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长安十二时辰》“处女座”剧组和“拼命三郎

时间:2019-11-10 09:50来源:现代文学
2019年夏天,由雷佳音、易烊千玺、韩童生、芦芳生等主演的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以当仁不让的气势走进了观众的视野,其紧凑的剧情、精湛的制作以及“全员在线”的演技,让

2019年夏天,由雷佳音、易烊千玺、韩童生、芦芳生等主演的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以当仁不让的气势走进了观众的视野,其紧凑的剧情、精湛的制作以及“全员在线”的演技,让许多观众大呼过瘾。这部网剧在豆瓣上也获得了8.7分的超高分好评,成为了2019年开始至今内地电视剧的口碑剧“最强王者”。

图片 1

像雷佳音、韩童生这样的 “老江湖”在戏中把自身的演技发挥出高水平;就连“新生代”易烊千玺也刷新了自身演技水准,让人眼前一亮。可以说,这部剧中有太多好角色好演员值得慢慢“品味”,其中有一个让人不能忽视、也最引人琢磨的人物,就是姚汝能。

易烊千玺饰演靖安司丞救长安 图据ICphoto

《长安十二时辰》火了,姚汝能的扮演者芦芳生这段日子也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采访,他自嘲式开玩笑说“咱也上了回热搜”。从小在日本生活的芦芳生总给人一种很平和、彬彬有礼的感觉,而说起正在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就像击中了他的兴奋点,他直言:“看完首播后,又兴奋又感慨,真想哭。”

尽管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低调开播,但《长安十二时辰》就这样火了,豆瓣8.7分,上线三天后便拿下骨朵网络剧全网热度第一。网络上关于该剧演员表演、剧情、服化道的讨论也是热火朝天。最新消息显示,7月1日起,该剧将陆续上线海外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更会以“付费内容”形式在北美地区上线。据悉,这也是国产剧“出海后”首次进入包月付费区,让国外观众感受“唐风古韵”。

没有一个无用的角色

易烊千玺饰演的宠辱不惊的李必,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看似粗犷却心怀百姓,韩童生饰演的何执正虽然失魂落魄,却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城府。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东宫右卫率姚汝能也是忠奸难辨,并不简单,被易烊千玺粉丝呼吁“求放过我家千玺”。

《长安十二时辰》开播当天,芦芳生跟普通观众一样也是第一次看成片,而且一口气追完了12集。后来,饰演张小敬的演员雷佳音私下告诉他,自己也是一口气看了两遍。

姚汝能到底是好是坏?红星新闻独家对话其扮演者芦芳生,探究姚汝能的秘密。

芦芳生之所以“想哭”,是他深刻地体会过这部剧拍得有多不容易。从2017年的“双十一”进组,一直到第二年的7月初杀青,一共拍了210多天,经历了四季。这种“超长待机”的工作模式让剧组所有人都感慨万千,不仅仅是因为拍摄过程特别辛苦,而是大家心里也都怀揣着一种希望,希望这所有的辛苦最终是值得的。

图片 2

“我觉得我们200多天做到了一件事情,就是没有一个是无用的角色,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哪怕是长安的剃头匠,也是个饱满的深爱小女儿的男人,让人十分动容。我们真的做到了只有演员大小、没有角色大小,每一个人物,哪怕只有几句话,我都让你记住。”

剧中,芦芳生饰演姚汝能

让卢芳生特别感动的是,剧组给群演提供的妆容和服装,甚至比主演都多。戏里的每个人,都不是主角背景板的过客,他们是自己人生的主人,都有一个小宇宙。看似不那么重要,但个个有血有肉,芦芳生觉得“不只突出主角”,正是这部剧“高级感”的来源之一。

粉丝问:你会不会害我们家千玺!

芦芳生和《长安十二时辰》的导演曹盾是老交情了,曾经合作过《海上牧云记》,芦芳生评价他是剧组里“拼命三郎”第一人。

姚汝能是好是坏?会不会害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这是《长安十二时辰》中不少观众在追剧后的疑问,也是姚汝能饰演者芦芳生在个人微博中收到最多的问题,“很多粉丝说,你会不会害我们家千玺啊!”芦芳生笑着说,观众很可爱,这种共情也说明这部剧吸引到了他们,作为演员心里是很高兴。在《长安十二时辰》上线后,芦芳生也和普通观众一样在追剧,“我们演员其实也没有看过成片,自己看剧的感觉也很震撼。现在大家都在说美剧英剧多好,但其实我们国产剧也是可以达到的。”

“曹导死抠细节,会对画面、镜头都有极其严苛的审美标准,片子一放出来,观众一看就知道是他拍的。我们这个剧组也堪称‘处女座’剧组,处处可见120分的‘拼’。”

说到芦芳生,可能很多观众并不熟悉。实际上,这位出生于上海,在日本学经济管理,却阴差阳错进入演艺圈的演员已经出道多年,《永不磨灭的番号》中的山下奉武、《剃刀边缘》中的松泽原治,《爱国者》中的岸谷雄一……这些年来,芦芳生被网友誉为反派专业户,角色多以反派日本军人为主。

