若冰霜的外表下是侠骨柔肠。为了让两个角色的切换更为鲜明,史依弘不但引入不同流派的唱腔从音乐性上赋予人物不同的特质,而且特别为两个角色设计不同的武器,让开打更有层次感。金镶玉作为老板娘拿的是烟袋、长鞭,柔美妩媚;而邱莫言作为侠女则持一柄长剑,率性利落。

京剧创作保留了电影经典的故事和人物关系,同时进行了大胆的戏曲化,力图以传统戏曲手法解构、演绎故事,把老故事演出新意,凸显人性真善美。剧情讲述的是明英宗年间,将军周淮安为保忠臣遗孤,躲避东厂追杀,一路西行。得到侠女邱莫言及龙门客栈女老板金镶玉的帮助,并与二女发生了微妙的感情纠葛。正邪双方斗智斗勇,荒漠中锄奸脱险。

史依弘从不打无准备的仗。即便该剧在二轮演出时已作修改提高,她和导演胡雪桦仍然对作品精雕细琢。他俩都明白,作为一部新戏,《新龙门客栈》此前只演了四场,无论剧本、音乐还是舞台呈现,都有可以打磨的空间。在排练场,不管是史依弘脚下的“步步有戏”,还是陈麟饰演的反派曹少钦一句颇有阵势的“杀”,都是一点点抠出来、磨出来的。尽管对很多观众来说,未必能够捕捉到每一个精心设计的细节,可在史依弘看来,正是这些细节效果的叠加,才真正决定了一部舞台作品的最终品相——让故事越来越有“戏味儿”,让观众能越来越入戏。

在电影中,张曼玉饰演的金镶玉是花旦,林青霞饰演的邱莫言是青衣。两位香港的大明星各有出色的表现。现在,史依弘敢于挑战张曼玉和林青霞,把两个角色集于一身,不断转换,开创了京剧表演的一个新天地。它以传统京剧和现代电影审美手段相结合的方式,来演绎一个惊心动魄、有声有色、有情有义的故事。它是古典的,又是现代的;它是传统的,又是创新的;它有爱恨纠葛,又有家国情怀;它有起承转合,也有惊险悬念;它有深情抒怀,也有武功绝技。总之,好看好听,雅俗共赏。

一出戏曲好戏要能抓住当下观众,关键因素不再只有“唱念做打”这样可以反复玩味的表演程式,胡雪桦认为还要让观众感受到“每演一场有新东西”,尤其是走上国家大剧院这个集最高艺术水准作品的殿堂级剧场,面对的专业人士与观众也更加挑剔,“要让他们眼前一亮,考的就是演员在场上与观众的交流”。所以,《新龙门客栈》这样一个武侠题材的作品,绝不只能是名角史依弘的“一枝独秀”,也离不开配角完成的精彩开打场面。盘一盘《新龙门客栈》的“英雄谱”,常年在舞台上作为绿叶的武戏演员大放异彩。不管是青年演员王玺龙从配角曹少钦到主角周淮安的华丽转身;还是饰演东厂首领贾廷的孙伟,与金镶玉的对手戏中短刀开打的出其不意;哪怕是没有名字的“东厂番子”吴宝,一出把子对打,每每演出都能掀起一个小高潮,赢得掌声叫好无数。

胡雪桦说:“京剧《新龙门客栈》在做‘播种’,吸引新观众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老观众。返本创新,就是要永远两条腿走路。一出好看、好听、动情、有美学品位的戏,应该是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的。”整出戏从头至尾体现出了胡雪桦的播种和继承开创的新理念,获得了可喜的成功。

有人说京剧是中国的歌剧,史依弘觉得不够准确,“京剧不只是听你一口唱,而是一门综合艺术,要兼顾视听的美感”。从声乐角度钻研梅派唱腔过后,京剧《新龙门客栈》没忘了京剧“唱念做打舞”的本来,借着武侠在武戏动作上的创新,把上海京剧院的武戏演员好苗子盘活,让他们得以成为舞台上最闪亮的主角。

《新龙门客栈》虽是一出武戏,却是文武并重,唱做动人。在台上,史依弘忽而是火辣的金镶玉,手持长烟杆,跃上桌子翘腿而坐;忽而是深沉的邱莫言,低吟“贺兰山雨忽如幕,望断英雄来时路”,一路走来一路停。金镶玉和邱莫言,两个女人性格迥然而异:一个泼辣热情,一个清冷孤绝;一个剑拔弩张,一个明媚忧伤;一个是亦正亦邪,一个是外刚内柔;一个是直心直肠,一个是静观事变;总之,一个如火,一个似水。但是,史依弘敢于弄险,一身二任,在两个人物之间跳进跳出。在唱腔方面,一个唱梅,一个宗程,其难度之高,可以想见。为了强化戏剧冲突,金镶玉和邱莫言有一场“必须见面”的“对手戏”。史依弘要迅速变装,留给后台只有一分半钟时间,大家忙得特别紧张,也特别来劲。这样“一挑二”的角色,京剧舞台上几十年找不出第二个。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独领风骚史依弘——评京剧《新龙门客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