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65.com > 现代文学 > 正文

神仙打架的《这!就是街舞2》,破除综二代魔咒

时间:2019-11-10 09:51来源:现代文学
连努力都没有开始,那是碰不到瓶颈的 这压力主要来自于第一季的光环,“网综的二代节目特别难”,陆伟告诉蓝鲸记者,网综与电视综艺相比用户粘性更低,“观众看第二季节目,往

连努力都没有开始,那是碰不到瓶颈的

这压力主要来自于第一季的光环,“网综的二代节目特别难”,陆伟告诉蓝鲸记者,网综与电视综艺相比用户粘性更低,“观众看第二季节目,往往是以第一季节目的综合观感,甚至是最好的那一期观感来要求你的,但凡你达不到这个要求,大家就会觉得你退步了”。

《LuTalk·青年中国说》由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联合东方艺术中心共同策划组织,旨在为当代青年提供了一个分享青春故事、表达年轻主张的舞台,是“陆家嘴大讲堂”的核心品牌活动。

赛制的设计从接到任务时就已启动,过程中反复推翻,其中第三期的赛制是正式录像前两天才想出来的,“

在节目中谈及比赛“说话慢慢”的叶音一谈起舞蹈便话多了起来。

叶音最开始参加节目是希望自己喜欢的东西能让大家都看到,“我一直希望大家觉得街舞很帅,locking很帅,但我们再怎么做活动都是圈子里的,这个综艺节目它能够让全国的老百姓都看到我们,这是我们所做不到的”。

“瓶颈有一个前提,就是你有花时间练习。你在努力的过程中才会碰到瓶颈。如果你连努力都没有开始,那你是碰不到瓶颈的。”叶音说。

“跳urban的不会battle”,“old school 的舞者跳不了齐舞”。

“所以但凡节目中呈现效果有任何问题,我们导演都会很内疚,因为他们为了舞蹈拼尽了所有。”

Franklin几乎是“这街2”涨粉最猛的选手,虽然早就是不少明星的编舞老师,但节目播出第一期前他的微博粉丝才刚刚过万。

Wiik Symphony这个队名是队长叶正想的,Wiik等同于英文单词Weak,叶正很喜欢用Weak形容自己的状态。Symphony则是“交响乐”,来自五湖四海的成员们就像各种不同的乐器组合在一起。Wiik Symphony希望弱弱的发声可以成就优雅和谐的交响乐。今天Wiik Symphony成员里是从第一代就留下的舞者就是叶正和叶音。

“做节目除了展现给大家一支舞,我还想呈现当下中国社会的一群年轻人,传递这样一种内容:不论你的个性多么强烈,你总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能包容你、能激发你个性的团队,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即使做综艺节目,陆伟也坚持要表达点什么,“

“所以通过两个方面,一个是赛制,一个是情感。”陆伟称,在赛制方面,《这就是街舞》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齐舞,一个是battle,“其实都是在对撞中产生的,所有舞者都熟悉这样的氛围。”

2018年,《这!就是街舞》第一季为制作方灿星贡献了上半年的主要收入,陆伟透露第二季比去年更多,“去年我们还只是委托制作的方式,而今年我们是参与了整个‘街舞’的投资”。

每个人接触到街舞的契机都不一样。叶音最早是因为看了迈克尔·杰克逊的MV,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是街舞,就觉得跳舞很帅。真正接触街舞是在初中毕业的暑假,叶音爱上了玩跳舞机,有朋友告诉他街舞里其实有hip-hop、popping、locking很多种,他才发现街舞原来这么庞大,这么有体系。

总决赛结束后,范范很快就开始继续教课了,但节目的后劲儿还很足,“大家会在旁边悄悄说,‘你看那个是范范’,而且学生有变多,很热闹,很开心”,生活没有因此巨变,只是让她想好好努力,跳得更好。

7月28日,《这就是街舞》总导演、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陆伟与街舞舞者叶正、叶音来到《LuTalk·青年中国说》第三期活动现场,与大家分享《这就是街舞》背后的故事。