芦芳生说,在曹导的剧组,大家下意识觉得:你是不能混日子的。要糊弄事儿,大家都会盯着你,会说你。

在接拍《长安十二时辰》之前,芦芳生曾和该剧导演曹盾合作过《海上牧云记》,饰演一位有复杂命运的皇帝牧云勤。《海上牧云记》播出期间,曹盾找到芦芳生,说接下来要拍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希望两人再次合作。一开始,曹盾并没有告诉芦芳生演哪一个角色,开机前两个月,才通知他演姚汝能。“当时我还比较困惑。因为书里姚汝能比李必还要小,两人的设定是发小。可易烊千玺拍这部剧的时候还不到17岁,我年龄比他大很多。”不过在最后的剧本中,姚汝能的人设做了大量修改,“导演让我别担心,姚汝能做了大量修改,人物的设定是李必的大哥哥,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长安十二时辰》讲的是一天之内发生的事儿,但足足拍了48集。由于很多日戏都是夜里拍的,所有的棚就跟太空站一样,布了很多灯。同时,导演曹盾对光线的控制又特别严苛,达到一个什么角度都有精准的要求。

图片 3

“为了抢光线,整个剧组在时间把控、演员档期协调、服化道的配合上,都需要付出几何倍数的努力。”芦芳生说,剧组的人私底下调侃:拍这戏,过的是美国时间!

剧中角色都有复杂性 成长是主线

雷佳音“半条命都搭进去了”

剧中,姚汝能是颇受李必信任的东宫右卫率,在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被任命之初,姚汝能奉命跟随张小敬,既是监视又是帮手。但有细心的观众发现,虽然是李必心腹,但姚汝能似乎并不简单。比如第一集中,李必宣布拿出钱财来安抚死去的崔六郎,但姚汝能却不轻不淡说了一句“靖安司好像没这个规矩”;在靖安司得到密保后,其对头,右相府的林九郎也同时收到消息,来源就是“三女”。拆开姚汝能的“汝”字,正是“三”和“女”字。

雷佳音被芦芳生封为剧组的另一个“拼命三郎”。每次芦芳生收工遇到雷佳音,对方都用巴巴的眼神看着他,再问上一句:“你回去了啊?过会儿我还得去B组接着打呢!”

“抱歉我真的不能剧透。”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芦芳生笑着说,“我只能说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角色,在他的身上确实有反转,大家看就知道了。”历史上姚汝能是真实存在,虽然记载不多,但着有《安禄山事迹》一书传于世。在芦芳生看来,《长安十二时辰》的特点就是每个人物都有其复杂性,李必保卫长安,不仅在于保护长安城和百姓安危,也在于自己的宰相之志;曾经“手挽狂澜,九年长安帅”的张小敬,却杀死自己的上司,成了死囚。

雷佳音在剧中的打戏很多,道具组递上来的都是真刀,盔甲也非常逼真。每天“打打杀杀”,让雷佳音在拍摄中途好几次光荣负伤,还曾经住院了。

“我们的剧不管是群众演员还是知名演员,哪怕一个剃头匠都有血有肉有灵魂,每个人都背负了一个东西。”芦芳生说,大家随着剧情会发现,每个人都在剧中有成长,比如姚汝能,剧中的设定他是大唐名相的后代,但家道中落,家人贪污被杀,到了他这一代,心里憋着劲,始终想光复家族的荣耀,肩上压力很大。他在和张小敬相处过程中相互影响,有自己的选择和成长。

“我一场打戏都会拍三个大通宵,更何况他这个灵魂打手‘张小敬’!媒体说他‘半条命搭进去’一点都不夸张的。”

不准用假刀 怕人走路倾斜度不同

不仅如此,芦芳生还透露,导演是地地道道的西安人,剧组伙食特别好,但雷佳音为体现出张小敬这个死囚角色的清瘦感,跟芦芳生相约一起减肥。但每到饭点儿,曹导都会拿好吃的来使“坏”:“嘿,今儿吃饺子,馅儿大皮儿薄,啧啧啧太香了!”

在芦芳生看来,《长安十二时辰》能获得好的口碑,自然和背后主创的努力分不开。芦芳生说,导演曹盾首先就是一个细节控,特别较劲较真,在剧本讨论时,哪怕一个小角色都要参与讨论。在开拍前,全剧组也有专门的礼仪老师给大家讲述唐朝的礼仪、服饰等,比如唐朝盛行的叉手礼,不同官阶的人佩戴的饰品、不同官阶人的颜色该是什么样等等。

跟雷佳音的对手戏让芦芳生觉得十分舒服。在现场,他跟雷佳音通常都是简单交流过后,一开拍就有了状态,一来一往演得非常过瘾。他坦言,这样的默契和状态也是演员求之不得的。

芦芳生说,剧组氛围特别好,只要到了剧组,大家觉得不努力不认真都会丢人,没人敢混事,“圈内说替身啊、不背台词啊,在我们这里没有,打戏全都是真刀真枪上啊。”芦芳生说,很多剧组都会用假刀,但《长安十二时辰》全都是真刀,比如自己的垮刀,特别沉,道具老师说其实组里准备有假刀,但导演不让用,说如果用假刀,人走路的倾斜度不同。

