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现男友”成当季爆款甜宠剧离真爱越来越远6

时间:2019-11-10 09:50来源:现代文学
颜不是正义,而是何止正义,颜是银河系——就如《西厢记》里张生对崔莺莺,所谓情迷,不过是直男看皮相,五官即爱情。而《亲爱的,热爱的》的胜利,就是因为七月的月份牌男友

颜不是正义,而是何止正义,颜是银河系——就如《西厢记》里张生对崔莺莺,所谓情迷,不过是直男看皮相,五官即爱情。而《亲爱的,热爱的》的胜利,就是因为七月的月份牌男友李现满足了大家对橱窗C位的预期,何况还大有新意。

在我看来,甜宠剧就是女人们的时尚用品——自从“时尚”一词由她们贡献给世界开始,它的字眼本身,就说明女性终于得以“任性”。

所谓的商品,就是可以逢迎讨好,物物交换,而甜宠剧贩售的真心,就是标价的白日梦,苦中作乐的大脑马杀鸡。

照我看,如果文化产品是人精神世界的药房,那甜宠剧大概就放在止疼片,这一格。

没有犹豫、没有纠结、没有诱惑,当然就不可能存在背叛,真爱一键启动后,要的就是把“自私”二字在内心最幽微处连根拔去。当然,身为道德模范的男主,人生难免平顺,烦恼实在有限,故而主要难题就是如何千姿百态向对方示爱,好在他上进心强,绝不餍足——对甜宠剧男主的内部装修,大概是顶配的精神无菌室,连天使见了他都要满处找地洞钻。

承包了鱼塘就承包了一切的好日子已经过去,当下新款男主的撒糖,绝不能用钱蒙混过关。女主要的不仅是心细如发,还有情深似海,比如感情经历必须空白,花式恋爱必须唯我独尊,一言蔽之,男主是抄袭了人类外观的恋爱AI,当然,AI还是浅薄,还要求胸膛里,跳着一颗忐忑不安的真心。

至于爱情,所有的甜美都在字眼里,它的真正意义,更加复合。欢笑眼泪是爱,争吵分裂是爱,迷惑犹豫是爱,曲径通幽是爱,孤独退缩是爱——爱这个字眼是很短的兴奋,很长的复杂,很少的快乐,很多的取舍。爱是惹麻烦,和被很多的麻烦惹。

爱是天上奇珍异宝,于是人间遍地讴歌。现实里,真爱的比例与甜宠剧的点击率成反比,真爱的比例,与KTV里的情歌数量成反比——毕竟满大街都是实体,谁还需要上线刷剧?说穿了,甜宠剧是卖家图,现实是买家图,而甜宠剧里爱得越齁糖度越高,越说明爱的欲求不满,爱得恐惧,爱得失望。

所谓新意,就是见异思迁,吃过山珍,总要换海味。即便食客饕餮不厌,厨子也会出于审慎,自觉换菜单。因此男星的外形才总是风水轮流、燕瘦环肥:昨天还是集体飞韩国的甜美,今天李现的脸,就已有了刺穿柔光的棱角,久别重逢了上届男神一度卸载了的广额方颐、颧骨、颌关节。

从宽袍大袖到蜂腰伞裙,到再度廓形剪裁,再回到蜂腰伞裙,女人们的线上订制,也短短几年间从壁咚霸总到去威胁化小鲜肉,再到李现式的刚健面庞。看似轮回,其背后的潜台词却是:女人们的赏心乐事,变了——有如男人一贯欣赏她们所不具备的前凸后翘般,我也想要欣赏专属于你们性别的特征美。

至于甜宠爆红,集体口服止疼片,这或也是我们这个依旧缺爱时代的一种时尚?

但我还是看好女性。她们最善于造梦,正是因为她们最爱好现实,并对爱最有求,正如她们最怕痛,但又最善于忍耐——她们才是那群会用右手的人。

至于AI恋爱机械人如果真正问世,恐怕还不到陷入伦理讨论,就会被甜宠观众们抢到一机难求。在“爱情”问题看似被解决的时刻,恰恰说明我们离“爱情”更远,并且对它更加缺乏信心。

因此甜宠剧定江山的段落,就是男主角出场的几秒。譬如《亲》剧第一集,在经历目光如炬,不亚于增强CT的扫描后,男主人公韩商言赢得女主角的心与赢得女观众点击量的方式,空前一致:颜。

所以,真正的爱情,不过是得以有一股阴差阳错的动力,推得男人女人在关系里体验一番、成长一回。但成长是一种变相自虐,所以才有甜宠剧应运而生,大声念白道,不用长,肥瘦不拣,我爱你——反正甜宠剧比的不是爱情,而是吹牛的想象力。

爱是不贪婪,爱里也没什么便宜好占。因此我们可以止疼、也可以适度疼痛,是因为疼痛是给真正的关系买单的代价——人没必要因为学霸的霸字不会写就去当学渣,更无需因为遇人不淑,就吸风饮露、以梦果腹。既然左手握着糖衣吗啡,右手难道不应该更多点勇气?

然而,甜宠剧聊的真是爱情?

至于爱情,则未必是止疼片,很多故事里,爱情甚至是心病本身。即便在浪漫爱情喜剧里,男女之间依然需要试探和磨合,有挫折、有阻碍、有干戈、有误解,只不过在吵闹和分合之后,主人公最终获得美满结局,更像他们联手打怪后,终于拉开彩球,撒下丝带和糖果。而甜宠剧,更像是关卡不变,无限续命的“连连看”,一马平川上,滑动着那辆摩擦力为零的撒糖永动机。

随着《亲爱的,热爱的》男主李现,成为女观众们养在线上的七月“集体男友”,甜宠剧,在行业寒流中轻盈逆飞。

其二,皮囊之下,对甜宠男主的内在审美,也在迭代——从索要物质,到索要真心。

其一,它不亚于一场“直女”们的报复。物化从来是相互的,当男人们用肤白貌美温良恭俭让等标签物化女性后,女人们一旦获得虚拟的机会,也有样学样,开始对男人们订制审美。

因为无力承受悲剧而去看的喜剧,才是最大的悲剧。而作为剧集的一种,甜宠只是网红,只是功能型快消品:云养猫可以不亲自铲屎,云男友可以不亲自磨合,云“爱情”可以不亲自体验——甜宠剧是一场场恋爱代谈服务,好比奶茶代喝,脂肪虽然不必长在你的身上,但是甜度也从来不真的点醒你的味蕾。

之所以对这个甜蜜的误会做点厘清,并非为了提倡直面惨淡人生,都去学关云长刮骨疗毒面不改色,只是不要拿甜宠来临帖,把字写歪。

她们的右手,终究会一次次抛起爱情这枚硬币,去面对也许千疮百孔、也许花好月圆的运气。

如今,手握大把金钱选票的女消费者,更是爱情如鞋履,季季有新款,而《亲爱的,热爱的》就是一张涂满蜂蜜的蹦床,少女心们,一颗颗,在上面小鹿乱撞,加倍活泼。

审美转变底下,其实是心态转变,之所以不再像之前的那般要求去性别化,其实是女人们对硬朗轮廓和凸出肌肉,逐渐脱敏。三个月前,还觉得必须扬起下巴当圣母,拥抱人畜无害的正太弟弟最安全,夏花盛开,就已经是扮强实累、生活实苦。

好比从小被人打,长大后终于有了十八般武艺,坚决连本带利地打回去,这当然可以视为一种性别的胜利,但总归是小媳妇熬成婆的简单胜利,原因就回到了本文所指——甜宠剧,聊的真是爱情?

李现的脸,已成当季爆款。只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亲爱的,热爱的》里的直女审美已经回潮——时尚,仿佛贪吃蛇自吞其尾的“循环”,任性和盲目二词,从来可以互换使用。

当然,止疼片是药房必备,只是它的本质不是药。那些镇痛之后却让你不知道病在哪里的东西,比如吗啡,还是要处方使用为好——而所有要止的痛,又无非是缺爱。

至于时尚是任性,没问题,只是任性是任性,爱情是爱情。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即便容颜美轮美奂,韩国偶像剧男明星也一向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李敏浩、都教授,哪一个不是烟花易冷?既享得流行文化的热,就要禁得虚无一场的冷。不过这种喜新厌旧下面,倒是女性观众的一点点会自嘲,一点点能放松,和一点点变强大。

在这个身为女人、手上必须同时抛接五六个橙子的社会,在这个满地脱发的年代,主流男性审美已经全面迭代。女观众们一旦掌握了以眼球投票的机会,就要求甜宠剧男主以身作则,对直男癌坚决喊打,却没看到在自己手上,把男主变成了男版傻白甜。

伍迪·艾伦大概说过,真爱的发生和你是否完美无关,甚至和其他一切因素无关,只和运气有关。而人们之所以不肯承认这一点,只不过是运气这回事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而已。

唯有长河落日圆,现实中的男女关系只有缺和更缺。爱神只负责一个到处乱射箭的开始,而人们从相爱的一瞬,就手握试卷,或者从这一瞬,就已经好像两个孩子,打碎了这个叫爱的花瓶,好比一起闯了祸,之后所做的一切是用两人四手想办法去弥合它,从而在这一过程中,有机会分泌出一点真正叫作“爱”的东西。当然,更常见的结果,是发现只不过合力制造了一个错误。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现男友”成当季爆款甜宠剧离真爱越来越远6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