这两个流派不能融合的话,街舞发展肯定很快会遇到瓶颈。如果街舞要进入一个主流文化的表达领域,所有舞者都需要学会表达作品、编排作品”,这是陆伟的初衷和目标。

“我每次带他们跳的时候,一个是让他们开心。因为我们喜欢跳舞是因为跳舞让我们开心。如果一直刻板地让孩子哭着跳,不是我想看到的。当然孩子也需要被推一推。现在很多小孩子跳得比大人还厉害,因为他们对音乐本身非常灵敏。他们是单纯的,最自然的,跳舞是他们不会想太多的表达。”

文 l 郝圆

“用实力说话这一点,我想年轻的观众特别能产生共鸣。街舞舞台不管你是什么资历,比较典型的就是冯正、阿K、三儿battle那场。而团队意识是因为现在绝大多数孩子来自独生子女家庭。我希望这个节目让所有观众看了以后觉得大伙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们希望把团魂传递给所有人。”

图片 1

目前叶音也教小朋友跳舞。他坦言自己没有像很多真正教少儿街舞的老师去研究怎么提升孩子的能力,但是喜欢上他课的孩子还是挺多的。

“这街2”落幕,街舞向上

那么,如何把“和平、尊重与爱”这个主题也传递给观众?

图片 2

现场有观众提问,学舞时遇到瓶颈怎么办?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这!就是街舞》结束后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叶音是这一季《这就是街舞》中的夺冠热门。他与叶正所在的Wiik Symphony是上海一支年轻的街舞团队。当时一群大学生因为街舞比赛结识,都喜欢locking,也都在大学社团里跳舞,彼此惺惺相惜,所以一起组成了Wiik Symphony。

如果为街舞类型简单地贴标签,那么和battle捆绑在一起的常常是underground、old school,相反是与齐舞一起出现的商业化、urban dance。

这样的主题和当下的青年文化有什么关系?“我们做一个真人秀节目,才艺是吸引大家看的原因,但是节目传递的情感内容如果击中不了大家,节目也会失败。”陆伟说,在节目中他们想打动年轻观众两点,第一是“用实力说话”,第二是团队作战意识。

冯正,KOD——中国第一个被世界承认的国际级比赛——第十届的裁判;

7月28日,《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与街舞舞者叶正、叶音来到《LuTalk·青年中国说》第三期活动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摄

由于比赛是递进式的,所以你只要一旦做出某个改变之后,节目就会要求你滚雪球一样地做出改变”。

7月28日,《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与街舞舞者叶正、叶音来到《LuTalk·青年中国说》第三期活动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摄

对于叶音来说“夺冠”并不全是好事,一年前他接受VICE采访时曾明确表达自己不想成名,“我一直不想把跳舞当成工作,一旦成名的话就会不停地有工作,必须要做很多事情”,但如今他不得不被推向台前成为“名人”,“

叶正说,大家在一起跳舞,就是一种想要做成一件事的感觉。“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目标,就是把我们喜欢的舞蹈推给大家看。因为我们跳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很开心,所以我们可以一直坚持下去。还有就是我们也想不断创新,挑战自己。比如说叶音这次的秀,和locking没有太大关系了,但是我们想做这样的表演,挑战高难度的东西。”

早在“这街2”选手报名表一角流出时,不少街舞圈见惯了大场面的OG就已经将这季定义为“神仙打架”。

“把这个主题确定为节目核心后,很多问题迎刃而解。”陆伟说,节目组让所有舞者们感受到他们非常熟悉的文化氛围,会更容易自然流露出原本真实的性格,“对一个真人秀节目来说,如果有选手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进行表演,这个节目必然会失败。”

图片 3

叶音笑言:“父母看我这么喜欢玩跳舞机,觉得应该好好去学,所以就带我去找上海比较好的机构,一个个找,然后我开始正式学习街舞。”

从“可以写入中国街舞历史的人”到中国街舞圈的第一位世界冠军,到去年隔壁节目的冠军,再到韩国Hiphop国家队选手……第二季的选手水平比第一季翻了不止一倍。

为了决赛大秀在马路边跳舞

在明星队长与宝藏舞者的加持下,去年《这!就是街舞》第一季便成功出圈,看节目的人张口就能喊出“peace love & respect”,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懂这背后的意义?