易烊千玺进组时才16岁

芦芳生透露,比如演崔器的蔡鹭,他穿上盔甲后不敢在片场喝水,“他说我这盔甲有40斤重,穿一次就要半个小时,上厕所需要脱下,不方便,那干脆不喝水吧。”

古装剧不同于现代戏,让观众有代入感,必须依靠演员的表演、服化道来营造。剧组私底下统计过,戏中的文言台词量最大的演员,是易烊千玺和韩童生。千玺演的李必是有宰相之志的俊才。而韩童生演的何监,是太子的老师、重要的文臣。

易烊千玺不容易 雷佳音最辛苦

芦芳生强调,虽然演员背好台词,是天经地义的本分,不是值得大说特说的事,但他还是想夸夸千玺弟弟。

在《长安十二时辰》中,芦芳生和易烊千玺有大量对手戏。谈到易烊千玺的表演,芦芳生给予了相当大的肯定,“我看网络上对千玺的质疑,真的很不公平。”芦芳生说,千玺拍戏的时候才不到17岁,在片场特别安静,很少说话,没有戏的时候就一个人坐在那儿。他回忆,两人第一场戏时还不认识,但千玺演了一场戏就蹲那儿,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当天孩子感冒发烧39度,一站起来就浑身疼,因为戏多又不能回去休息,只有趁着休息时蹲一会舒服些,“当时我就觉得孩子很不容易,对他刮目相看。”

“他太不容易了,大段大段的古文,对专业演员来说都要下工夫才能完成好,弟弟当时才16岁,在备考中戏。严格说来,他还没经过专业训练,但是他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

芦芳生说,当时的千玺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但一部戏拍下来,他的完成度非常好,“我和雷佳音算了一笔账,剧中文言文最多的就是千玺和韩童生老师,他的台词特别多。我就在想,我16岁的时候能演过千玺吗?可能不一定。”

千玺给芦芳生的印象是在剧组话不多,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小孩,还是个外冷内热、沉得住气的孩子。

谈到好友雷佳音,芦芳生表示,雷佳音的演技不必说,反正合作起来特别愉快。“佳音是一个特别真挚的人,心里不藏事。我们对手戏特别多,都提前对戏,各自有想法都沟通,合作非常流畅。”芦芳生回忆,这部剧可能是雷佳音从业生涯中最苦的剧之一,剧中他饰演的张小敬打戏特别多,加上用了很多长镜头,需要演员一遍遍走位,“剧中我只有一场大的打戏,剧本一页纸不到,我拍了三天。你想,雷佳音那么多打戏,要拍多久?他和我交流时就说,拍了这个,半条命都没了。”

“整个表演下来他让我刮目相看,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很多有舞台剧经验的演员跟他演完对手戏,都说这孩子以后了不得。”

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雷佳音曾经在采访中说到很心疼易烊千玺,因为有次他发现千玺发烧到39度还坚持待在现场继续工作。这一点芦芳生也有同感,禁不住感慨:“有时我就想,我十六七岁时在干什么呢?千玺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编辑 官莉

全员恶补“文化礼仪课”

{"type":2,"value":"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7855523335/0"}

“有网友吐槽我们剧台词都半文半白,让人跟不上、看不懂,就给我们打一星。”

说起这个事儿,芦芳生觉得特别委屈:“那1987版的《红楼梦》夹杂着诗词曲赋、1986年的《西游记》也有大量半文半白的台词,观众们不是照样能看得懂,看得高兴?”

事实上,剧中大多数角色的台词还是偏日常生活的,那些让大家很懵的词儿,一般都是涉及官衔、职位还有风俗一类的,芦芳生开玩笑说:“我们如果真把靖安司等机构说成公安部、派出所,我怕观众们要砸屏幕了吧?”

在开拍前十几天,演员们提前进组,恶补文化礼仪课。背台词的时候也要不断请教给大家上课的老师,比如说“长安城万年县这个行政级别大概类似现在北京的东城区”,“喏念成 rě,是汉代到魏晋之后地位或者辈分低的人对上级或者长辈的应答”……

芦芳生说:“排完这部戏,我更热爱我们的传统文化了,甚至还可以在一些朋友面前显摆一下。咱们的传统文化真的很有底蕴,太值得好好学习了。”

“一开始让我演李必发小我是拒绝的”

“其实我觉得全剧最可怜的是李必,一腔热血却不知道到底是为谁在干事。”身为剧中李必发小兼一起长大的哥哥,芦芳生由衷地“心疼”了一下这个少年天才。

芦芳生透露,一开始曹盾导演邀约他出演《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并没确定他到底演哪个角色。

“知道是易烊千玺饰演李必后,我超级紧张,因为原著里李必和姚汝能是发小,我跟导演说:怎么办呀?人家17岁我40岁!这年龄差都能演父子了。导演说:没事,我给你改改人设,让你变成是看着李必和太子长大的大哥,最后只差七八岁。”

这让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芦芳生“惊吓不已”,赶快回家敷起了面膜。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长安十二时辰》“处女座”剧组和“拼命三郎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