对于学习舞蹈的时间,叶正表示成人也绝对来得及。“只是如果够幸运的话,遇到好的老师,3岁就开始吧”。

图片 4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即将播出冠亚决赛。这一开播三小时就在豆瓣拿下9.7的高分的综艺节目开启了这个夏天无数青少年对街舞的关注与热爱。

由于和说唱同属嘻哈文化,街舞的“出圈计划”很快被安排上了。

叶正认为“做别的事”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运动、旅游,“但我觉得有一点蛮重要的,就是量变才会发生质变。比如你转手转到酸,放下,然后过一会再练一下,再放下,这个过程是不会让你突破它的。所谓瓶颈就是用更大的力量去转。转得好酸,但我就是再转一会,然后就不酸了。是这个感觉。”

录制结束十天后,唯一进入总决赛的女选手范范才有了结束的实感,“有一天早晨醒来,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才意识到真的结束了”。

在这样的“对撞”赛制中,今年这一季里有几大“名场面”。“一是冯正和高博争夺‘100进49’的时候,他们之间有非常真挚的对抗和表达。还有是小海,他给人感觉是一个独行侠,但他在24小时比赛的时候因为团队失败流下了眼泪。后来的battle环节小海知道自己不会输,他太拿手这个了,他真正难过是因为他输了,他团队里有两个年轻舞者面临淘汰。”

在节目的加持下,舞者的知名度越来越大,课程生源增多,潮牌销量暴涨,舞者的日子变好了,节目组也名利双收。

传递“用实力说话”和团魂精神

但在《这街2》的赛制下,没有二选一,你都得跳。“

如果直接在节目里喊出来,大家会觉得“很假很矫情”。

据悉,官方巡演将于8月正式启动,而节目组正在与全国近一百家舞蹈工作室展开合作,开发做课件,进行街舞线下的教学授权……街舞这个产业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

而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的叶正之所以选择华理工,是因为华理工的街舞社非常厉害,“我想跳舞。”

原创:老圆呀

在做节目最初,陆伟采访了很多中国的舞者,“他们和我传递的共同逻辑是和平、尊重与爱,这是整个街舞圈认可的事情。”

在100进49的时候,“这街2”迎来了真人秀的神性时刻。

陆伟透露,为了叶音在总决赛那场秀,叶音他们团队就在马路边上一遍一遍地“扣动作”。“现场给每个组的彩排时间是一样的,三四十分钟左右,到点了必须要把场地给下一组彩排舞者。然后他们就在马路边上跳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我们规定第二天进场时间是十点,他们只睡了三个小时又回来了。”

在MC廖博看来,综艺带给街舞的是全方位的提升,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时表示:“圈子变成真正的圈子了,因为什么人都有了:有真正的观众,有真正想学习跳舞的人,也有真正喜欢、想成为职业舞者的人,甚至有想成为专门做培训、想做舞蹈老师的人,很多东西都有,

顶着第一季“年度高分网综”的光环与压力,“这街2”最终收获9.0的豆瓣高分,成为了国内极少数没有“掉链子”的二代网综。

即便如此,总导演陆伟依然很焦虑。正式开播前,他发了32条朋友圈,“这是我从业电视以来、十几年以来发朋友圈发得最多的一次,而且我自己完全没意识到,可见我多焦虑”。

是观众最爱看的,但同时也是观众最容易看不懂的。

让公共资源的争夺更加激烈,这是让真人秀赛制更加残酷、更加有竞争性最直接的一个办法。

“一切照旧”显然无法实现目标,第二季赛制需要的是颠覆性创新,这注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编辑:现代文学 本文来源:神仙打架的《这!就是街舞2》,破除综二代魔咒

关键词: